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仙戀之雙生劫討論-第三百五十九章 伺機而動展示

仙戀之雙生劫
小說推薦仙戀之雙生劫仙恋之双生劫
“没想到这么长时间了,你居然还想杀我。”西门天吸收了功法,初悟了剑道,此时对元君界主的实力有了一个更加清晰的认识。
此前西门天和元君界主对战之时她根本就没有动用全力,而是以猫戏耗子的心态尽情捉弄他,一直想要把西门天玩死为止。
她没料到的是西门天居然拥有着非凡的忍耐力和短暂的爆发,原本大局在握的她却被反咬了一口。
“如果留下你,以你的资质和意志,很快就会成长为足以威胁到我的存在。且这伤目之恨,我要让你十倍来偿!”
如今元君界主已经在碎星云周围布下重重大阵,在她看来,这个西门天就算在太初境里有什么奇遇,如今也插翅难逃了。
“我要将你的骨头一点点敲碎,将你的血液酿制成美酒,让你的魂魄在炼魂炉中痛苦万分。”
随着她一招手,无数屠神蜂蜂拥排列在碎星云外,丑陋的面容愈加扭曲。
“哦?”西门天立于碎星云中,迟迟不肯出来。听到元君如此恶毒的话语,反倒是感兴趣的轻笑了一声。
南宫云说的果然没错,宇宙之中极为纷扰,今日元君界主想杀自己夺取力量,明日说不定就会蹦出一个王君、赵君,为了那点可怜的神主之力追杀至天涯海角。
“我的确打不过你,可我也没打算逃走。”西门天扬声道,一时间竟然都没有祭出奉天剑,就这么走出了碎星云。
他深知,此刻自己要是对上元君界主根本撑不了几个回合,自己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藏锋,然后伺机而动,在出其不意下将元君灭杀。
“你以为你还能逃得了吗?”元君一见西门天出了碎星云,目光中寒芒一闪,整个人倏的消失。
西门天瞳孔一缩,感受到致命威胁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逼近自己,不由得暗道不妙,身形暴退,想要回到碎星云中。
太快了,本来西门天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却没想到三等界主的速度依然是远远超出了他的意料。
“清醒点,不能退,退了你就死了。”奉天剑护主心切,也顾不得隐藏在西门天的识海中,直接传递一道讯息后横于其侧后方。
西门天心下骇然,还是控制住了由于观察力不够而导致的想要后退的本能,听从神剑的建议,直接抽身挥剑。
“诸神灭。”在西门天脑后三尺处,屠神爪的爪尖毫无征兆的显露出来,意欲将其脑袋整个抓碎!
白衣在混沌前肆意飘舞,西门天束起的头发根根乍起,好像刚刚和死神之瞳对视了一样。只是一个短暂的格挡动作,西门天便将自身所有的力量集于一点。
“轰!”
造化神器和屠神爪交击在一起,强烈的波纹迅速扩散,将星辰与混沌搅作一处,混乱之处竟难分你我。
虽然奉天剑早已今非昔比,在南宫云的改造下论材质和等级都要明显高于神器屠神爪,但三等界主和五等界主实力实在是过于悬殊,西门天又被占了先机,当即处于劣势。
顺着爆炸的波纹,西门天一边迅速与元君界主拉开距离,一边想要稳住身形。直到连续在混沌中翻滚了数次,才狠狠的撞在元君界主所布置的困阵上。
“不好……”西门天没有想到,只是第一轮的交锋,他就已经处于被动的局面。
元君界主这次不再和他废话,下一瞬直接一爪抓向西门天的右肩。此时西门天还在处于旧力已尽,新力未生的状态,倘若硬生生的挨了三等界主一击,就算不死也要落了个重伤。
我不甘心啊,第一次机会就这么扔掉了。可此刻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如果再犹豫西门天即将失去稍纵即逝的抵挡机会。
“挡!”南宫云赐予他的第一道能量被强行抽掉大半,汇聚于奉天剑上。剩下的少部分能量则将偷袭的屠神蜂阻挡在外。
两样神兵再次碰撞到一起,可这次占尽先机的元君界主却感受到了强大的反震力,双爪顿时被莫测的力量给震开,亦愣了一下。
“好重的邪气。”见瞬移到远处露出一脸轻松神色的西门天,元君界主的目光中陡然出现了惊疑之色。
她能够感受到,刚刚那股力量已经达到了三等界主攻击的门槛。虽然自己能够轻易挡下,但如果这等力量配上奇招或者极为逆天的功法,那自己就有可能再度阴沟翻船。
“你的招式还是那样,可我没想到你居然隐藏着这么强大的力量。”西门天表面上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实则心中已经在心疼的探查了着自己的识海。
原先储藏在识海的三道能量已经变做了两道,击杀元君界主的把握,又少了一分。
西门天不是没想过让南宫云出手一举灭杀这个拦路虎,好让自己少冒点风险。毕竟对南宫云来说,即便只剩下了分身,灭掉一个三等界主也只不过是举手之劳。
如果这样的话,西门天虽然能够躲得了一时,可是道心裂纹不能弥补,就算是活下来也无济于事。南宫云更是一直在躲着神主,如果动作太明显,恐怕太初境也给神主一锅端了。
“你刚刚的力量,是有限的,对不对?”元君界主目不转睛的盯着西门天,忽然开口说道。
“你说呢?”西门天剑眉一挑,悠然地擦着剑,对元君的询问不置可否。
不愧是在宇宙中游历多年的界主,居然一眼就看出了症结所在。倘若元君能够确定这件事情,西门天基本上就毫无胜算了。
装,也要给我装好。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虚虚实实,将这股足以威胁到元君的能量给充分隐藏,待到最佳时机一举出手!
西门天暗自给自己加油鼓气,表面上则依旧是那种漫不经心的样子。他越这样,元君就越忌惮,显然开始对这个白衣界主有了很深的戒备之心。
敌不动,我亦不动。敌一动,也一定要找到绝佳的机会,伺机而动,一击必杀。
碎星云外,两人僵持不下,都在等待对方露出破绽。
在僵持中,西门天灵光一动,发现元君动作中若有若无的破绽,当机立断,将第二道能量注入到奉天剑中。
还差一点,务必要有把握击中她的破绽!西门天思量一番,欺身上前,与元君界主游斗了数个回合,最终找到了一个最佳时机,当机立断的刺向破绽之处。
“太初混元剑诀!”逆天剑诀一出,一往无前之势裹挟混沌而来!
本该慌乱的元君界主,却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