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風風醬-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無法逃離的收束看書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小說推薦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明日方舟也太真实了吧
那一天,漫无天日的黑暗之中,出现了曙光。
….
从黑雪口中,夏风终于知道了该如何改变这个世界。
天灾,源石,感染者,这绝望世界无休止的循环都是被深海中所谓的“神”操控的,
深海之神需要的,就是尽可能多的让当前时代的人感染上这种病症,来构成一个逐渐膨胀的能量循环。
神力变成晶体,晶体通过灾难遍布世界,世人因为晶体感染病症,感染的人逐渐向晶体转变,最后化为尘埃,回归深海。
…..
听完银灰的话,办公室内的同伴们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狼大声音颤抖道。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ptt-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無法逃離的收束看書
“这个世界,真的要完蛋了么……那我们之前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伊芙利特目光呆滞的眨着眼睛。
“所有人都会死吗,龟龟会死,赫默会死,塞雷娅也会死,是么。”
正在所有人的情绪都有些恍惚的时候,夏风坚定的声音传来。
“不,我们至今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这是通向终点的必经之路!”
夏风的眼中闪烁着异样的神采。
“这个绝望的世界,仍旧存在值得守护的东西,没有人会死,如果获得所谓的重生必须要付出代价的话,那只要牺牲一个人就足够了。”
夏风从未感到过,脚下的道路会如此清晰过,穿越者火羽夏风的存在,好像终于找到了相符的意义。
改变世界,这听起来很可笑吧。
但这就是他目前唯一必须做到的事情,哪怕同归于尽,献出灵魂,舍弃一切,他也必须要做到。
如果他成功了,这个世界将再无天灾与源石,因此衍生出的一切矛盾与仇恨将全部消失。
如果他失败了…….
这一刻,一种前所未有的既视感涌上大脑。
不,他不能失败,绝对不能。
…..
这个世界如此绝望,但在残酷的现实之中,又如此的美丽,就比如3年之中陆续聚集在他身边的这些人。
龟龟,伊芙利特,ACE大哥,霜月,霜星,阿光,梅莎,南风,维娜等等等等。
他是幸运的,以凡人之躯来到这个世界,意外继承了黑白双生的他,并没有辜负穿越者的使命。
虽然过程磕磕绊绊,但他终归守护住了目之所及的一切。
每一张面孔都无比清晰,每一段回忆都印象深刻,他甚至想过,如果他之前没有从沉睡中醒来,或许,这就是一段没有遗憾,最美的梦了吧。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产生如此巨大的成就感,明明是阴差阳错,跌跌撞撞的走到如今这一步。
但恍惚之间,某个心念却仿佛在告诉他,此刻眼前的一切,有多么珍贵。
这种珍贵成程度,已经远远远远超过了,他在泰拉世界经历过的3年。
所以这一次,他必须成功。
阿戈尔海域的尽头,就是火羽夏风人生道路的最后一道阻碍,他必须跨越,不容有失!
哪怕和所谓的深海之神同归于尽,他也没有任何怨言。
…..
回到维多利亚后,他找到了罗杰船长,得到了那份代表了希望的海域地图。
空冷的街上,他将纸风车交到了哭红了眼睛的龟龟手中。
“大风车,不要丢下我,这次你又要去哪里,我和你一起去……”
夏风站到龟龟面前,伸出手,在她的小脑袋上摸了摸。
“拿着它,听话,等着我。”
龟龟抿着嘴,强忍着泪水。
“你….你说黑羽解散了,我要去哪里才能等到你。”
就像是早已经思考过,夏风直接说道。
“去谢拉格,银灰会保护你。”
“不,我不需要保护,我甚至可以保护你!”
“听话。”
“我不!!!”
看着龟龟的脸庞,夏风露出了一个坚定的笑容。
“相信我,我一定会再次找到你。”
…..
赴死的决心,这种东西对他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他的内心是平静的,没有任何的不舍,没有任何的犹豫,这是他必须去做的事,因为如果他不去做,这个世界恐怕就没有人可以做到了。
冥河的家里。
一番言辞激烈的交谈后,夏风没有得到任何对他有帮助的信息。
看着冥河仿佛快要死掉的虚弱模样,他知道,已经没人可以帮到他。
“再见。”
丢下最后的诀别,他走出了房间。
就在他即将迈出门的前一刻,冥河飘忽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夏风,在这个你存在过的世界,还有遗憾吗。”
停住脚步,夏风没有回头。
但他的声音,却坚定到几乎没有任何迟疑。
“没有。”
冥河紧紧握着手中的那枚银色硬币。
“这一次,如果你真的改变了这个世界,那么,你会心满意足,没有任何遗憾的死去么。”
这一刻,夏风不知道冥河为什么会说“这一次”,但事到如今,他已经不想纠结于无意义的缥缈之语。
没有任何遗憾的死去么,答案自然是肯定的。
3年中,他做到了自己能做到的一切,哪怕时间重新来过,千万个选择他也同样会如此。
回过身,他站在门口,目光坚定的看着冥河。
“会。”
伴随着他的回答,一声清脆的叮咛传来。
“叮!”
那枚一直握在冥河手中的银色硬币,被高高的弹到了半空中。
就像有一种奇怪的魔力般,夏风的目光被牢牢锁定在了这枚硬币的运行轨迹上,跟着它一起升空,降落……
……
……
从冥河的家里走出来,大雪已经停止,只不过,天色也比之前更暗了。
被积雪覆盖的百鬼街在傍晚空无一人,仿佛全世界都只剩下了他自己。
正在这时,远处传来积雪被踩踏的“咯吱”声。
“呼,呼,呼~”
即便冻的脸颊通红,她也在奋力向他的方向跑着,因为她此刻内心中的喜悦,急于和最心爱的人分享。
“夏风!”
“维娜……”
维娜金色的发丝下,这种喜悦就像是跨越了艰难险阻,终于实现的梦想。
她的声音很大,几乎是吼出来的。
“夏风,从今天开始,我不再是维多利亚的国王了,我摆脱了责任,摆脱了身份,现在,我终于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向着夏风伸出手,喜悦的眼泪溢出眼眶,这一刻,她就像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夏风,我们结婚吧。”
……
刚才在那栋房子里,冥河问他在这个世界上有没有遗憾。
他的回答是,没有。
是的,前进的道路仍在继续,只要他能战胜深海中的那个东西,他就没有遗憾。
只要他赢了,这个世界将再无天灾,再无源石,再无歧视,再无仇恨,一切憧憬的梦,都可以实现。
包括他和维娜的婚礼。
看着维娜期待的目光,夏风没有表现出任何悲伤,他爽朗的大声道。
“维娜,等我回来!”
————
————
————
不对劲,好像有什么东西与心中所想发生了偏移。
…..
萨米北部,阿戈尔遗迹,西南海岸。
夏风穿着黑色的大衣,呆呆的注视着东方,那是乌萨斯的方向。
旁边的南风将大衣下的军刀一把抽出,刀锋直指大海的尽头。
“皇家骑士团!”
“在!”
“登船,全体出发!”
“是!”
…..
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对劲。
他本想一个人去挑战所谓的深海之神,但最终,他还是拗不过黑羽的同伴们。
南风号召了由皇家骑士团组成的远洋舰队,所有同伴全副武装,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甚至连维娜都来了。
是的,站在客观和理性的角度,如此强盛的舰队确实要比他一个人胜算大的多。
但不知为何,他就是会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让他心神不宁。
或许,是眼前的一切,对他来说太过珍贵,太过来之不易了吧。
…..
舰队出发了。
按照罗杰船长给出的地图,他们向着阿戈尔海域的最深处前行着。
第一座岛。
第二座岛。
第三座岛。
直到舰队在重重迷雾下驶出暗礁海域,他们见到了第四座岛。
那里是【暗绿】的出生岛,无数恐怖的怪物对舰队发起了围攻。
这一战,死伤惨重,在付出了无数战士的生命以及两艘舰船的代价后,他们终于驶离了岛屿区域。
….
甲板上,夏风有些失神的任凭海风吹拂,刚刚那场战斗留在身上的血迹已经风干。
不知是否是使用黑色力量的后遗症,他的大脑又开始无法控制的眩晕,眼中的景象呼明呼暗,耳中的声音时大时小。
这时,维娜关切的声音传来。
“夏风,你脸色好差,没事吧。”
夏风轻轻摇了摇头。
“我没事,你呢,刚刚有没有受伤。”
“没有。”
“那就好。”
并肩眺望着海面,维娜伸出手,十指相扣,和他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夏风,不用担心,我们一定会胜利的。”
“胜利么……”
“当然,就像我们一路走来经历的一样,只要我们在一起,不管挡在前方的是多么强大的敌人,我们都可以………”
…..
维娜仍在说着缓解气氛的鼓励话语,但她的声音听在夏风耳中,却在渐渐模糊,变小,远去。
夏风失神的望着海面,忽然,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感莫名袭上心头,令他整个人都在颤抖。
瞳孔收缩,嘴唇苍白,他轻颤着喃喃着。
“不……”
“夏风,你怎么了?”
“不……不要……”
“夏风?”
“不要!”
维娜诧异的看着夏风,感受到心爱之人颤抖的手掌,她更显无措。
“夏风你到底怎么了,是矿石病又发作了吗,我去叫赫默……”
“不……”
“夏风,到底怎么回事?”
夏风瞪着眼睛,断断续续的说道。
“撤,我们撤……”
正在这时,侦查兵急促的报告声如一道晴天霹雳般击中了夏风的灵魂。
“报告,前方发现第五座海岛!”
伴随着侦查兵的紧急报告,耳边很近的位置传来了翅膀煽动的声音。
“扑扑扑扑扑扑扑!”
一只鸽子从天而降,落在了夏风的肩膀上。
…..
这一刻,夏风感觉耳中的声音全部消失了。
他已经听不到维娜在向他说什么,也无从分辨甲板上忙碌的同伴在吼着什么。
平静的海面开始变的狂涌,天空一瞬间黑了下来。
低下头。
他发现,自己手环上的时间,停止了。
…..
夏风半张着嘴,表情惊恐的盯着时间莫名停止的手环。
大脑失去了思考能力,此刻他的内心中,只有一个强烈到几乎让他无从分辨真伪的超强既视感,挥之不去。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