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 起點-第二百一十五章 玉蓮熱推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
小說推薦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报告少帅,夫人忙着摆地摊
傅酒醒过来后,已经是两日后了。
韩雪娜觉着傅酒醒过来后,像是变了一个人般。
若说她以前是温柔可人,现在却多了些清冷忧郁。
“傅酒,你还好吧?”韩雪娜轻声问道。
“处理了吗?我想看看他。”傅酒冷不丁冒出来一句话。
韩雪娜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奥,没呢,在太平间。”
“我要去看看。”傅酒说着就要下床,韩雪娜过来扶住她,出于自己一个为人母亲的本性心疼傅酒。
“你……能走吗?”韩雪娜挑眉问道。
“可以扶着我吗?谢谢。”傅酒吸了一口气,淡淡说道。
韩雪娜抿抿唇瓣,搀扶着傅酒来到了太平间。
太平间里面冷气阴森,韩雪娜站在门口不想进去。
傅酒颤颤巍巍走进去,掀起那小小的白色盖头,已经有些发白发青的婴儿躺在那里。
那一瞬间……傅酒呆滞住了,眼泪止不住的流,下一秒,她冲出去。
“喂,你怎么样!?”韩雪娜看着傅酒突然发疯似的跑了出来。
“我……我接受不了……怎么办啊!”傅酒的泪水像是泉眼一般止不住的往外涌。
韩雪娜咬咬牙,“别难过了,以后……还会有的。”
傅酒抽噎着,绝望的看着外面的世界。
那一瞬间,她好像死了。
在医院里休养了一个月,傅酒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起初她还会控制不住的哭。
后来,就很少见了,韩雪娜心里觉着,她似乎是好了,但似乎又没有好。
傅酒回了柳枝村,沈洛殊接到沈宗泽的密令回了京西,韩雪娜自然也跟着走了。
傅酒从此以后,了无牵挂,身心投入在酒庄建设里面。
酒窖的位置已经定了,这一日在开挖的过程中,发生了一件令世间动荡的东西。
傅酒的酒窖里面,挖出来了一古物,大概是玉做的,模样形似莲花,大小如同一个瓷盘大。
傅酒闻讯赶来,看着土坑里有些泛白光的东西,她陷入了沉思。
“诶,这是个啥东西啊?”工人在旁边叽叽喳喳的说着。
傅酒面色沉着冷静,开口道:“各位,此事不要宣张,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个东西,一看便是前朝甚至有可能是千年的东西,是福是祸,傅酒一时无法分辩。
将那东西清理掉了泥土,露出来原来的模样,是用上好的玉做的一朵莲花,花瓣顶端还隐隐露出血色。
傅酒在房间内屏气凝神看着这玉莲,张志勇在一旁也帮着参考。
刹那间,张志勇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他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傅小姐,我之前听过老人说过一个传闻……”
“传说,两千年前,有一位帝王在凤仙台山游历时,寻得一朵玉莲,这位帝王将玉莲带回去后供奉,保得国家社稷安稳,百姓幸福,一直延续很久,被尊为王朝象征。”
“后来,玉莲被盗,战乱立马四起,近几百年来,只在唐朝露过面……”
张志勇此话一出,傅酒便也想起来了这个传闻。
那可真是不得了,若是这被象征着国家社稷安稳的东西,在她手上,她傅酒恐怕就是待宰的兔子了。
果然,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柳枝村挖出了吉祥物玉莲的事情,三天内就在整个民国传开了。
一些势力私底下暗潮涌动,都想着夺走这玉莲,为自己谋利。
因为东西在傅酒手上,傅酒把它藏了起来。
她知道,这个玉莲意味着什么,意义有多么重大。
玉莲在谁手里,民心便倾向于谁,现在民国政局动荡,有很多打着民主的组织崛起。
刘泽宇当天便派兵将柳枝村保护了起来,傅酒这几日被这东西搞得身心交瘁。
但是东西在她手里,她又不能放置不管。
这天夜里,很不平静。
傅酒刚回到房间要歇下,就听见外面枪声四起,傅酒心里一晃,立马披上衣服,刹那间,门被踢开。
闯进来一行人,手里持着枪,“您好,傅小姐。”
傅酒吞咽一下,看着黑黝黝的枪口指着自己,论谁能一点不害怕?!
“外面的士兵呢?”傅酒问道。
“阵亡。”黑衣人的头领回答道。
“傅小姐,我家老板有请,麻烦跟我们走一趟。”黑衣人一手持枪,一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傅酒就这样被胁迫着上了一辆黑色的车子,也不知道行驶到哪里了。
傅酒眼睛上被蒙着黑色的布条,那群人将她带到了一个房间内。
“不好意思了,傅小姐。”一声男声在对面响起,傅酒微微蹙眉。
“请问这就是您的待客之道?”傅酒疏离的语气说着。
男人示意黑衣人解开黑布条,傅酒重新看见光明。
男人看上去三十多岁,坐在椅子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傅小姐,我知道您心里清楚此刻我是请您来做什么。”男人主动开口道。
傅酒抿了抿唇,“这位先生,这句话我听过太多人说了。”
男人笑了笑,“你把那文物给我,我这里有一笔资金,可以投入到你的酒庄。”
“你想啊,傅小姐你一介女流,手里握着这么一物,各方势力蠢蠢欲动,你很危险。”男人继续道。
“我自然清楚,不过,我傅酒虽是女人,但是我还是民国人。”傅酒回话不卑不亢,丝毫不惧。
“哈哈哈哈哈哈,我就这么跟你说了吧,傅小姐,你把东西给了我,你少了一个这么大的麻烦,还可以多一笔钱财,何乐而不为呢?”男人笑着说,语气很是亲切。
傅酒脸上露出淡淡的一笑,没有开口说话。
男人审视她一眼,继续道:“傅小姐,我猜你一直都没有睡个踏实觉吧,瞧瞧现在国家乱的,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你手里的东西……”
“是,我确实没有睡过安稳觉,但是我想先知道,先生您是做什么的?”傅酒打断了男人的话反问道。
男人挑眉,“我是一个做进口生意的商人。”
傅酒闻言皱眉,“商人?那您要了这东西有何用?”
“我一个商人,自然是看中了利益啊!”男人笑着说道。
傅酒抿唇,“还妄您收回诚意,我不想与您交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