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小說 貞觀俗人 木子藍色-第1031章 太子還有救嗎推薦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
秦琅看着摆在面前的请帖。
帖子很精美、雅致,不愧是出自魏王李泰府上,用料讲究,款式也经典,更难得的这上面的字都是李泰亲笔所写,那一笔草书真是极漂亮,这绝对已经是大家水平了。
初唐之时,书法家众多,如名传千古的楷书大家欧阳洵、虞世南、褚遂良等都是当今朝中大臣,就连李世民也是一位书法大家,不仅兵带的好,箭射的妙,这书法也是一绝。
李世民而且还是位疯狂的王羲之的粉丝,在南北朝之时,天下士人最推崇的还不是王羲之的字,而是其父亲王献之,后来梁武帝萧衍更加推崇王羲之的书法,是他把当时的书学位次由王献之王羲之钟繇改变为钟繇王羲之王献之的排序。
而到了唐代,李世民做为王羲之的超级数丝,疯狂迷恋王羲之的书法,到处搜集王羲之的真迹,甚至把他搜集珍藏的三千副王羲之的真迹拿出来,让当时最有名的书法大家们,集王羲之的字拼凑成一块千字碑,上面三千个字,全都是临摹的王羲之作品的字,且没有一个重复的字。
不仅三千字都是王羲之作品上的字,且还得保证这块千字碑的整体水平不能呆板等,可谓是费尽了当今一众书法大家的心血,集百名书法大家,耗时十年方才完工。
最后字碑藏于皇宫,拓本珍藏于秘书监、崇文馆、国子监等,还出了雕版印刷,时你称为千金碑。
李世民的影响下,大唐书法界甚至都受很大影响。
皇家的皇子、公主们也因此多从小练习书法,且造诣很高,李世民的飞白,李泰的草书,承乾的楷字,甚至几位公主们也都擅飞白。
据说李泰的字很值钱,外面行情,普通的书法作品,一字起码值一千钱,随便一副作品,都是几百贯钱,这可不仅因为他是皇子,而是他的作品确实很好,而且李泰画画水平也很高,毕竟娶了当今最有名的书画世家阎氏女,丈人可没少指点,得了不少阎氏真传。
“三郎的字可比魏王的值钱!”
马周在一边笑道,秦琅的字也很值钱,甚至被时人称为书法大家,不过秦琅书法有名,还是在于世人称他开创了秦体、瘦金两大字体,说他是开宗立派的大家。
其实这完全就是占了穿越者的便宜,书法这东西,开创字体当然不容易,那得是到了很高的水准之后,才可能真正创新。秦琅以前虽然打小学书法,其实水平只能说一般吧,但毕竟再一般,那也是来自后世,学的时候已经是博采众家所长,练的什么欧体柳体,临摹的王羲之颜真卿等等,可以说这些大家,那都是历史上书法界的泰斗,代表的是历史上书法的一次次走向和巅峰,甚至是创新。
就好比瘦金体一样,宋徽宗开创的新书法,可是名头很响的,秦琅以前临摹多年,所以写出来还是比较有味道的,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哇,这字体与晋楷唐楷区别巨大,对比冲击强烈,笔迹瘦劲,至瘦而不失其肉,运笔灵动,笔法外露,可明显看到运转提顿等运笔痕迹,大字尤显风姿绰约,算是相当风格独特的字体。
甚至有许多人说这字体很有贵气。
加之秦琅还有诗仙之名,故此他的这独特字体一出现,还是很受追捧的,而他当初为了便于雕版印刷而拿出来的宋体字,一样个人风格明显,也成为士人追捧的新字体。
寻常一个书法大家,可能一辈子也难以开创出自己的字体,顶多可能就是悟出一些自己的独特笔法,如秦琅这种那就真是开山立派自成一体了,更何况还是一人开创两种字体呢。
故秦琅被时人称为大唐书法四大家之一,与欧阳洵、虞士南、褚遂良并列,甚至排名还在那三位之前。
所以在马周看来,秦琅这样了不得的书法大家,其实没理由那么喜欢李泰的字,毕竟李泰的草书虽然有名,但水平还够不上宗师水平,更别说开山立派了。
“三郎有什么想法?”马周试探问。
秦琅笑笑,把李泰的请帖收起放一边。
“老马你老丈人如今是魏王府长史,你小舅子现在是魏王府参军事,他们可是彻底的上了魏王府这条船,他们难道就没来拉你上船?”
马周呵呵一笑。
“明着都说过多少回了,不过我马周不想掺与这些。”
马周也直白,他的态度很明确,他是皇帝破格赏识提拔的寒门士子,如今得天子重用,一心只想回报知遇之恩,认认真真为朝廷做事,为皇帝做事,其它的不想过多掺与。
秦琅听出了马周言外之意,他虽然跟秦琅关系好,又是得秦琅知遇之恩,可他对太子却没什么个人感情,承乾若是太子,他自然是臣子,可承乾若是太子之位不保,他也不会怎么过多的去卷入其中。
反正他效忠皇帝,效忠大唐。
哪怕马周现在头上加了太子少保之衔,却也不会改变他的这种立场。
不过这种态度秦琅并不意外,甚至没有不满,既然他对太子都是这样的态度,那么他自然就更不会热衷掺合到李泰那边去了。
看似两不相帮,可现在是李泰要挑战争夺李承乾的储位,所以两不相帮就还是承认太子的储位的。
秦琅微微一笑,没有改变他想法的意思,马周太忙太累了,做为专典机密的中书侍郎,马周如今是政事堂的宰相一员,事务非常繁忙,政事堂的决策、审议他要参与,中书省的日常事务他要协助长孙无忌处理,尤其他还专典机密,是李世民的机要文字秘书,外制基本上要经他手。
他还有太子少保的头衔,一人身兼多职,又还有严重的糖尿病。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貞觀俗人-第1031章 太子還有救嗎
“嫂夫人为你添丁,你这样不给老丈人面子,嫂夫人不为难你?”秦琅笑问。
当初秦琅为马周做媒,娶了杜楚客的女儿杜淑为续弦,虽是二婚,不过杜氏名门出身,知书达礼,马周是个不善理财的人,平时整天忙碌于公务,闲暇时就喜欢喝点酒,偶尔做几首诗写写字,其它的是一概不管的。
自从娶了杜氏入门,杜氏不仅带了许多嫁妆过来,而且替马周包罗了一切家务事,甚至为马周打理钱财,置办产业,数年时间,马周已经从先前欠秦琅很多钱,到现在也是家业殷实了。
更别说,杜氏还为他又生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
长子马载如今在国子监读书,次子马恂的出生让这个家庭添加了更多欢乐温馨。
“她很贤惠,很少管这些事。”马周说起杜氏满脸笑容很幸福。
其实马周也曾劝过杜楚客,掺合进皇子争储这种事情是非常危险的,可杜楚客听不进去,反而几次三番的来拉他到魏王府去,最后马周也只能听之任之了,但他自己是坚决不会去魏王府的。
他是宰相,一介寒门士子能得皇帝赏识,青云直上为宰相已经足够了,根本不想再去掺和,富贵于他而言已经足够了,他只想好好报答皇帝的知遇之恩。
不管他们怎么争,也不管将来谁当皇帝,马周都不在意。就算将来魏王真的当了皇帝,大不了去职回老家。
“你收了魏王的请帖,打算赴邀?”马周问。
秦琅呵呵一笑,“我只是觉得这字写的不错,收藏一下,至于魏王的邀约,没兴趣。”
“你这样不怕得罪魏王?”
“我也不是第一次拒绝魏王的邀约了,而且不仅是魏王,吴王的邀约以前也拒绝过很多次了。”
马周看了看左右,然后认真的问。
“三郎认为,太子之位稳吗?”
“不好说。”秦琅坦白,历史上承乾就没稳住储位,但李泰也没捞到好处,最后让李治得了便宜。
这只怕是当时所有人都料不到的事情,储位从天而降,李治白捡天大的一便宜。
现在马周、房玄龄等人都认定,这储位嘛,要么承乾守住,要么守不住被李泰抢去,不可能还有第三种可能,但历史往往就是如此出人意料。
秦琅也不知道承乾还能不能守住太子之位,毕竟这个世界的承乾与那个时空有许多不同之处,却又似乎冥冥之中总有一根线在缠绕着承乾,要拉着他回到既定的轨道上去。
承乾腿断了,也恶了皇帝,甚至李泰如今名望越发高,有许多重臣都加入了魏王这边。
“三郎就没有什么打算?”
“什么打算?”秦琅反问。
“其实我觉得以三郎你的地位、资历、名望,完全用不着再掺与到这其中,更用不着把自己捆绑在东宫,你只要保持中立,保持超然态度,将来不管谁胜谁败,你不会受到多大影响的。”马周道,这个不会受多大影响其实也不尽然,如果秦琅真的走开,不再掺与其中,不支持任何一方,那么将来不管谁胜出当上皇帝,秦琅肯定就得靠边站,不可能还能维持中枢核心的位置,这几乎是必然的,甚至若是承乾保住了储位将来当了皇帝,可能还要清算秦琅背叛的罪责。
但以秦琅的功绩和名望,承乾也不太可能怎么清算秦琅,顶多也就是退居二线,离开中枢罢了,但这总比现在这样赌博强啊。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马周有些不明白秦琅为什么非要掺与其中。
“这个事说来也话长,承乾现在虽然不理我,可这十年亦师亦友的感情也不是说没就没的,别人抛弃他没什么负担,可我现在做不到,他还年轻,一时走了歪路,不管是以老师身份还是朋友身份,我总得拉他一把,这是做人最起码的道义。”
“再者,我还是看好承乾,毕竟是我一手教导出来的,我觉得承乾身上有许多魏王不具有的气质,一种执掌大国,引领大唐走向更加强盛,能够带给天下百姓更多福祉的气质。”
“还有一个,很重要,大唐已经经历过一些玄武门靖乱了,不能再来一回了,若是再来一回,那大唐帝国以后可能就要被这永远缠绕不得脱身,保住承乾的储位,也是保证大唐的秩序不再败坏,嫡长继承制度,还是不容毁坏的,否则后患无穷!”
马周若有所思。
“可现在的太子承乾还有救吗?”马周再问。
“可太子腿瘸了。”
秦琅笑笑,“腿瘸了一点而已,又不是脑子坏了,这影响当皇帝吗?想南朝梁元帝不也从小因病瞎了一只眼睛,可后来不也当了皇帝?”
马周摇头,“那不一样,萧绎可没当过太子,他是萧衍第七子,初封湘东王,后出荆州,任荆州刺史,使持节、都督九州诸军事。”
梁元帝当时做为皇子领兵出镇在外,而朝中适逢侯景之乱,叛军数十万围攻建康,萧绎明明手握重兵,却只派万把人去救,坐看建康被破,任自己父皇被饿死在台城。
他爹一死,他没急着起兵讨伐叛军,反而是出兵先攻打自己的侄儿河东王萧誉和哥哥邵陵王萧纶,之后才发兵东下讨伐侯景,侯景死后,即帝位于江陵。
梁元帝根本就没当过太子,他只是梁武帝的第七子,一个藩王,趁着国中叛乱,皇帝被杀,跟自己的兄弟侄儿们开战打赢后,自立为帝的。
但他也是亡国之君,后来跟西魏开战,兵败被俘,被自己的侄子襄阳都督萧詧拿土袋给闷杀。
秦琅拿他来做比方,马周觉得不合适,也很不吉利。
秦琅想了想,好像还真是如此,似乎历史上真没有哪个残疾太子当皇帝的,晋惠帝后人都说是个白痴,但白痴这个东西也并不一定就准确,就好比说蜀后主刘禅扶不起的阿斗,可阿斗当了几十年皇帝,未必就真傻啊。
真正有残疾还能当太子当皇帝的,一时还真想不起来哪个。
好像晚唐时的德宗太子顺宗皇帝,在德宗朝做了二十多年太子,然后德宗病重时,顺宗也中了风,话都不能说了,可后来还是当了皇帝,并进行了改革,但后来被宦官们废掉,这应当算是个例子,只是还没发生。
不过真论起来,晚唐的时候,唐天子废立已经都由宦官们把持操纵,不能以常理来论了,毕竟越是有问题的皇帝,他们越好操控嘛。
明朝成祖朱棣的太子朱高炽好像也有糖尿病,肥胖,后来腿跛了,可也还是当上了皇帝,只是没当几天就死了。
“我还是认为腿瘸点其实不影响太子的储位,又不是科举取士选官。”秦琅道。
马周摇摇头,“如果太子一如继往的贤德,这意外当然不会影响,可问题是现在太子的德行,再加上这腿瘸,你觉得不会影响圣人的想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