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刺客之王 踏雪真人-第搶白六十四章 無情劍

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刺客之王
众多圣堂圣者,虽然都是世家出身,也都是经历过重重厮杀才出头的。
他们纵横星河,见识过各种强者、各种强大智慧生命。
要说眼光见识,这群人都是当世一流。
但是,他们从没见过高玄这么有魅力的人。只是站在高玄面前,就自然而然的心生仰慕敬服,根本不想和对方为敌。
这不止是因为高玄长的英俊,更因为他那种绝世气度。
在高玄面前,众多圣堂强者都觉得自己就如同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乡下小子。双方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这种主观上的感受,当然不会影响众多圣者的理智。
众多圣者很快就反应过来,不论高玄的风姿气度多超逸高绝,高玄都是他们的敌人。
意识到这一点,众人都有些沮丧。
圣者们这种情绪上的微妙变化,都被秦时月看在眼里。
秦时月暗骂了一声:“都是无用的废物。”
高玄风姿气度再好,双方既是敌人,就只有拔剑相向。这时候还想那么多,这不止是情绪上的问题,更是修为上有缺陷。
很明显,高玄强大魅力不是简单的源于外表,而是源自他近乎完美的神魂。
众多圣者的力量本源都是神魂,他们能感应到神魂那种完美气息。
这就像普通人看到一座金山,自然而然的就想要拥有。因为那是他们可望不可即的梦想。
同理,众多圣者并不是喜欢高玄这个人,只是被他近乎完美的神魂气息所吸引。很自然被他魅力折服。
究其根本,就是圣者们见识太差,心性也差。面对高玄这般绝世无双的强者,自然就露怯了。
秦时月这时候也没心思去教训这群小子,面对高玄,他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秦时月对高玄说:“千年没见,世界变化很大。也许,我们可以聊聊。”
“老朋友见面,当然要聊聊了。”
高玄微笑说:“我可是很想你们的。”
他又对金毓秀和英佩里亚招呼:“两位美女,看到我也不说话,怎么,不会把我忘了吧。”
不等金毓秀和英佩里亚说话,高玄又对女娲说:“姐姐,你越来越漂亮了。”
女娲神色有些复杂的说:“你睡了千年,身体看起来到是不虚了。”
“哈哈哈哈……”
高玄觉得很有趣,千年之前女娲还说过他身体虚,现在旧话重提,到是特别有意趣。
“不虚了,现在身体好的很。”
女娲有些惋惜的说:“你当初要是听我的,也不至于变成这样。可惜可惜……”
“哪有千年不变的事,哪有千年不变的路……”
高玄到是无所谓了,“亿万万人汇聚的庞大社会,总要变化。总会变化。这很正常。”
他说:“我不喜欢的就是你们做的太差了。”
女娲反问:“你不想问问我们为什么这么做?”
“重要么?”高玄反问。
女娲肃然说:“当然重要,一切必有根源。”
高玄拔出腰间弘毅剑轻轻一弹:“反正有时间,姐姐既然想说就说说吧。”
弘毅剑如同秋水般剑刃微微震荡,发出悠悠剑鸣。
女娲并没有在意弘毅剑,她对这柄剑器很熟悉。千年未见,弘毅剑依旧是原本的状态。
以现在目光来看,弘毅剑依旧称得上是神器。只是,比起白虎斩仙剑、九阳焰光剑已经没有任何优势。
在其精微层面,甚至远不及两把神剑。
女娲说:“不管你怎么看,有些事情我要说清楚。”
高玄颔首:“姐姐请讲。”
女娲心里叹气,高玄越是客气礼貌,反而越代表着疏远淡漠。
要是高玄怒气冲冲,事情还有可能和平解决。他这种状态,却显然是说什么都没用了。
金毓秀和英佩里亚都是绝顶聪明的人,她们也看出了高玄的态度。
千年之前做的抉择,千年之后就要为此承担后果承担责任。
两人到不是害怕,只是对于高玄感情还是很复杂的。不能简单归结为爱或者恨。
两位女强人都沉默不语。她们也想听听,女娲到底要说什么。
女娲说:“你沉睡之后,秦时月不甘寂寞,他窜通金毓秀、英佩里亚、江雪君、刘锦,拿到了九州鼎的控制权。以此为根基,建立了新的圣堂体系。”
“我能理解。”
高玄淡然说:“人的欲望是无限的。”
“不能简单这么说,他们都是出身世家,你却要执意打击世家,执意重建新秩序。他们不喜欢新秩序。他们出身决定了他们必须和世家站在一起。”
“有道理。”
高玄表示了赞同,他又问:“姐姐,你又不是世家,你为什么要帮他们?”
女娲正色说:“你知道我的本源是数据之心。你给我一点灵机转化神魂,让我有了真正生命。我很感激你。”
“但是呢?”高玄问。
“但是,我必须遵守两条守则,守护人类,铲除异族。”
女娲说:“我可以帮助海伦她们和秦时月对抗,但是,那样人类社会必然四分五裂。最大可能就是陷入无休止的内战。这个结果违反了我的核心守则,我不能接受。”
“所以你选择了帮助秦时月。”
高玄点点头:“这很合理。很明智的选择。”
女娲有些不悦的说:“你没必要讥讽我。”
高玄诚恳的说:“我没那么刻薄,你这么做的确合理。”
他又补充了一句:“但是,我在情感上不能接受。姐姐你能懂吧。”
女娲黯然的说:“我明白了。”
她转又强打精神说:“我自问心无愧,你要如何我都接着。”
话都说开了,她也没什么可怕的。
高玄又看向金毓秀:“有这个机会,你有什么想和我说的么?”
金毓秀沉默了下说:“我想要让家里人过的更好,我有错么?”
“没错。”
高玄很理解的点头:“我们不过是萍水相逢,见色生欲,就是露水夫妻都称不上。你要是为了我抛弃一切,那才有病。”
“你能理解就好。我的确辜负了你的信任。这是我不对。”
金毓秀冷静的说:“到了这一步,我也无路可退。我知道的你的性子,绝不肯就此罢手离开。你要杀我,我必拼死抗争,绝不束手待毙!”
“痛快,不愧是我看上的女人。”
高玄对金毓秀竖起大拇指,他赞赏道:“你真的很优秀。”
金毓秀对高玄灿然一笑,她知道高玄的真心实意夸奖,并不是讥讽。这也是高玄迷人的地方。
这个男人,真的很有魅力。
高玄又看向英佩里亚道:“你的理由我知道。当初我杀了你父亲。你已经说过要找我报仇了。”
他有些好笑的说:“我那时候还有些天真,是个多情种子。总觉得靠自己魅力能征服女人的心。现实很残酷打了我的脸。我被打的无话可说。”
英佩里亚美艳性感的脸上也是神色复杂,“你也不要这样说。我当初是很迷恋你。”
她转又傲然说:“我这么做一半是因为杀父之仇,另一半,是我看到了机会。一个执掌大权的机会。我能自己做大哥,为什么要做大哥的女人?”
“有道理。”
高玄点头赞同:“换做是我,也要这么做。”
英佩里亚冷然说:“我做的事我负责。你想算账我奉陪到底。”
“刚健英勇。”
高玄赞叹了一句,他看向了秦时月,“她们都说的我心服口服。老秦你呢,又有什么道理?”
秦时月苦笑起来:“我能有什么道理,无非是心生贪念,想要掌握权柄。你都不在了,总不能还占着位置吧?”
面对高玄,面对众多圣堂圣者,秦时月并没有说任何冠冕堂皇大道理。他觉得那样没意义。
高玄不会被大道理折服,圣堂这群圣者也需要听大道理。
秦时月也是绝世枭雄,耐得住寂寞,低得下头颅。到了这一步,也没必要美化自己。
做了就是做了,高玄想做什么,只管放马过来。
“也对。我都昏睡不醒,还想用几个女人掌控圣堂,也未免太没自知之明了。”
高玄到是很谦逊,他对秦时月说:“你叛的好。世界本就该这个样子,人性本就该如此。”
他指了指身侧的云清裳:“如她这般千年不变,才是异类。”
秦时月也只能苦笑,高玄虽然并没有讥讽之意,却还是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高玄到是很理解秦时月,他宽慰说:“其实我们都是俗人。所以会犯各种错误,会屈服于自身欲望。这都很正常。”
高玄越是如此,秦时月感觉越不好。
胜利者才会如此从容优雅,胜利者才会如此宽宏大量,胜利者才能如此通情达理。
战斗还没开始,高玄就觉得他必胜了?
秦时月很不喜欢高玄的这种姿态,他缓缓拔出万世剑说:“话都说明白了,只有剑下一决高低对错。”
高玄屈指又在弘毅剑上轻轻弹了一下,他悠悠说道:“以剑来论是非,你们必定是错的。”
剑鸣若泉水叮咚,若山溪穿石而过,剑鸣清清悠悠直慰人心。其声有尽,其意无尽。
秦时月也是神色一凛,他举起万世剑做了起手式:“我们千年前结识,一直没有动过手,这次正好一较高低。”
“你一个人不行。”
高玄看向金毓秀、英佩里亚:“你们还是一起上吧。”
他又指了指木源等人:“不知者不罪,这是我和你们长辈的恩怨。和你们无关。你们现在退下,也许还有活路。”
木源形容枯槁,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土正南却受不了这个,他举起中央戊己枪指着高玄低喝:“你用幻术骗了我们,算什么本事。这次你别跑……”
土正南心高气傲,虽然知道高玄厉害,却忍不住想试试。他说着挺枪作势就准备抢先动手。
“别急,这把弘毅剑千年前炼制,现在看来太过粗糙。”
高玄说:“给我两分钟时间先重新祭炼一番。”
“这可由不得你了!”
土正南哪会给高玄机会,一声低喝中玄黄神枪已经刺到高玄面前。
这一枪引动中央戊己厚土之力,虽然枪招简单至极,枪势却厚重无匹。
玄黄神枪力量已经达到灭星级别,神枪所指,就算是巨大行星也会如同气球般被轰爆。
圣殿神域、法阵都被玄黄神枪枪势激发出来,一重重灵光闪耀,巨大圣殿发出低沉又恢宏的轰鸣。
土正南虽狂,瞬间把中央戊己枪威力爆发到极致。那种极致纯粹极致厚重的枪势,真有灭尽一切的威势。
面对玄黄神枪雄浑无匹的一击,高玄却淡然对女娲说:“借你神域一用。”
高玄一句话说的慢条斯理,从容不迫。他甚至没看迎面直刺而至的中央戊己神枪。
枪势雄浑无匹的中央戊己神枪,却没能触碰到高玄。
玄黄神枪擦着高玄身影掠过。两者看似重叠,却位于不同的维度。不同的时空。
土正南驾驭的中央戊己枪威势再强,对高玄也没有威胁。
这一枪失手,也让观战者都是一惊。这等时空操纵之法真是精妙绝伦。更可怕的是,他们看不到其中的神域力量。
女娲五色明眸中神光闪耀,无数数据在她识海中解析计算,千分之一微秒内,她已经计算出了答案。
果然是这样!
高玄暂时寄身赛博空间,却并没有启动赛博空间。
要知道赛博空间并不是完全虚拟的,而是其特殊源力法则组成神域和空间连接一起。
可以把赛博空间看在漂浮在宇宙中间一个透明气泡,这个气泡极其巨大又有着超凡力量。
高玄就是站在赛博空间和真实空间交接点上。他甚至没有启动任何特殊领域,只凭精妙绝伦的站位就避开了神级强者全力一击。
土正南力量强横,可他要是找不到两座空间交接点,他就触碰不到高玄。
除非,除非他力量能够直接轰破两座空间。
土正南也立即意识到这个问题,他收回长枪冷静打量身边高玄的投影,通过源力反应计算着高玄的方位。
其他强者也都看出问题,只是一时之间,谁都算不出高玄到底在哪。
空间法则本就异常复杂,高玄藏起来容易,想在偌大两座空间夹缝中找到他那就难了。
女娲看的出来,高玄并不是就站在那,他还在引导神皇像上积累的信仰之力。
圣堂千年积累的信仰力量何等强大,神皇像就是凝聚了这些信仰之力,才把赛博空间遍布星河。
女娲作为赛博空间之主,她可以和高玄抗衡,争抢虚拟神域的掌控权。但她知道,这是她最后的机会。
如果她动手阻拦高玄,双方就再没有任何缓和关系的可能。
女娲犹豫了下,还是放弃了和高玄抗争的想法。
千年前她选择中立,是因为没人能镇压秦时月。她加入云清裳海伦一方,只会让联盟分裂。这不符合她的核心原则。
从个人情感上说,女娲也更愿意高玄执掌权柄。虽然,高玄并不是一个非常好的领导者。但是,他对底层更有同理心,这是秦时月这些世家大族所做不到的。
秦时月他们太看重世家的利益,完全无视底层人类。
现在的联盟社会非常畸形。用长远目光来看,这样人类社会没有未来。
底层民众连基本价值都失去后,整个人类社会就会崩溃,只有最少数精英能保留下来。人类这个智慧生命种族,很可能就此消灭。
这也是女娲不能接受的。
只是从理智上判断,高玄的胜算并不高。开放虚拟神域给他,很可能会加速人类社会的崩溃。
毕竟秦时月一方强者太多了,手握众多神器,又有千年的积累。
高玄却少了千年的积累,他虽然是无敌强者,却被这个时代甩开了。
当然,他也有他的本事。
女娲闪念间计算了无数的可能,她最终还是决定放弃争夺神域掌控权。
女娲放弃了,秦时月、金毓秀、英佩里亚却不会放弃。
虚拟神国赛博空间,本就是他们联手建造的。最早的根基就是九州鼎。
几个人都是九州鼎之主,在虚拟神国中拥有最高权限。
秦时月他们几个反应也很快,立即就察觉到了虚拟神国信仰之力正在流失。
几个人毫不犹豫启用权限锁死虚拟神域。
可是,虚拟神国内信仰之力还是在迅速流失。秦时月他们虽然有最高权限,可不知道信仰力量从哪里流失,他们就无法控制信仰之力。
几个人都走的是修炼道路,并不需要信仰。信仰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一种工具。
邪神才需要信仰。就因为信仰,所有邪神都有致命弱点。
用高玄形象作为神皇来宣传,一是高玄在联盟有着巨大威名。二也是想用信仰之力绑定高玄。
信仰是力量,同样也是最可怕的束缚。
秦时月生怕被信仰力量束缚,从不碰信仰力量。这个时候,他们也就没办法立即控制信仰力量。
高玄站在那慢悠悠的说:“以我的形象建立神像,你们是想用信仰力量束缚我吧?想法很好,可惜,你们对信仰之力理解太肤浅了……”
他手里有天魔舍利,可以轻易转化信仰力量。偏偏秦时月他们用他形象建立神皇像,信仰力量就落在他身上。
以天魔舍利转化,就能最大限度利用信仰之力。
当然,这等力量非常麻烦。沾染到自身就会污染神魂。用来催发神器,信仰之力也会污染神器。
圣堂引导的神皇千年强大信仰力量,如同长河被导入贪婪炼炉。
信仰力量转化的贪婪之火,有着融解一切神器的威能。
高玄把天罡剑匣、斩神剑投入贪婪炼炉。熊熊火焰中,天罡剑匣和斩神剑迅速融解,只剩下两道法则在火焰中闪着神光。
这两道法则就是天罡和极光。
高玄又投入弘毅剑和一点法则金属,通过法则金属吸纳融解出来的天罡、极光法则,然后,把法则金属导入弘毅剑。
弘毅剑内有十二亿八千万兆玄冥咒,融合天罡法则后,十二亿八千万兆玄冥咒增加三百亿倍。
这也是天罡法则的特殊之处,能让剑气威力最高增加三百亿倍。
高玄当然做不到这一点,但他把天罡法则转化到玄冥咒海上,增加了玄冥咒海的上限。
只是增加三百亿倍庞大力量,不是高玄现在能驾驭的。
通过天罡法则,高玄只能把弘毅剑威能增幅六十四倍。这是他目前能做到的极限。
极光法则,则赋予了弘毅剑光化法则。斩神剑见血必死这条法则,则被融解掉了。没能提炼出来。
就是如此,高玄也满意了。
弘毅剑越来越强,斩神剑作用越来越小。见血必死的法则,其实也是有限制的。强大神祇几乎都会免疫即死法则。不会轻易被斩神剑克制。
随着他敌人层次越来越高,斩神剑见血必死法则也愈发鸡肋。
通过这次熔炼,把天罡剑匣、斩神剑融入弘毅剑,从本质上提升了弘毅剑上限。
这个炼制过程很复杂,炼制的时间却很短暂。
贪婪炼炉火焰冲天,一柄明澈神剑在火焰中翻滚旋转。
秦时月、金毓秀等众多强者眼睁睁看着高玄祭炼神剑,可隔着一层时空,他们力量再强也无法干涉。
秦时月沉声对女娲说:“等他炼成神剑,你也必死无疑。你连自己命都不要了?”
女娲到是很淡然:“我自问心无愧。他要杀我也随的他。”
她对秦时月说:“你有本事只管去找他,和我说这些又有什么用。”
秦时月和金毓秀都看向了英佩里亚,她修炼是土系源力,更上层就是掌控空间力量。
土系源力也是一切空间的根基。
到了这一步,就需要英佩里亚出手了。
英佩里亚深吸口气,她双眸中一朵金色花朵徐徐绽放,每一片花瓣都代表着一种空间层次变化。
等到力量运转极致,她指着高玄的幻影低喝一声:“开!”
这一个字说出来容易,却动用了她所有神域法则力量。
空间就像被巨石砸中的车窗,裂开一层层的半透明裂纹。
停了一下,无数空间碎片就如同碎玻璃一样漫天炸裂,露出了高玄的真身。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弘毅剑化作一道水色剑光落在高玄手中。
弹指之间,高玄就炼好了弘毅剑。
重练的弘毅剑,外表几乎没有变化。只是剑刃内流转水光更加灵动玄妙,难以测度。
高玄看着弘毅剑如同秋水的湛然剑身,对重练后弘毅剑很满意。
他识海中的六翼天蝉,也发出欢悦清鸣。
重新掌握身体,高玄也拿回了六翼天蝉和九转神蝉。
不同的是,这次高玄不会再用神魂融合六翼天蝉。对神魂来说,六翼天蝉只能作为一件神器使用。
当然,这并不影响六翼天蝉的使用。
就是凭着六翼天蝉的第一灵性,高玄才能轻易找到两座空间中间空隙。
重新炼制了弘毅剑后,高玄目光落在识海的九转神蝉上。
他这个时候突然就明白了,九转神蝉,必须点燃神火才能激发。
九转神蝉的名字,已经表达的再清楚不过。
可怜他以前也不知再想什么,居然一直都想不到这一点。
等击溃群敌,重整秩序,他就要点燃神火,去探索更广阔世界。
周围众多强者眼睁睁看着高玄炼成神剑,却没办法立即出手。
因为英佩里亚以无尽神力法则强行轰破重重空间屏障,造成了强烈的空间震荡。这时候也没人能动手。
高玄看着秦时月、金毓秀、英佩里亚,:“老秦,我的朋友。你们两位,我的红颜。红颜、故友,拔剑相杀,不论胜败输赢,都足以让生命闪耀生辉。快哉快哉!我有一诗词相送……”
高玄轻拂湛然剑身口中低吟:“世情翻覆似狂澜,千年方知人心寒。今朝练得无情剑,斩尽恩怨斩红颜!”
他用剑锋一指秦时月低喝一声:“来、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