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獵諜-第六十八章 補救措施(2)

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猎谍
和科尔逊有过私下接触的毕尔斯基,此刻正仔细看着一张照片,这张照片是科尔逊派人送来的,照片的内容是一块焦黑的钢板,而且照片并不是很清楚。毕尔斯基拿到找张照片已经超过半个小时,可他并没有从这张照片当中,看出什么来。无奈之下,他只好按照来人转告的电话号码,给科尔逊打去电话。
“科尔逊先生,照片,我已经拿到了,只是恕我直言,我并没有从这张模糊的照片里看出什么来!如果你上次跟我说的绝密情报就是这个,我想,咱们之间的交易可能无法进行下去了。”毕尔斯基这是第一次跟科尔逊打交道,可科尔逊在情报黑市里一直有吸血鬼的绰号,所以选择主动打电话的毕尔斯基不得不谨慎一些。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獵諜-第六十八章 補救措施(2)讀書
电话那头的科尔逊闻言只是轻笑不止,“毕尔斯基先生,情报黑市里,但凡是经由我的手出售的情报,事后都证明是正确的。虽然我的要价很高,可我提供的情报,却是值这个价钱的。毕尔斯基先生看不出那张照片的关键内容,我猜毕尔斯基先生一定是不懂材料学的,制作坦克外装甲的钢板可不是普通钢材啊!”
科尔逊虽说并没有在电话里直接做出回答,可毕尔斯基却从对方最后那句话中,听出些意思来。苏联的坦克一向是以皮糙肉厚著称,甚至就算一般口径的火炮直瞄击中苏联坦克,也无法击穿苏联坦克的装甲。科尔逊话中的意思,是说照片中的那块焦黑钢板,就是坦克装甲,如此说来,科尔逊所掌握的消息就应该跟坦克装甲有关了。
科尔逊的话瞬间点醒毕尔斯基,他马上回想起几天前自己跟科尔逊私下见面时候的情况,科尔逊当时可是说了,德国人正在研发一种专门对付坦克装甲的新式武器。想到这些,毕尔斯基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再低头打量桌上这张照片的时候,毕尔斯基心中已经升腾起一个想法。
“科尔逊先生,你的意思是说,照片上的这块钢板,就是德国人实验那种新式武器的结果?”毕尔斯基将电话夹在脖子和肩膀之间,双手却飞快的拉开桌子的抽屉,从抽屉里的杂物堆里,翻找出一个老式的放大镜。有了放大镜的帮助,毕尔斯基几乎是一寸一寸的看着面前的照片,终于,他从这张模糊的照片中,看出些端异来。
电话那头的科尔逊一直没有说话,似乎是猜出了毕尔斯基在做什么,只等着毕尔斯基长出一口气的时候,电话那头的科尔逊这才终于开口言道。“毕尔斯基先生,你应该是已经从那张照片中发现什么了吧?这样的照片,我这里还有不少,送去你那里的照片是其中最模糊的一张。现在,咱们能谈一谈价格了吗?”
科尔逊在情报黑市里,不愧是有着吸血鬼绰号的资深情报掮客,他只用了一张模糊的照片,便成功钓起了毕尔斯基的兴趣。毕尔斯基和科尔逊之间的电话联系,汉斯和唐城并不知道,但汉斯派去监视的人,却发现科尔逊派人去找了毕尔斯基。“这个科尔逊对外的身份是个情报掮客,这个时候派人去找毕尔斯基,应该还是为了那件事。”
和汉斯相比,事不关己的唐城就显得冷静的多,不管英国人是否故意将反坦克武器的消息,告知给苏联人,跟中国跟唐城,实际都没有太大的关系。如果不是因为跟汉斯的私交,已经完成系统任务的唐城,甚至都不想继续停留在上海。“那就行动吧!不管英国人打的什么主意,先干掉毕尔斯基,掐断这条线,顺便也算是警告一下英国佬。”
在中国居住多年,汉斯自然也知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的道理,他不像唐城,可以置身事外,所以他只能选择最直接也最危险的办法解决这个麻烦。“行!这就算是我离开上海之前,帮你的最后一个忙!”唐城并没有纠结或是迟疑,便答应下来,而且按照汉斯家眷的行程,再有两天,他们就该走海路来到上海了。
汉斯的手下一直盯着那个叫毕尔斯基的苏联人,所以唐城根本没费什么功夫,就已经知道了目标此刻所在的位置。和科尔逊不同,毕尔斯基在法租界里是以面包店老板的身份生活在上海,而且毕尔斯基还是个不错的面包师。午饭过后,唐城出现在面包店所在的街道里,汉斯手下原本在这里监视毕尔斯基的三个人,已经接到汉斯的命令离开这条街。
唐城行动一向小心,所以在行动开始前,他先在这条街里走了一遍,确定这条街道里,并没有日伪特务出没之后,更换了装束的唐城掉头回到这条街道里。毕尔斯基面包店的生意还算不错,只是这会是午饭之后,透过面包单的临街橱窗,唐城并没有看到面包店里有顾客。
唐城没有停步,只是一个转身就走到面包店前,伸手推开了店门。面包店的面积不算很大,唐城进来之后,看到面包店里只有两个体型丰满的白俄女人在整理柜台里的面包和糕点,至于毕尔斯基,唐城并没有看到。店里来了客人,正在整理柜台的两个白俄女人随即停下手中的动作,其中一个更是直起身子,准备招呼看着穿戴不俗的唐城。
精彩都市小说 獵諜 起點-第六十八章 補救措施(2)推薦
已经靠近柜台的唐城,这个时候却突然右手为掌,接连两下,便用手掌砍中这两个白俄女人的脖颈,让两个白俄女人相继昏了过去。唐城此行的目标只是毕尔斯基,并不想伤及无辜的他无暇理会这两个白俄女人是否也是苏联情报部门的人,他只想无声无息的来,然后再无声无息的离开这里。
打昏了这两个白俄女人之后,唐城回到面包店的门口,不但反锁了店门,而且还在反锁之前,在面包店门外挂上了暂停营业的牌子。唐城相信面包店外面的人,看不到昏倒在地板上的两个白俄女人,所以反锁店门之后的他,并没有理会躺倒在地板上的这两个白俄女人,只是抬腿从两人身上跨过去,直接去了面包店后面的房间。
按照汉斯提供的情报,毕尔斯基的这家面包店,分为前后两部分,毕尔斯基和汉斯一样,在面包店的后面也布置了一间办公室,他平时就待在这间办公室里。两个白俄女人倒地的动静并不算大,所以关上门待在办公室里的毕尔斯基,不可能听到,这也是为什么唐城打昏那两个白俄女人之后,还能脸色如此反锁店门的依仗。
唐城走在面包店里狭长的通道里,很快就看到了那间办公室,和唐城预想的一样,办公室的门是关着的。唐城随即从随身装备包中,取出一支加装了消音装置的德式手枪,然后轻轻贴着房门,结果就听到一门之隔的办公室里,传出一个人的说话声。唐城以为办公室里此刻还有其他人在,实际他却不知道,办公司里的毕尔斯基正在打电话。
大白天闯入租界里的白俄面包店杀人,时时刻刻都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意外,所以已经举枪在手的唐城,并没有耐着性子继续在门外等下去。办公室的门并没有反锁,门外的唐城用左手轻轻一拧,办公室的门就已经被他打开。正在打电话的毕尔斯基,第一时间并没有反应过来,等他醒过味的时候,唐城手中的德式手枪,已经指着他的脑袋。
按照唐城的示意,脸上并没有多少慌乱的毕尔斯基挂断了电话,目光只是稍稍在唐城手中的德式手枪上停留了一下,毕尔斯基的脸上便显出一丝讥讽的表情来。“我还不知道该死的德国人,居然也开始雇佣亚洲人做事了!”毕尔斯基的话,令唐城楞了一下,但他马上就反应过来,敢情对方是因为自己这支德式手枪产生了误会。
“我想,你应该是误会了!”唐城自然是没有义务跟毕尔斯基解释什么,但他还是开口对毕尔斯基言道。“我并不是德国人雇佣来的,我来这里找你,只是为了帮朋友一个忙!如果你愿意配合我回答几个问题,我马上就离开这里,绝对不会做其他事情。”
唐城的话让生性多疑的毕尔斯基半醒半疑,可眼前的局面,却是唐城占据优势和主动,毕尔斯基如果想要活命,就只能点头答应下来。唐城要问的,自然是科尔逊跟毕尔斯基之间的交易内容,得知科尔逊只是派人送来一张照片,而毕尔斯基还没有来得及向莫斯科方面汇报具体内容的时候,唐城这才放下心来。
“很好!我想我的朋友应该能放心了!”亲眼看到了毕尔斯基拿出来的那张照片,唐城搭在手枪扳机上的右手食指微动,射出枪管的子弹,瞬间在毕尔斯基的脑门上凿出一个弹孔。击杀毕尔斯基,并且拿回科尔逊派人送来的那张照片,按照汉斯的要求,唐城算是彻底掐断了这条线,至于其他的,唐城没有兴趣继续参与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