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愛下-第一千兩百六十六章 太熟下不了手 (更新完畢)展示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看着姚嘉莹坐在出租车,一溜烟似的走了,向南撇了撇嘴,忍不住暗道一声:
“女人就是麻烦。”
甩了甩脑袋,将这些烦人的事情全都给抛到了脑后,向南提了提肩膀上的背包,朝着金陵大学的方向走去。
已经到了开学季,原本还有些冷清的金陵大学以及周边的商业氛围,仿佛在一夜之间就从沉睡中苏醒了过来,开始变得热闹红火了起来。
一群群浑身上下都充满着青春气息的学子们,在学校内外来来往往,欢声笑语随处可闻,整个校园里,一下子就变成生动活泼了起来。
向南在研究生院里报了名,缴了费,也懒得在四处闲逛,径直穿过校园,来到了文物修复研究所的办公室里。
孙福民没在,倒是邓维正坐在办公室里查看着资料。
看到向南以后,邓维连忙站了起来,招呼道:“老板来了。”
“嗯,今天开学了,来学校报名,顺便就过来看看。”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向南抬起手来指了指外面,笑着说道,“师姐报名了吗?”
“报名了。”
邓维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还有最后一年,到明年五六月份就要举行博士答辩了,也不知道能不过通过。”
“肯定没问题的。”
“谁知道呢?”
邓维摇头笑了笑,很快就转移了话题,说道,“对了,咱们古画揭展生物酶制剂的外包装已经制作出来了,我拿给你看一看。”
说着,她转身从办公室角落里翻出几个小包装盒来,递给了向南。
向南接了过来,拿在手中翻看了几遍,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挺不错的。咱们销售方面的其它环节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吧?”
“其实也没什么可准备的,咱们走的根本就不是传统的销售路子。”
邓维想了想,说道,“我觉得我们应该是属于厂家直销类型,有点类似于电子商务里面说的B2C,厂家直接面向消费者进行销售,不经过中间商。所以,咱们只需要让消费者知道咱们生产了什么样的商品,让消费者直接向我们购买就可以了。”
“嗯,毕竟咱们是客户很小众,只针对古书画修复行业,其他行业的都用不了。”
向南点了点头,笑道,“不过小众也有小众的好处,就是基本上没什么竞争对手,毕竟蛋糕太小了。”
两个人又聊了一阵,向南了解了一下第二款产品上市前的准备后,也没去找孙福民。
现在正是刚开学的时候,孙福民也会很忙,各种会议要参加,他带的研究生也要去跟他碰面,向南也就没去凑热闹了。
回到家以后,老妈看到向南以后,忙不迭地问:“你跟小姚聊得怎么样?”
向南也开始学会了装傻,说道:“老妈,人家说了是来看你的,又不是来找我的,我跟她能聊什么?”
“哎呀,你个笨儿子!”
老妈气得想打他,可惜腿受伤了不敢用力,只要拿起茶几上的一包餐巾纸扔了过来,气呼呼地说道,“人家就是来看你的。”
“那就奇怪了,她是我的下属,在公司里天天都能见到,还专门跑咱家来看我?”
向南一把接住餐巾纸,将它放在茶几角上,撇了撇嘴说道,“我说老妈啊,这事儿你别管了,我心里有数。”
老妈一叉腰,气得差点笑出来,说道:“嘿!我说,你是我儿子,是我生出来的,我还管不得你了?”
“管得,管得!”向南赶紧安抚她。
“那你赶紧把人家姑娘追到手来啊,那么漂亮一姑娘,又聪明又懂事,哪配不上你了?”
“我跟她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了?我觉得挺合适的。”
“太熟了,下不去手。”
“……”
很快就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向南盛了一饭碗,刚扒了两口进嘴里,没嚼几下呢,就感觉有些不对,他抬头看了一眼老妈,说道:“老妈,这米饭没熟啊,有点夹生。”
“这不正合适吗?”
老妈瞥了他一眼,云淡风轻地说道,“太熟了,怕你下不去手啊。”
向南:“……”
老妈,你这是故意的吧?
……
第二天一早,向南早早地起了床,沿着秦淮河畔一路慢跑着。
秦淮河边的风光带上,绿草茵茵,鲜花怒放,清晨的露珠晶莹剔透,在花瓣尖上随着微风轻轻颤动,一不小心滴落下来,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溅射出一地的光阴。遥遥望去,宽阔的河面上泛起片片微澜,在清晨的霞光中显得颇为静谧。
跑了一趟下来,向南浑身上下热气蒸腾,整个人都感觉舒服多了。他这才转过身来,沿着来路慢慢往回走,街道上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回到家里以后,向南洗漱了一番,换了一身衣服,然后慢条斯理地吃过了早餐,这才跟老妈打了声招呼,走出了家门。
今天上午10点钟,向南要在金陵博物院古书画修复中心现场演示古画揭展生物酶制剂的产品效果,届时还会有一大帮电视台、报社的记者们到场采访,因此,他也需要提前到现场那边跟孙福民等人沟通交流一下。
而且,这么长时间也没到金陵博物院里去看过了,有些人也得提前去探望一下。
现在时间还早,向南也就没太着急,来到公交站台上,上了一辆开往金陵博物院的公交车,朝那边赶去。
恰逢金秋开学季,不少新生都是第一次来到金陵这座六朝古都,也都趁着学校还没正式上课,四处游览了起来。
金陵博物院这几天时间里,也是游客众多,一大早的,公交车上就坐满了人。
向南上车之后,没看到有空座位,也觉得无所谓,往车厢后面挤了挤,找了个角落的位置站定,一只手扶着扶手,另一只手拿着手机,低下头来翻看着新闻。
看着看着,向南忽然听到身旁似乎有个声音轻轻地喊了他一声:“向南?”
他有些茫然地抬起头来,四处张望了一下,没看到身边有什么眼熟的人啊。
他忍不住摇了摇头,自己这是幻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