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線上看-第四百零七章家裡只有我一人展示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他正准备去备用钥匙,南意棠就把门给打开了。
门响了一下,南意棠走了出来,眼睛有些红红的,看到他就别过脸去,一脸的不开心。
“棠棠,你哭了?”
南意扬抬起手,想要摸她的脸,却被南意棠一手给打开了。
“棠棠,哥哥错了,你若是真的不想让哥哥走的话,那哥哥……”
“哥哥,你走吧。”
“嗯?”南意扬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他在说什么,“棠棠,你是不是在说气话?”
之前听到他跟别人说要去海外的时候,还哭着闹着说不许他离开,非要让南意扬留下来在家里陪她的,现在又说要让他走,这转变着实是大了一点。
“哥哥,我不是在赌气,我是说真的。哥哥,我不应该那么任性的,我知道,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要生活,你要赚
南意棠拉着南意扬的胳膊,“哥哥,你可以去,但是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太久,你要早点回来,可以吗?”
“你真的愿意让哥哥离开?”钱养家,所以你要出门。李阿姨也跟我说了,哥哥很不容易撑起一个家,我不能因为这个,总是给哥哥拖后腿。”
“谁跟你说拖后腿的,李嫂是这样跟你说的?”南意扬的心情有些不悦了,他跟南意棠不一样,亲情一向是看的淡漠的,更别提家里的这些佣人了,他从来都不放在心上,更讨厌这些人对自己的家事指指点点的。
“哥哥,你别生气,李嫂只是让我听你的话,不要跟你闹脾气,其他的并没有说什么。那些都是我自己觉得。我身体不好,也不工作,只知道在家里吃喝玩乐,是哥哥一直在工作,天天为了工作的事情那么心烦。”
因为南意扬现在几乎都在家里陪伴着南意棠,工作的事情也都是在家里处理的,助理都会把要处理的文件拿到家里来,或者和他视频会议,有时候一谈就要到很晚。
南意棠都是看得到的,因为这个时候,她往往都是赖在南意棠的身边不肯走的,甚至有的时候还会听的睡着。
“傻棠棠,你从来不是哥哥的后腿。你要相信,哥哥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只要你可以乖乖的听话,一直陪在哥哥的身边不要离开,哥哥就不会觉得辛苦了。哥哥也不想离开你,但是这次不得不去,因为哥哥要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只要完成了,顺利的话,以后哥哥就能一直陪着你,我们之间也不会再有什么阻碍了。”
“哥哥,这跟我们是不是在一起有什么关系啊。”
南意棠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似乎还不懂他这一次的远行意味着什么。
“棠棠,你不必知道这些。总之,你只要负责开开心心的,其他的都交给哥哥来解决就行了。”
南意扬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落下一吻,“棠棠,哥哥离开之后,你一个人在家里,一定要乖乖的,一定要听话,在家里等哥哥回来,千万不要乱跑,知道吗?哥哥不会耽搁太久的,会尽量早一点回来找你。”
南意扬紧紧的搂着她,心里有多少不舍,他是真的恨不得将她捆在自己的身边,一刻都不要和她分开。
“哥哥,我会乖乖的等你回来的。你要去的海外是什么地方啊?那里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吗?”
“小吃货,想要让哥哥给你带好吃的回来吗?”
“嗯,哥哥会给我带吗?”
“会,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给你带的,只要你开心就好。”
“太好了。”南意棠瞬间变得开心了起来,自己被更改了之后,她的世界变得很单纯,只要是一点小事都会让她开心起来。
“那不生哥哥的气了。”
“不生气了。其实哥哥,我生气不是因为不许你离开,只是我不喜欢你有事情瞒着我,你要出远门,都不告诉我。”
“以后,哥哥都不会骗你了,这次是额哥哥不对。”
南意扬环着南意棠的腰,“不生气,好不好?”
“嗯,勉强原谅你了。”
南意扬要走了,南意棠倒是没生不适应,该吃吃,该喝喝,有些没心没肺的,反而是南意扬夜夜怀里不搂着个人,都觉得难以入眠,要把人留在家里,他还是不能放心。
“小懒虫,哥哥明天就要走了,你还睡得这么香?”
南意扬亲了亲她的脸颊,他喜欢南意棠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神情,开心的样子很美,这样安静下来的睡脸,也会让人的心跟着一起安定下来。
“棠棠,你要一直这么乖乖的待在我的身边。”
南意扬要出发了,南意棠才开始闷闷不乐起来。
“哥哥,你要走了。”
精华都市小说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笔趣-第四百零七章家裡只有我一人展示
“小没良心的,现在才想着舍不得?”
火熱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笔趣-第四百零七章家裡只有我一人讀書
“哥哥,你要早点回来。”
“嗯,记得答应哥哥什么吗?”南意扬握着她的手,温柔的看着她,心里充满了不舍,好不容易抓住的手,要放开实在是太难了。
“嗯,哥哥,我会乖乖待在家里等你的,我哪里也不去,只等着你回来。”
南意棠很乖的陪着南意扬走到了门口,看着南意扬慢慢的松开她的手上了车。
松开手的那一瞬间,南意扬的心一下子变得空落落的,忽然有些好像要失去一切的感觉。
“棠棠。”
南意扬在车发动的时候,忽然抓住了她的手,“记得你的承诺,棠棠。”
精华都市异能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線上看-第四百零七章家裡只有我一人相伴
“嗯。”南意棠水汪汪的眼睛瞧着他,和他招手。
南意扬走了,一直看着后视镜,他乖巧的妹妹站在原地招手了很久,直到一点婴儿都看不见了。
心里沉重了几分,果然有了软肋,就是不一样,南意扬强压下自己内心的不舍,一门心思思索着接下来的事情。
南意扬回自己的房间去了,打了个哈欠,拿出了手机。
“我哥哥出发了。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和秦北穆的聊天没有断过,实际上,只要是哥哥不在的时候,南意棠都会跟秦北穆聊天,对于他所说的他们蔡师傅夫妻的事实,她一直都没有直面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