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別叫我歌神討論-第1375章:大東子相伴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别叫我歌神
为了照顾绝大部分的人,这一次的初筛,放在了周六。
其实,这次来参加校歌赛乐手招募的,许多都是艺术院校的在校学生。
东原大学校歌赛的比赛和排练,也大多放在周末,对学生们比较友好。
毕竟现在交通发达,高铁两三个小时的时间,就可以覆盖几千公里的距离。
所以好几个比较有名的艺术院校都在覆盖范围内。
六号考场之外,随便一问,好几个都是国内顶级艺术名校的学生。
一个虎头虎脑的少年,背着一个红布包裹,有些忐忑地站在人群中。
他看了看身边的人一个个背着精致的琴箱,又把自己背上的红布,使劲拉了拉。
旁边几个人,斜眼看了过来,看着少年脏兮兮的裤子,有些磨破了的白色球鞋,天气冷了却依然单薄的衣衫,下意识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学音乐,真的是一件非常烧钱的事。
不论是各种乐器,还是请老师的花费,都不是普通人家能够承担得起的。
学到能够考上名校的程度,通常都得砸好几套房子的钱。
而考上名校之后,学费往往也非常高,毕竟,艺术类的东西,都属于“师徒式”的,没有哪个学校,是大班制的。
当然,学音乐的人,如果想要赚钱的话,可以偶尔跑跑场子,接各种私活,譬如现在这种,到校歌赛来当乐手,老师非常不反对,反而非常支持。
毕竟多上台,多练,才会更优秀。
毕竟是要上台的,所以学音乐的人,往往把自己的形象打理的也很棒,现场的人,大多穿衣打扮都比较有风格,就算是不怎么张扬的,至少干净整洁,品味还是有点。
相比之下,这位少年的打扮,就显得格格不入了。
前方,又有一个排队的人,进入了考场,大家立刻向前挪动了一下,让开了一点位置。
后面的却站在原地没动,把这个少年一个人丢在了中间,身前身后两米远都没有人。
倒不完全是因为嫌贫爱富,而是因为这个少年的身上一股汗臭了的馊味,大家自然下意识地要远离一点。
少年也知道自己不怎么受欢迎,他低了头,把背上的红布包裹拽了下来,抱在了怀里。
旁边几个人斜眼看了过来,想要知道他的手中,到底是什么乐器。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別叫我歌神 txt-第1375章:大東子推薦
看了半天,没看出来。
里面似乎不只是他的乐器,还有别的什么东西。
就这样,大家一边好奇,一边猜测,一边小心地指指点点,倒是让排队显得不那么无聊。
终于,队伍终于排到了这个少年。
旁边5号和7号考场的人,目光都看了过来。
“35号选手请进。”
少年愣了一下,旁边有人指了指他,道:“是不是你?”
“哦……哦?叫我了?”少年这才慌忙跑了进去。
直不愣登的模样,让人哭笑不得。
少年一进屋,门口的工作人员都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想要掩鼻躲开。
这种体力劳动比较多,而洗澡比较少的汗臭发酸味道,在东原大学里,真的是很难见到。
少年站住了,畏首畏尾的模样。
他向前看了看,犹豫着自己是不是还要进去。
“进去吧,来都来了。”
工作人员道。
“谢谢叔叔!”少年又直不愣登地对那工作人员鞠了个躬。
那工作人员顿时黑了脸。
呸,你才叔叔!
我才20岁!
这位工作人员,其实也是东原大学的大学生,志愿者。
他摸了摸自己的脑门,以及日渐稀疏的头发,自省道:我最近学习是不是熬夜熬太多了?
呸,就这么熬夜,考试都拿不到奖学金,还得靠勤工俭学来补德育分,活该你脱发!
(汗,今天加班加了好久,回来之后卡文卡得厉害,后面的还要大量修改,十分钟之后刷新一下吧,最近真的是各种卡文。后期太难写了。)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別叫我歌神笔趣-第1375章:大東子相伴
他向前看了看,犹豫着自己是不是还要进去。
“进去吧,来都来了。”
工作人员道。
“谢谢叔叔!”少年又直不愣登地对那工作人员鞠了个躬。
那工作人员顿时黑了脸。
呸,你才叔叔!
我才20岁!
这位工作人员,其实也是东原大学的大学生,志愿者。
他摸了摸自己的脑门,以及日渐稀疏的头发,自省道:我最近学习是不是熬夜熬太多了?
呸,就这么熬夜,考试都拿不到奖学金,还得靠勤工俭学来补德育分,活该你脱发!
“我叫大东子……不对,我叫曹宝东。”
“你是哪个艺术院校的?”
“我……没上过什么艺术院校,我初中毕业就辍学了。”
“你吹过什么现场吗?”
“我……我吹过我二伯的出殡和头七。”
“我师父说我是个吹唢呐的奇才。”
“这是什么乐器?”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別叫我歌神-第1375章:大東子相伴
国际交换生的规模继续加大,
校歌赛变成了亚洲歌唱大赛了。
呜呜呜,这个指挥好可怕!他向前看了看,犹豫着自己是不是还要进去。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进去吧,来都来了。”
工作人员道。
“谢谢叔叔!”少年又直不愣登地对那工作人员鞠了个躬。
那工作人员顿时黑了脸。
呸,你才叔叔!
我才20岁!
这位工作人员,其实也是东原大学的大学生,志愿者。
他摸了摸自己的脑门,以及日渐稀疏的头发,自省道:我最近学习是不是熬夜熬太多了?
呸,就这么熬夜,考试都拿不到奖学金,还得靠勤工俭学来补德育分,活该你脱发!
“我叫大东子……不对,我叫曹宝东。”
“你是哪个艺术院校的?”
“我……没上过什么艺术院校,我初中毕业就辍学了。”
“你吹过什么现场吗?”
“我……我吹过我二伯的出殡和头七。”
“我师父说我是个吹唢呐的奇才。”
“这是什么乐器?”
国际交换生的规模继续加大,
校歌赛变成了亚洲歌唱大赛了。
呜呜呜,这个指挥好可怕!
国际交换生的规模继续加大,
校歌赛变成了亚洲歌唱大赛了。
呜呜呜,这个指挥好可怕!国际交换生的规模继续加大,
校歌赛变成了亚洲歌唱大赛了。
呜呜呜,这个指挥好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