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第0731章 我有個岳父(求月票)熱推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众人听到关平说的话,也纷纷竖起了耳朵。
不知道他又什么好主意。
虽然众人也十分想要有刘玄德印章的牌匾,但这种偷偷弄来的。
迟早会被发现,莫不如想办法在关平这弄一块回去。
关平见众人看向自己,顿了顿:
“我没想到冀城豪强与富户,竟然皆是如此的有担当之人,实在是让我对凉州人的印象大为改观!”
杨阜倒是脸上带笑,高声问道:“不知关小将军对我等凉州人是何等的印象?”
“董太师!”关平看着杨阜也是高声说了一句。
董卓就是从凉州起家的,之后废杀汉少帝及何太后,又仗着军威。
性格残忍,纵兵劫掠雒阳城内的富户,搜刮财物,jianyin妇女也就罢了,还挖开了帝陵窃取财宝。
众人一听关平提起董卓的名字,脑海当中闪过了董卓做过的许多大事。
不得不说,即使被夷了三族,但董卓的威名依旧。
杨阜却也不在言语了,即使他以凉州士人自居,但也绝不会让自己与逆贼董卓挂上联系。
关平却是突然震声高喊道:
“今日在城中百姓即将要断粮的时机,大家竟然争先奉献出自家的粮食,足以见得诸位心中的道义。
我可以肯定,此事一旦传出,必定会让天下人,对于凉州人的印象有一个根本的改变!”
关平的这番话,倒是让王灵等人也大为惊讶。
改变其余各地对凉州士人的看法,就在今朝,可是关平他到底有何法子?
“关小将军所言不错,我只是想知道,有什么建议?”
“我建议把今日所有人的姓名以及粮食数目,刻在石碑上,立在冀城四门。
不仅仅要让冀城的百姓看见,又可以让过往的商旅瞧瞧,自然就能扭转大家对凉州人的看法了。”
刻石碑,立四门!
王灵眼睛一亮,当真是个好主意,商旅的脚步遍布天下,沿途寂寞,必然需要很多谈资。
“好!”
姚琼高兴的欢呼一声,若是刻在石碑上,那必然会有前有后。
铁定是谁奉献的最多,会被刻在最上头,奉献的少自然是要靠在下面。
一面石碑,足以把院子里所有人的名字全都刻下,另一面留用写传文。
姚琼开了头之后,众人也是一阵欢呼声。
割肉不可怕,可怕的是被割肉之后,什么好处都没有落下。
如今关平给了他们一个可以为自家扬名的机会,焉能错过!
刻在石碑上。
这个主意好啊!
那风吹雨打,石碑可是不会损坏,矗立百年都不成问题。
只要冀城还有人活,那城中百姓就得记得自家奉献出来粮食的恩德。
关平这个主意是真的不错。
“好,此事就依照关定国的主意做!”征西将军马超当即大手一挥,惹得是一片恭贺之声。
名声正是他们所想要的东西。
待到正事定下来之后,马超这才命人把好酒端上来,与众人痛饮。
方才只端肉没上酒,就是为了防止有人酒遁,或者耍酒疯故意破坏。
毕竟,大家清醒的时候,谁还能跟一个酒蒙子讲道理?
人家就算此刻答应你了,之后借着醒酒后,也当此事没有发生过,那就是马超自己在给自己找不痛快。
马超走到关平那里,同席而坐,开口道:“关小将军,此招当真是高啊!”
“这只是鱼饵罢了。”关平段起酒樽挡住自己的嘴。
“哦?”
马超当即就瞪大了眼睛,没成想关平还有后招:“此话怎讲?”
“上了将军的贼船,这些人就不要轻易想要下船了。”
“关贤弟,你就不要与我说谜语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马超心下有些痒痒,到底要怎么算计这些人!
“得了招牌的人,这三家将来就是将军的心腹了。”
“为何?”
“将来曹操若是再来攻打陇右,冀城的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因为牌匾和石碑的缘故,全都跑不了!”
“为何?”
“这些人帮助了将军,自然是曹操的眼中钉,而且曹孟德也爱用屠城的手段,届时,他们一个也跑不了。
等到他们这件事发酵之后,传播的更远一些,将军再有意无意的透出这个消息。”
马超被惊的险些握不住手中的酒樽,辛亏现在天上没打雷!
到时候曹操就直接按图索骥,照着石碑名单上的人杀全家。
太他妈的吓人了。
杀人诛心,这还是马超第一次见识到这种手段。
狠。
关平这个鱼饵埋的真狠!
别看现在笑的欢,就怕将来曹操拉清单,把他们全都给杀了!
“关贤弟,我敬你一杯。”
赵昂与王灵坐在一块,赵昂的妻子王异是王灵的妹妹,二人差不多大的岁数。
他和同乡的杨阜、姜叙、尹奉皆是好友。
只不过他的两个儿子几年前死于叛乱当中,妻子王异则是穿上被大粪浸泡过的衣服,只吃一点饭,变得又瘦又臭。
这才躲过叛乱头领梁双的侵害。
赵昂被调回冀城担任参军,王异更是亲自穿着甲衣,辅助她夫君,又把身上的配饰赏赐给士卒,以振奋军心。
可惜的是凉州刺史韦康因忧虑百姓,不听从杨阜、赵昂的劝阻,直接就开门投降了。
“大哥,此事你觉得当真能行?”赵昂开口询问了一句。
王灵摸着胡须,眼睛一眯,笑呵呵的道:“有何不可?”
“马超他昨日便来拉拢过我,可是咱们已经和杨阜共同盟誓,只是诈降,以待机会覆灭马超。”
“此事勿要再言。”王灵端起酒樽小声说了一句:
“那个关平不是个糊涂之人,这般手段必定是出自他手。”
“大哥是说今日所有的谋划,都是出自关平之手?”
“别忘了,他可是把曹操都能给骗了的人,能是蠢笨之人?”
赵昂下意识的看向远处依旧在吃肉喝酒与旁人说着荆州风土的话。
看着这张人畜无害的笑脸,确实挺迷惑人的。
“他当真有这般心思?”
“刘备领兵进入益州,所带全都是精锐之士,关平麾下将士更是精锐当中的精锐。
我听人言,他们自称毕业于荆州的荆楚讲武堂,马铁便是那里的学生。”
“荆楚讲武堂?”赵昂摇摇头,未曾听闻过。
“他们对此也不愿详谈,只是言语当中颇为骄傲。”
王灵想了想,随口道:“联盟暗中反抗马超之事,勿要与杨阜纠缠过多。”
赵昂瞪着眼睛,终究是没有问为什么。
过了一会,赵昂才开口:“大哥,我只是有一点担心。”
“担心杨阜?”王灵轻微的摇摇头:
“不必担心,他跳的太欢脱了,兴许早就被关平给惦记上了,近期要少跟他密谋。”
赵昂眨了眨眼睛,他想说的不是这个,听到这话,他万万没想打大舅哥竟然因为一个牌匾,就已经悄然转换了阵营。
他开始选择支持马超占据冀城,那当初一起盟誓还算什么!
“大哥,此言?”
王异却是摆摆手,此处人多,他不想展开谈论这个话题。
如过马超当真会把所得粮食派发给城中百姓,他觉得马超铁定会在冀城站稳脚跟。
前提是他真的敢把粮草散给城中百姓。
“我想说的是,关平送的这个牌匾怕是个祸害啊!”
赵昂用手遮挡自己的嘴,小声嘀咕了一句。
“哦?”
王异知道妹夫是个聪明人,只是有些事太过于较真:“为何?”
“大哥可曾想过,若是将来曹丞相收复了冀城,被马超关平送过牌匾的与刻在石碑上的人家,将来如何自处?”
王灵喝酒的动作为之一顿,卧槽。
妹夫说的对啊!
这可真是存在着很大的问题。
可是现在就算知道也已经晚了,这个时间段,几乎整个冀城的百姓都该知道他王家捐粮得了牌匾。
到时候想要跟曹丞相解释,那用处也不大!
“无妨。”
王灵打定主意,曹操还不一定什么时候能够打到陇右呢。
再说,刘备他领兵进入益州后,铁定会把益州占为己有,当做自己的地盘。
万一刘备再拿下汉中,与马超连成了一片。
曹操要是真的敢来攻打陇右,那刘备必然不会坐视不理,兴许就能断其后路。
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既然已经选择上了马超的船,莫不如就赌一赌。
王灵已经有些不相信,正在马超面前与他把酒言欢的杨阜能成功了。
尤其是关平在一旁冷着脸,对杨阜一定笑脸皆无。
若关平的心思,真如同自己妹夫所讲一样,那今日整个冀城的豪强与富户,全都被关平给拖下水了。
这招可比杨阜要高出许多。
赵昂人都傻了。
大哥这意思,就是真的要转换阵营了?
“伟章,这些话勿要与旁人说去。”王灵又叮嘱了一句。
赵昂点点头,便不在言语,他心中还在犹豫。
凉州刺史韦康看着一旁的花名册,只觉得有些讽刺。
先前他恳请相同的人,把家中的粮草拿出一些来支援百姓。
结果他们一个个全都装聋作哑,现在轮到马超讨要粮草了,他们就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奉献。
这般做法也太双标了吧!
不过韦康也清楚,若是没有关平的话,这些人估摸着也不会拿出如此多的粮草了。
宴席过后,便早早的散场了,众人全都回家去准备粮食了。
这种用些许粮食,便能够为自家扬名的事情,可当真是不多见,尤其是官方组织的。
无论是得了牌匾的还是要被刻在石碑上的人,除了杨阜之外,大家都很高兴。
这个买卖可谓是相当的公平。
这几日的动作一看,大抵上与传闻有所不同。
马超与关平坐在厅内,油灯已经点上了。
“关贤弟,我昨日便已经接触了不少的冀城豪强子弟,觉得有些人能够为我所用。”
马超把竹简推过去:“你看看,我准备把他们的儿子当做质子,送往南郑县,或者是葭萌关,可行?”
“绝不可行!”
关平摇摇头,他觉得这个时代的人,才不会在乎自己的儿子能不能活呢。
质子的价值就是极低,双方信任的基础都没有。
不要指望你手里押着他一个儿子的性命,你就能制得住他,就算他是独子都不行。
“为何?”
“我觉得曹操的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还是值得大家借鉴的。”
关平心说,你想要用人家,还要把人家的儿子全都给看管起来,送到张鲁那里去。
想什么呢?
你怎么不把自己的家眷提出来主动送到葭萌关去?
由己及人,谁会跟着你这样的主公厮混?
搞不好,还要砍你儿子!
马超觉得这件事还是在商议,他心中还是有些不相信这些人是真心投降自己。
“对了,今日之事,我们当真是要把筹集的粮草悉数捐出?”
马超一时间有些心疼:“我看府库当中也没有多少粮草了,军中士卒以及援军士卒吃的喝的,全都靠我呢!”
“至少要散出去三分之二。”
关平倒不是觉得必须要大公无私,全都散播出去。
听到这个回答,马超显然还是可以接受的,今日收获的粮草足以支撑一段时间。
“我们按照户籍名册上的发放粮草?”
“自然是不行。”关平直接否决了这个意思:“将军应该派人亲自核对户籍,采用保甲连坐制,这样一同前来领取粮食。
为了防止意外的事情发生,并且做好规划,什么时候这个区域的百姓来领粮食,也需要出一个章程。”
“妙啊!”
马超闻言大喜,有关平给他在一旁当参谋,感觉当真是爽飞了。
这些事情,他都能想的方方面面,可以避免有人来胡乱领取,这户籍上的名册,不一定是准的。
“关贤弟,若不是你成家了,我真想把我妹妹介绍给你。”
马超颇为感慨的说了一句。
“你有个妹妹还未出嫁?”
“没错,我父亲病故,故而她未曾嫁人。”
马超微微挑眉,难不成关平有心?
他自然是知道,没有男人是不好色的。
这联姻之事,兴许能成!
“将军,这不是巧了嘛。”关平当即大抚掌笑道:
“我有个岳父,他也正好未曾再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