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 起點-1048、你向我奔赴而來,你就是星辰大海(二合一求月票)分享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吕玉清的劝说还是起到了作用,再加上妹妹沈宁宁也要去上学了,所以沈幼楚还是擦了擦眼泪,从卧室来到了饭厅。
阿宁刚刚吃完早饭,不过她的头发已经被沈幼楚梳好了,书包里的文具书本也被沈幼楚检查过了,就连带去学校的小水壶也被沈幼楚清洗过了。
沈憨憨就是这么体贴,以至于吕玉清都逐渐改变了看法,全世界也只剩下陈汉升还会欺负她。
因为宝宝还小,一般都是冬儿或者胡林语送阿宁去学校,不过沈幼楚会陪着妹妹走到楼下。
今天是冬儿送阿宁,三个人在电梯里的时候,沈幼楚帮着阿宁整理着校服衣领和红领巾,冬儿避而不谈陈汉升,只是说着“遇见你奶茶店”的侵权行为。
“阿姐······”
不过,一直没说话的沈宁宁突然仰起头:“你是不是不喜欢阿哥了,所以才打他呀。”
沈幼楚愣了一下,没想到阿宁什么都看到了,而且妹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充斥着无助和疑惑,很像小朋友看见父母吵架后的那种状态。
“阿姐和阿哥只是拌嘴而已。”
沈幼楚摇了摇头,伸手搂着妹妹的肩膀:“阿哥是子佩的爸爸呀,阿姐怎么可能不喜欢她呢。”
“那我知道了!”
沈宁宁得到这个答案,重重的点了点头,小脸上的担忧明显少了很多。
“哎~”
冬儿心疼的摸了摸阿宁的脑袋。
沈宁宁父亲早逝,又早早的离开亲生父母,陈汉升和沈幼楚在她心里大概就是“爸爸妈妈”一样的角色,所以看到他们吵架难免会感到不安。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1048、你向我奔赴而來,你就是星辰大海(二合一求月票)看書
不过关于这个问题,阿宁还真是多虑呢。
冬儿自己觉得,不管是幼楚姐姐还是那个萧容鱼,她们对小陈哥哥应该还有很深的感情,只不过现在的误会比较深。
等到以后宝宝换回来了,误会迟早会慢慢解除的。
“不过······现在的小朋友都好厉害呀。”
冬儿悄悄的吐吐舌头,阿宁今年才一年级,可是在电视和网络铺天盖地的宣传下,她都知道“喜欢”这个词语了,自己好像是初中以后才理解的。
到了楼下,沈幼楚又像往常一样叮嘱着妹妹“好好学习,听老师的话,喝热水不要烫到······”,然后目送着妹妹离开小区。
再回到家里,沈幼楚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她生怕再把这种情绪传递给婆婆,所以就深深掩藏在心里。
吃完早饭以后,两位父亲都打算回港城。
老萧是因为还有工作,老陈看完孙女已经满足了,而且萧宏伟和陈汉升“翁婿”之间并没有发生冲突,所以他决定继续把时间留给吕玉清、沈幼楚、陈子衿这“祖孙三代”。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我真沒想重生啊 txt-1048、你向我奔赴而來,你就是星辰大海(二合一求月票)推薦
“祖孙三代”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她们已经形成了一套独有的时间安排了,比如说上午9点多的时候,正好是美国那边傍晚6点左右,萧容鱼已经等着准备视频了。
熱門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 線上看-1048、你向我奔赴而來,你就是星辰大海(二合一求月票)閲讀
这是吕玉清每天最开心的时刻,她抱着陈子衿早早的坐在电脑面前,等到“嘟嘟嘟······”的视频声响后,电脑画面上跳出两个人影。
一大一小,大的是萧容鱼,小的是陈子佩。
“闺女!”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 線上看-1048、你向我奔赴而來,你就是星辰大海(二合一求月票)推薦
吕玉清喜滋滋的叫着。
“妈妈~”
萧容鱼也甜甜的打个招呼。
“宝宝,看看这是谁呀,这是不是妈妈呀,宝宝叫妈妈······”
吕玉清逗弄着怀里的小小鱼儿。
现在大家都不谈“喂奶”这个话题了,因为已经“约定俗成”的达成一种默契,不需要再多此一问。
不过小小鱼儿没有叫“妈妈”,而是坐在外婆的腿上,用含糊不清的小奶音对着电脑屏幕“咕咕咕咕······”的叫了起来。
小小鱼儿现在七个半月,这个时候是可以模仿大人说话的,当然她并不清楚真正的含义,大概要到一岁以后才能清楚爸爸或者妈妈这些词汇指代的是谁。
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我真沒想重生啊 起點-1048、你向我奔赴而來,你就是星辰大海(二合一求月票)熱推
可是,“咕咕咕咕”又是什么意思呢?
“我知道了!”
吕玉清猛然反应过来:“陈岚!她最近整天抱着小小鱼儿,一个劲的让宝宝叫‘姑姑’,大概是姑姑的发音比较简单,所以宝宝就这样学会了。”
吕玉清说完有些懊恼:“这鬼丫头,不教宝宝叫爸爸妈妈,叫什么姑姑呀!”
“没事的,阿岚本来也是姑姑嘛。”
萧容鱼笑着说道:“宝宝开口就好了,陈子佩现在还很少说话呢。”
小姐妹俩性格真是迥异,姐姐陈子衿“咕咕咕咕”的一通乱叫,妹妹陈子佩睁着澄澈的小桃花眼里,呆呆的看着摄像头。
“不行,哪有先叫姑姑的。”
吕玉清对这方面比较坚持:“我这几天多教教宝宝,身份证也应该快到你手里了,等到回国的时候,准备听着小小鱼儿叫妈妈吧。”
“啊······”
萧容鱼听到“回国”,脸色稍微变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掩饰过去了,转换话题问道:“沈幼楚呢,让她过来看看女儿。”
“她在客厅。”
吕玉清说道:“小沈性格真的不错,这里明明是她的家,可是我们视频时不叫她,她基本不会过来的。”
这句话就是所谓的“引导着促进萧容鱼和沈幼楚关系越来越融洽”,因为吕玉清对沈幼楚的印象越来越好,所以在日常的言行举止里表现了出来。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领现金。方法: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闺女,我再和你讲个事。”
吕玉清说道:“今天陈汉升早上过来了,你爸和我本来想打他的,结果这个混蛋躲在宝宝后面不敢出来,就在我们束手无策的时候,小沈走过去一边哭一边打陈汉升,那一幕我看着都有些难受······”
吕玉清把早上的事情讲了一遍,萧容鱼听完点点头,表示自己心中有数了。
接下来,吕玉清又和萧容鱼说了一会话,全部都是畅想女儿回国以后的生活。
萧容鱼一直在微笑着点头,好像在回应母亲的安排。
“小沈。”
又过了一会,吕玉清出去喊着沈幼楚:“陈子佩今天特别的好玩,你快过来看看。”
沈幼楚进入书房后,发现陈子佩穿着一件米色的小熊外套,外套后背是一个可爱的维尼熊布偶,小小憨包本来就是胖乎乎的可爱,这样一打扮更是萌到爆表。
除此之外,陈子佩还戴着一个红色米老鼠蝴蝶结。
毫无疑问肯定是萧容鱼打扮的,对她这样一个拥有少女心的母亲来说,女儿简直就是小时候的自己。
萧容鱼可以买那些可可爱爱的小衣服,按照内心的喜好打扮宝宝,如果陈汉升没有脚踏两只船,在小鱼儿的想法里,肯定有一家三口穿着情侣装逛街的计划。
“好可爱呀~”
沈幼楚也忍不住夸赞。
“可爱吧。”
萧容鱼现在和沈幼楚交流已经没有芥蒂了,笑着说道:“今天在唐人街我又买了几套,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到那些小衣服,我就想象穿在女儿身上的样子。”
萧容鱼说“女儿”的时候,并没有明确说明是谁,正常来说应该是陈子衿,可是小小鱼儿如今在国内,所以她指的很可能是陈子佩。
不过没人发现这个逻辑错误,萧容鱼下面就讲着在唐人街游玩的有趣事情。
“很多游客都抢着都想和陈子佩合影,我担心不太安全,所以都拒绝了。”
萧容鱼拎起一袋零食,有些骄傲的说道:“不过他们还是很喜欢陈子佩,硬塞了很多零食呢。”
这个神态,简直在炫耀着自己的女儿。
没多久,想念大孙女的梁美娟也过来了。
六个人的气氛是如此的融洽,直到玩耍一整天的小小憨包开始打哈欠,小小鱼儿也挣扎着想下楼晒太阳了,大家才依依不舍的准备结束聊天。
一看视频时间,已经不知不觉聊了“00:57:33”,将近一个小时,真是半点都没有察觉出来。
不过挂掉之前,萧容鱼突然想起一件事:“那个奶茶店的侵权问题,你打算怎么解决?”
“我们找了很多次了,可是他们都不听,所以······”
沈幼楚嘟着小脸,顿了顿说道:“我们准备收集证据进行诉讼了。”
“陈汉升回国了,他也没有帮忙吗?”
萧容鱼问道。
“我没和他说。”
沈幼楚摇了摇头。
萧容鱼微皱眉头,先不谈陈汉升在建邺的根基势力,自己也已经告诉他了啊,再说还有王梓博这些人呢,所以陈汉升一定是知道的。
“可是他为什么无动于衷呢,不像小陈的脾气呀······”
萧容鱼有些纳闷,不过她没在这个话题上逗留太久,又说了两句然后结束视频。
······
结束视频以后,萧容鱼和梁太后过去吃晚饭,吃完又一起帮着陈子佩洗澡,就好像沈幼楚照顾着陈子衿一样,萧容鱼照顾陈子佩也成了习惯。
就连洗完澡,也是萧容鱼抱着香喷喷的小小憨包走进卧室。
一是萧容鱼需要喂奶;二是梁美娟听着陈汉升的吩咐,这阵子千万不要抢宝宝;第三,现在小小憨包更依赖萧容鱼,到底才七个月,婴儿对“妈妈”的依赖性更大。
这一夜无话,第二天上午朱赛雯有事出去了,她在美国除了担任陈汉升的贴身秘书以外,还有工作上的任务。
现在陈汉升回国了,她也有时间进行考察。
萧容鱼带着陈子佩在附近的公园散步,突然发生了一个小意外,原来社区工人例行检修煤气管道和烟雾警报器,但是梁太后和保姆都不会交流。
萧容鱼回去后,用熟练的英文处理了这件事,工人留下一张回执单就离开了。
“美国这边真是奇怪,居然家里还有烟雾警报器。”
梁美娟也看不懂回执单,所以又丢给了萧容鱼。
萧容鱼笑着拿过来看了两眼,表情“唰”的一下变了,她不动声色的把回执单塞进自己口袋,然后走到门口,默默的盯着门牌号码。
如果不仔细观察,根本不会发现门牌号码的边缘有过撬动痕迹,似乎被更换过一样。
“原来如此······”
萧容鱼似有所悟,难怪自己收不到身份证。
不过她还没有直接下定论,下午的时候,萧容鱼又若无其事的观察一下周围邻居的家庭地址,最后还找一个理由联系了昨天的检修工人,终于确定了“门牌号码错误”这件事。
萧容鱼当即掏出手机,准备和母亲说起这件事,可是在按下通话键之前,她又缓缓的放下了。
我回国了,陈子佩怎么办?
“至少得安排好她,我才能安心的回去······”
萧容鱼打算先不告诉母亲,否则国内肯定又得“炸”了,因为这肯定是陈汉升相出的办法。
晚上视频的时候,萧容鱼果然没有和吕玉清谈起这件事,她甚至都没有告诉梁美娟,一切都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只是在睡觉前,卧室里只有自己和小小憨包两个人的时候,萧容鱼一边耐心的给宝宝按摩身体,一边自言自语的道:“你爸爸想方设法的把我们捆在一起呢,你说怎么办呢?”
“喔······咿······呀······”
陈子佩不明白这些话的意思,但是她被按的很舒服,冲着萧容鱼开心的笑了起来,露出一颗刚刚冒头的小奶牙。
“你现在舒服呀。”
萧容鱼垂下头,看着那张和沈幼楚极其相似的面庞,反问道:“可是我既然发现了这个秘密,如果再想回国你爸爸肯定拦不住了,那时谁来照顾你呢?”
“呀呀呀······”
陈子佩咿咿呀呀的叫着,七个月的宝宝已经能和“妈妈”互动了。
“噢,奶奶照顾你呀。”
萧容鱼好像听懂了似的,自说自话的回道:“那你吃母乳怎么办,姐姐还没断奶呢,你怎么能先断奶呢······”
“呼~”
萧容鱼胸口有些发闷,她对陈子佩已经有了真感情,不然哪里会这样为难。
“你先睡吧,睡吧,睡吧······总之不会让你挨饿的。”
萧容鱼把小小憨包轻柔的摆在身边,嘴里哄着宝宝睡觉,脑海里思考着自己应该如何解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连萧容鱼都有些迷糊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身上攀爬,一睁眼原来是陈子佩。
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还是一直没有睡着,总之就这么蹭在“妈妈”的身体上,用自己的小胖胳膊作为支撑,踉踉跄跄的向上爬。
这只是婴儿想和妈妈亲近的一种正常行为,但是落在萧容鱼的眼里,她却有些触动。
原来在这一刻,自己就是宝宝的星辰大海啊,所以尽管步履蹒跚,但是奔赴的过程始终那样坚定。
小小憨包好不容易爬到萧容鱼脖子位置,她大概觉得这里正合适,所以一松手整个人扑在“妈妈”的脸上。
感受着“妈妈”的呼吸,宝宝这才安心的闭上眼。
萧容鱼伸手把陈子佩抱在怀里,轻抚着她的后背,许久之后,房间里中传来一声长长的叹息。
······
(求个月票,12点前赶上了,不过还要再精修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