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刺客之王 ptt-第六百二十四章 下注看書

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刺客之王
圣堂正殿,满满登登站满了人。
这一次是圣堂表彰大会,云光星大半的圣堂武士都到了。到不了的人,也有不少通过虚拟投影方式列席。
整座大殿里,足有数万名圣武士。所有人都穿着制式白袍,气氛严肃又神圣。
站在最前方的黄庭道,胸口上戴着一枚圆形金色徽章,徽章上挂着一条金色绶带,连在肩膀上。这也是白袍上的唯一装饰。
徽章和金色绶带,也代表着黄庭道金带圣者的身份。
在黄庭道身后,神皇神像散发冲天神光。强盛的神光,也让黄庭道更多了几分神圣的威严。
黄庭道目光缓缓环顾周围众人,所有人目光和黄庭道接触到都自发微微低头垂眸,以示尊敬。
黄庭道这一刻不止是金带圣者,更是圣堂堂主,是神皇的使者。
他沉声说道:“鉴于黑虎在试炼中的出色表现,总部特批,提升黑虎为了青铜五级武士。同时,授予黑虎勇气勋章,奖励七品雷光电磁圣甲一套,七品雷光电刃剑一柄……”
高玄大步到黄庭道面前抚着胸口施礼,黄庭道亲自给高玄佩戴勇气勋章,并把圣甲和剑一起给了高玄。
云光星圣堂上下近十万人,一起见证了高玄授勋受奖。
等到高玄接过剑和甲,下方数万人一起鼓掌,掌声雷动。
尤其是秦菲等金兰会的人,都是异常兴奋,深感与有荣焉。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刺客之王笔趣-第六百二十四章 下注看書
赵莹、曹金运等人都抿着嘴,一个个神色复杂。
尤其是曹家的人,各个都是目光不善。
经过一圈搜索查证,最后他们都一致锁定了高玄最有嫌疑。
要是按照曹家的想法,不会给高玄授勋授奖。至少要先把事情查清楚,如果曹业不是高玄杀的,那再授勋授奖也来得及。
但是,这个意见被黄庭道强硬的否决了。
黄庭道的理由很简单,就算高玄是杀曹业的凶手,那他也应接受奖励。这是两回事。
功是功,过是过,不能混为一谈。
要是按照曹家的说法,高玄真要是凶手,那高玄救人的功劳是不是可以的抵消杀人之罪呢?
曹家当然不同意。那道理就很明白了,既然功过无法抵消,那凭什么不让高玄接受奖励。
黄庭道到不是特意护着高玄,他只是不喜欢曹家。另一方面,这件事已经通报总部,他也不能打自己的脸。
人群之中的袁幼缘、燕姿,也都是满脸的艳羡。
高玄才通过试炼,就获得了重奖。而且,很得上面的重视。注定了前途无量。
相比之下,她们在圣堂待了几年,还是默默无闻。双方的差距现在有点大。
燕姿忍不住得意的给袁幼缘发消息:“我朋友厉害吧!”
袁幼缘:“厉害,可和你有关系么!”
“怎么没关系。黑虎是讲义气的人,他混好了可以带我们飞……”
燕姿的想法到是简单,高玄混的好,她们都可以借光。
袁幼缘心里好笑,燕姿年纪也不小了,还这么天真。
高玄这样的人,一看就是成熟冷静,分得清利弊内外。不过是普通朋友,对他能有什么影响。
燕姿又有些激动的说:“雷光电磁甲、雷光电刃剑,这都是七品中最顶级装备。黑虎这次可赚大发了!”
雷光系列装备都是同级中最顶级法器,威力最强。而且,这套装备都有极高的兑换条件。
云光圣堂高手众多,却好像也没人能凑齐一套剑甲。雷光系列还有着完整升级拓展路线。从七品一直能升级到四品。
哪怕高玄成为金丹,这套剑甲都足够用了。
同等战斗力的情况下,装备的作用就太重要了。高玄有了这套七品雷光系列剑甲,一下就站在云光圣堂前列。
而且,这些都是总部给予的奖励。云光圣堂这面,必然要给高玄一个很好的职务。高玄可以说是一步登天。
经过这次试炼,地位将会远远超过元平安。
燕姿对此真是是异常艳羡,又有些抑制不住的兴奋。
袁幼缘不想讨论这个,她说:“听说曹家要搞事情,也不知道他能不能过关。”
事前她也特意提醒过高玄一次,不过,这种事情有准备也没什么用。
“安了安了,黑虎没胆子杀曹业的。他就是想杀也杀不了啊!”
燕姿到是想的很简单,她不觉得高玄能杀曹业,敢杀曹业!
袁幼缘没反驳,她的看法刚好相反。高玄这种底层出身的高手,真动了杀心绝不会客气。
现在看来,也就是高玄最可疑。
袁幼缘有点看不懂的是,既然觉得高玄可疑,为什么还大张旗鼓给他奖励授勋。
事实上,很多人都看不懂这个操作。在大部分看来,这就是代表着黄庭道要力挺高玄。
包括元平安在内,他也觉得黄庭道会护着高玄。这个时候,他反倒是放心了。
给高玄授勋授奖后,血战中表现出色的秦菲、袁海、黄麟英等年轻武士也都得到了嘉奖。
当然,他们也就给了一枚小小三级勇气奖章。这东西就是个小荣誉。当然,对于新人来说,能拿这种奖章也够吹一辈子的了。
只是这种奖励比起高玄就差的太多了。勇气勋章殊为难得。整座云光圣堂,有这种勋章的人不超过三个。
其次,七品雷光电磁圣甲、雷光电刃剑,都是这个等阶最极品的法器。
在云光圣堂就是积累了足够的积分,也没地方兑换这两种法器。这是只有圣堂总部才有的极品装备。
就这么落到高玄手里,也不知让多少人嫉妒眼红。
简单又隆重的授勋授奖仪式过后,黄庭道说道:“监考官曹业身死夜魔城,对此,大家有很多的疑虑。也有很多质疑的声音。这极大破坏了圣堂的稳定和团结。
“今天,当着圣堂全体武士,我要把这件事查清楚。”
此言一出,下方就传来了大片压抑的惊呼声。
大多数圣武士都不知道这件事,听到黄庭道这么说,众人都特别震惊。
黄庭道说:“为了公平起见,所有参与试炼的武士都要对着的神皇发誓。”
此言一出,众人又是一惊。这事情搞的有点大啊。
曹家的人也大为不满,所有人一起宣誓,这不是摆明了保护高玄。
一名长老忍不住问黄庭道:“此举只怕不妥吧?”
黄庭道淡然说:“有什么不妥。唯有如此,才能洗清所有人嫌疑。”
他对那名曹家长老说:“真要是黑虎所为,在神皇面前也藏不得假。”
这么多高手在呢,高玄身上只要有任何异动都会被发现。
至于其他武士,也都可以趁机检查一遍。包括所有监考官。
不管谁有问题,都一定能查出来。
曹家那名长老想了一下点点头,这的确是个办法。虽然牵涉范围太大了,可到了这一步,他也没办法拒绝。
所有参加试炼的武士一起走到前面,包括一些没能通过试炼的武士也都来了。二十八名监考官站在方阵前面。
黄庭道亲自主持,一群人屈右膝跪地,右手抚着胸口,深深低头垂眸,跟着黄庭道一起念诵誓词。
“至高神皇明鉴,我发誓,所言必真,绝无任何虚伪不实……”
一千武士齐声发誓,声势很盛。这等特殊誓咒,也激发了每个人的神力符文种子,所有人身上都散发出明净圣光。
前方巨大神皇像上圣光震荡,和所有发誓的武士建立了一种微妙联系。
到达筑基层次的高手,都能看到一条条圣光凝结光线连接武士和神皇神像。
可见,咒誓已然生效。
曹家的人都看向高玄,高玄身上的圣光之线也非常明显。而且,高玄身上圣光虽然不及袁萍等人强盛,却最为纯净。
由此可见,高玄的神力符文种子根基牢固,他在这方面的确有着超凡天赋。
黄庭道等众人完成咒誓,他高声问道:“你们和曹业之死有没有关系?”
这句话问的其实非常好,覆盖的范围更大更广。不论是不是凶手,只要和曹业的死有关联,就必然会暴露。
黄庭道虽然爱惜高玄是个人才,却也不会特意回护他。
这件事如果真是高玄做的,那说不得只能把高玄正法,以正视听。
所有人都高声回答:“没有。”
曹家众人都看向高玄,圣光纯净,和神像的连接稳定,没有任何异常变化。
包括其他人在内,所有人都表现的很正常。
曹家人都非常失望。
咒誓是是极其神圣特殊的仪式。圣堂的神皇神像也有着庞大力量。通过神力符文种子的气息感应,就是金丹修者都没办法在神皇面前说谎。
当然,举行这种仪式是大忌。地位越高的人,对此越是忌讳。
也就是曹家势大,曹业死的又过于蹊跷。众多监考官这次犯了大错,为了自证清白,这才会如此轻易的同意发下咒誓。
曹家也只敢把目标锁定在高玄身上。这次黄庭道让所有试炼人员都发咒誓,这也让曹家把所有人都得罪了。
关键是一无所获,这更让曹家人失望。
黄庭道对于结果也很满意,他问长老曹腾:“你可满意了?”
曹腾只能深深鞠躬:“很惭愧,我被仇恨蒙蔽了眼睛。才有了今天的举动。这是我的错。”
他说着又给所有发下咒誓的人深深鞠躬,“我错怪了大家,这是我的心思卑劣,愧对所有人。我也不适合再担任长老职务,从今天起我将辞职卸任,从此在家闭门思过。”
曹腾也是老奸巨猾,当众被黄庭道将了一军,他就知道这件事必须给个交代。
没办法,他只能出头顶罪。不然群情激奋,肯定有大麻烦。
黄庭道点点头,还算曹腾识相。这几天一直为了曹业的事情折腾,搞的鸡飞狗跳,内外不安。必须给曹腾一点教训。
腾挪出一个长老的位置,也是巨大利益。对于曹家,更是不小的损失。
一进一出,这笔买卖可是赚大了。
高层的斗争,底层都看的云里雾里,不知道怎么回事。
像燕姿这种,更是懵然不懂。她只知道一件事,高玄没事。这让她颇为开心。
袁幼缘就比燕姿高明多了,她能看出曹家吃了大亏,黄庭道趁机稳固了权势。
对于袁家来说,这其实也是个很好的机会。空出的长老位置,他们完全可以争一争。
就算争不到也没什么。自家不进步,但是别家退步了,她们就能保持领先。
曹家的人自然是一片哀嚎,一个个脸色难看。
为了曹业的事情,还把曹腾都搭上了。这也让很多曹家人有了怨言。
圣堂这么多人都看着,就算再看不懂,也知道曹家栽了个大大跟头。
这种声誉上的影响,甚至比曹腾退位的影响更大。
秦菲、袁海、黄麟英等人都是心中痛快。他们在夜魔城血战中侥幸逃生,却被曹家人怀疑,所有人心里都极其不爽。
看到曹家倒霉,众人当然开心。
圣堂的表彰大会,至此正式结束。
现场的人太多了,金兰会的人都围着高玄里三层外三层。
燕姿本想跑过去恭喜高玄,可看高玄那种情况,只能无奈离开。
元平安更淡然,他不喜欢交际。既然高玄没事,那也没必要多说什么。
到是袁幼缘站在旁边耐心等着,高玄挺过这次风波,以后前途无量,值得耐心等待。
金兰会的人太多了,高玄一人说两句话,也要说好久。
幸好秦菲善解人意,她高声说:“为了给老大庆功,今天我请客,大家去超新星大酒店会餐。”
众人听了都是一阵欢呼。超新星大酒店是很出名的豪华酒店,关键是众人一起聚餐,这就热闹了。
高玄拉着秦菲说:“这么多人,你别自己掏钱。”
秦菲无所谓的说:“人均五千,我们吃一顿不过几百万,不算什么,大家开心就好……”
高玄不想参加,可这群少年少女们太热情了,他也不好扔下其他人,只能答应。
“带我一个吧,小菲菲。”
袁幼缘分开人群走过来,笑吟吟和秦菲招呼。
两人要说年纪不过差两三岁,可彼此才修为却差的很多。秦菲和袁幼缘很熟,小时候没少被袁幼缘折腾。
看到袁幼缘跑过来,她心里都哆嗦了一下。这个大胸女人,脸长得多好看,心就有多黑。
秦菲知道袁幼缘是为了高玄来的,但在对方目光逼视下,她也不敢拒绝,只能勉强点点头,“欢迎、欢迎。”
这四个字,说的可是特别言不由衷。
袁幼缘也不计较,她对高玄微微一笑:“恭喜恭喜,现在你等级比我高了,以后要多多关照呀。”
“好说好说。”
高玄随口客气,他到是挺喜欢袁幼缘的颜值,不过,也就是喜欢。
这个女孩子看着单纯,心思可比秦菲复杂多了。
一旁的袁海就表现恭恭敬敬,直接称呼袁幼缘为小姑。
袁海比袁幼缘也只小三岁,辈分却差着一辈。他小时候也没少被袁幼缘收拾,看到这位过来肝都有点颤。
这么多人,多一个袁幼缘不算什么。一大群人驱车来到超新星酒店,直接包了一层楼。
也幸亏秦菲、袁海他们有面子,才能临时包下一整层来。
七百多人坐了三十多桌,气氛是极其热闹。
都是十七八的少年少女,也那么多油腻的饭桌礼仪规矩。
一群人喝了几杯酒后,场面就有些失控了。
不停的有人来找高玄碰杯喝酒,有些情绪还非常激动。
也亏的高玄修为高,一轮轮喝下来,人还没事。
像秦菲、袁海、黄麟英这种,则早就喝多了。虽然不至于失去意识,却也开始满口胡话。
袁幼缘在一旁看的好笑,这群小孩子还真热闹。她年纪其实也不大,只是性格上更加成熟。
对于高玄表现出的沉稳从容,她也更为欣赏。
席间她也没和高玄说太多,更没问月灵珠的事情。只是随意闲聊。
这一次,她对高玄多两分尊重,也多了两分亲近。。这种态度上的微妙变化,其实给人的感觉非常直观。
高玄也觉得袁幼缘不错,成熟却不世故,思维敏捷,很有见识,而且,性格上很独立,做事很有计划。
偏偏她还不到二十岁,非常年轻有活力。人长的又甜又美。
站在秦菲身边,一下就把秦菲比没了。
秦菲其实很漂亮,也很聪明,却过于稚嫩。完全被袁幼缘的魅力压住。
等到宴会结束,秦菲醉的非常厉害,袁幼缘开车载着秦菲和高玄回了圣堂。
等高玄离开,秦菲才睁开惺忪醉眼对袁幼缘说:“你想泡我们老大,不会吧?”
袁幼缘一笑:“他各方面都很好,我们很搭。”
“他可是出身底层。你们袁家不是最重出身。”
秦菲劝道:“你这又何必呢。”
袁幼缘语重心长的对秦菲说:“我知道你崇拜他。但他这一款不适合你。这人看着成熟稳重,骨子里其实非常冷酷现实。”
“哼,我就是喜欢。”秦菲不以为意,她还是小孩子脾气,只要喜欢就想拿到手,根本不考虑合适不合适。
“你玩不转这一款的。乖乖听姐姐的话,老实一点。”
袁幼缘柔声对秦菲说:“我是为了你好。”
秦菲可不领情:“你就是想和我抢男人。”
“哈哈,男女欢爱都只是人生的消遣。不值一提。”
袁幼缘说着明眸中闪着深邃的光:“我可不像你这么无聊。我的目标是星辰大海。”
秦菲喝多了,根本没注意袁幼缘认真的样子,她醉醺醺的反驳道:“你的星辰大海就是男人啊!”
“你不懂,星辰大海不是一下飞过去,而是一步步走过去的……”
袁幼缘声音越来越低,她其实并不是和秦菲说,而是在告诉自己。
若论力量、能量,高玄在云光圣堂排不上号。但是,袁幼缘在高玄身上看到了潜力,无尽的潜力。
有潜力的人也很多,却从没有人给袁幼缘如此强烈的感觉。
在高玄身上,袁幼缘还看到的变数。一种不受约束的变数。
这不是袁幼缘突发奇想,而是她从小就对未来有种奇妙的感应。她总能对未来做出判断,并且,总能做出对的选择。
第一次见面,袁幼缘还只是觉得高玄很有潜力。
众人在神皇前发下咒誓的时候,袁幼缘就在高玄身上看到了巨大变数。
袁幼缘觉得这是一次机会,一次提前下注的机会。
袁幼缘握紧拳头给自己鼓劲,“这是改变命运的巨大机会,要抓住了呀!”
只是高玄现在声势正盛,现在主动凑过去也只能出卖色相。想要抓住这个男人,她要体现出更重要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