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l9mg優秀都市小說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ptt-第1407章 不孝孽徒 (4)讀書-txkth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陆州没理会。
你让留步就留步?
他虚影一闪,出现在千丈之外。
陆州回头看了一眼,没想到的是有两道身影,一南一北,竟不急不缓地跟了上来。
这修为,起码是真人。
陆州稍等了一下。
待两人离得近了,陆州才注意到他们全部青袍装扮。
南方空中一中年男子的修行者,朝着陆州拱手道:“见过陆前辈。”
接着北方的一名相对年轻一些的修行者,也来到附近,拱手道:“见过陆老先生。”
陆州感到奇怪。
他们怎么知道自己姓陆,而且像是熟人似的。
“你们认得老夫?”陆州疑惑不解。
“晚辈梁驭风,乃圣人门下第二弟子。”梁驭风说道。
“晚辈云同笑?,乃圣人门下,第四弟子。”云同笑自我介绍道。
陆州明白了过来。
原来是陈夫的弟子。
想来陈夫身边的童子,传递了消息。
梁驭风连忙道:“晚辈并非有意要拦下老先生,只不过这些天,实在是想表表孝心,师父他老人家常年闭关,不给我们这些做弟子的机会。所以……”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陆州说道:“表孝心大可直接去见你们师父,找老夫作甚?”
梁驭风无奈道:“师父他老人家脾气犟,不愿意见我们。老前辈,我师父的气色如何?”
陆州心中一动。
此气色,只怕是非彼气色。
但凡换一个人都可能听不懂这话中有话。
偏偏陆州知道陈夫大限将至。
陆州说道:“听不懂老夫的话?”
“嗯?”
“直接找他本人即可。告辞。”
俗话说,面有心生。
这二人看起来并非乖巧类型的徒弟。
与他们相比,陆州更喜欢老八这样的。老八虽然看上去烂泥扶不上墙,但心不错,对同门也不错。
品行大于修为。
这时,那密密麻麻的修行者纷纷出现在梁驭风和云同笑的身后,南北对峙。
娱乐王朝
数量竟有上万之众。
梁驭风再次拱手道:“老先生,无论如何,请您帮个忙。如果不是迫于无奈,我也不会这么做?”
这句话令陆州心生微怒。
他想起陈夫老年迟暮的模样,感同身受,呵斥道:“不孝孽徒,你师父不愿意见你,定是你做了什么不对的事。”
“这……”
陆州话锋一转,问道:“你们是不是在等陈夫的大限?”
“……”
梁驭风和云同笑,四目睁大,心中惊骇。
短暂的震惊过后,梁驭风转惊为怒说道:“老先生,晚辈敬重您是家师的客人,但不代表你可以出言不逊!”
云同笑也跟着道:“来者本是客。但按照大翰的规矩,外来者一律处斩,若不是看在家师的面子上,你走不掉!“
陆州一边摇头,一边发出低沉的呵呵笑声:“难怪陈夫的态度会突然改变。”
二人疑惑不解,面面相觑。
陆州沉声道:“老夫便替你师父,好好教训你。”
掌心一抬。
太玄战记 风御九秋
天相之力附着于掌上。
我曾爱你噬骨
掌印如山,朝着梁驭风飞了过去。
“大成若缺!”
梁驭风自信满满,推掌相迎。
掌印还未形成,陆州的掌印撕裂了空间,眨眼间来到了梁驭风的跟前。
砰!
梁驭风如遭雷击,后仰横飞。
云同笑一惊,虚影闪烁,留下一串残影。
这时,上万名修行者一同动了起来。
他们身上的青袍,同时嗡鸣大作响起共振声。
陆州虚影一闪,来到半空中。
掌心横压。
天相之力,时之沙漏!
“定!”
一道光柱从时之沙漏中落下,光华四射,附着天相之力,像是一道道电弧似的,传遍上万人。
一个呼吸的时间,众生定格!
陆州不知道时之沙漏能持续多久,但能感觉到时之沙漏的强大。
他全力闪烁。
在原地留下道道残影。
直至模糊,完全看不到。
不到三秒的功夫,陆州施展了万道掌印,飘向四方。
时之沙漏的效果解除——
轰!
声音完全融为一体,上万名修行者,包括云同笑,齐刷刷倒飞出去,然后落下。
修为弱的,吐出鲜血。
在时之沙漏的影响下,他们的感官是,眨眼间就被无名的力量击飞。
完全没有反抗之力。
……
巧合的是,在千米之外的低空处。
燕牧看到了这一幕,整个人呆若木鸡……他好歹是二命关的修为,目力横跨千米不成问题,看到像是秋叶坠落的修行者,惊讶地道:“陆……陆前辈?”
“梁驭风?”
“云同笑?!”
燕牧再吃一惊。
他回想起陆州的表现,先是无视圣人门下大弟子华胤,又在圣人手下完美避开三招。
如今梁驭风,云同笑,连带上万名修行者,竟连一招都扛不住。
又想起陈夫的态度转变,顿时恍然大悟——
“我明白了,真人不可貌相啊!哦不,圣人不可貌相!”
啪!
燕牧抬手狠狠自抽了一个耳光,怒骂道:“燕牧啊燕牧,你好歹是落霞山门主,怎么这点眼力劲都没有,见了圣人,就失去了理智,失去了思考和分辨能力,真是愚蠢啊!”
这么大牌的高人就在身边,他竟一直门缝里看人。
陆州的伟岸形象,在燕牧的心目中直线拔高,迅速和陈夫拉到了同一个档次。
……
一招过后。
陆州俯瞰众人。
梁驭风和云同笑抬头望天。
看着高高在上的陆州,惊讶不已。
“竟是身怀圣物的大真人!”梁驭风和云同笑迅速做出判断。
这种实力和修为,已经不弱于小圣人了。
陆州朗声道:“陈夫活了一大把年纪,你们什么心思,他岂会不知?”
两人面容羞愧。
陆州继续道:“念在陈夫的面子上,老夫手下留情。同时,老夫给你们一个忠告。”
梁驭风和云同笑老实了很多,只得拱手挨训。
“前,前辈请讲。”
“以诚相待。”
陆州留下四个字,大手一挥,远空的云端掠来一身祥瑞气息的神兽白泽。
那白泽踏着祥云,飞掠到陆州身边,俯下身来。
燕牧看到那白泽神兽,五指巨颤:“白泽!?”
能降服白泽的人,又岂会简单?!
连带梁驭风和云同笑,亦是心生惊讶,目送陆州远去。
燕牧拼了命的追赶,使出全身的力气,狂喊着:“陆前辈!等等我!”
可惜为时晚矣。
陆州已经飞向云端,消失不见。
梁驭风和云同笑彼此看了一眼,重重叹息一声。
“以诚相待?”
PS:求推荐票和月票……双倍最后2天,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