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我要做秦二世 愛下-第693章 諸位公子的不安!(第一更)閲讀

我要做秦二世
小說推薦我要做秦二世我要做秦二世
兵符!
这是军权的绝对象征,只有一国王者,才能够掌控,在大秦之中,一直以来都是只认兵符不认人。
若是没有兵符,威望不高的王,都不能调动大秦,臣子之中,嬴高是一个例外。
因为他不仅是臣,还是下一任秦王的不二人选,正因为如此,嬴政才会对嬴高如此放纵。
手握蟒雀军等数十万大军坐镇一方也不在意,但是嬴政不在意是对于他的信任,嬴高却不能不表示。
而交给嬴政兵符,便是最大的诚意,而且这对于嬴高的损失并不大,甚至于几乎没有。
因为他一句话,就可以调动大军,目下,就算是将兵符交给嬴政,西北之上的军事部署,也不会有丝毫的改变。
“好!”
莞尔一笑,嬴政从嬴高手中接过了兵符,他心里清楚,凉州大军的兵符出现在他的手中,象征意义大于现实意义。
毕竟他不会轻易调动凉州大军,而且不久之后,嬴高将会率领大军南下极南地。
这又是一场攻伐!
站在咸阳宫书房之中,嬴政对于此,期待不已。
毕竟对于极南地的攻伐,不仅是代表着开疆扩土,更是代表着粮食的丰收,以及其的战略意义。
这意味着,从今以后,大秦将会占据绝对的主动权。
“父王,儿臣在凉州建立了各大郡县,各级官吏需要朝廷颁布任命,儿臣的意思是让凉州各级官吏满编。”
嬴高朝着嬴政一拱手,道:“这样一来,可以快速的教化凉州各郡县,同样也可以培养出一批有能力的官吏。”
“未来大秦必然会再一次开疆扩土,这些成熟的官吏,将会是我大秦的宝藏。”
嬴高心里清楚,对于一个国家的征伐,乃是一种以暴力再前摧毁,随后便有官署出手接收地方,安定民心,恢复生产。
征服!
是军队与国府官署联合而动的一种行为,如果光是军队征伐,而国府官署跟不上,这种行为根本上就是一种暴民在施暴。
最明显的例子便是大秦兵出函谷关,席卷山东六国,以及秦末乱世,从陈涉,刘邦,项羽等暴民的起义开始的暴乱。
征服是有规划的攻伐,而暴乱只是一群暴民的掠夺,对于这片天地的践踏。
嬴高想要的征服,不是那种暴乱,也不是掠夺,而是化敌为我,唯有如此,巍巍大秦才有更大的出路。
一个世界极的大帝国,最初的状态从来都不是掠夺,就算是掠夺,也要谨慎无比。
将这件事做的人不知鬼不觉。
闻言,嬴政点了点头,他自然是清楚,大秦各大学宫之中,特别是大秦政法大学的培训班已经毕业了一批学子。
很显然,嬴高的目标便是他们,而且他也正有此意,此刻嬴高提出来,对于嬴政而言不过是顺水推舟。
“此事孤会与国府官署,教育署官署商议,然后给你答复!”
虽然嬴政可以乾纲独断,但是嬴政很少这样做,因为他清楚,正是因为他很少乾纲独断,才更加的保证了他在王权之上的威严。
毕竟这件事,不光是他一声令下的事情,更需要国府官署,教育署进行规划备案。
而且对于西北凉州各大郡县的划分,并不明确,只有嬴高粗略的划分,没有明确界定。
这需要大秦朝廷慢慢的完善,自然是急不得。
这是一个自我完善的过程,但是,嬴政作为一个王,自然是清楚,这件事朝廷是可以自我推进的。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我要做秦二世-第693章 諸位公子的不安!(第一更)讀書
可以加快速度!
“诺。”
嬴高喝了口茶水,嘴角浮现一抹笑意:“父王,西北之上的一些事情,儿臣会在三川郡明卿一事解决之后一一禀报父王。”
“同样的还有南下的一些事情!”
……..
这个天下,从来就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这里是咸阳,嬴政更是故意放出了消息。
嬴高人在咸阳的消息不胫而走,顿时让这个巨大的城池充满了凝重,毕竟这是嬴高,一位杀伐果断的主。
特别是赢将闾以及嬴子凡,凡是参与此事的诸多公子都一下子懵逼了,不光是范增来了,嬴高这个煞星也来了。
范增到来,他们可以暗中阻止,但是对嬴高,他们没有这样的信心。
将闾府邸。
作为现阶段风头正劲,仅次于嬴高的公子,将闾神色肃然,他一度以为自己大势在手。
在他看来,扶苏被放逐九原,嬴高征战军旅,大秦历代储君虽然都有从军的经历,但是他们的主战场依旧是朝堂。
只要驾驭武将便足矣!
火熱連載小說 我要做秦二世 線上看-第693章 諸位公子的不安!(第一更)推薦
正因为如此,将闾才觉得未来如此的广阔,大秦的储君就在咫尺之遥。
“公子,我们的探子已经得到了具体消息,武安君确实到了咸阳,与此同时,朝堂之中传出来消息,公子高从王上那里讨要蓝田大营的兵符,被王上拒绝……”
“武安君此番入咸阳,便是冲着三川郡去的!”
闻言,将闾脸色难看,他心里清楚,一旦嬴高到了三川郡他必将会首当其冲。
特别是自从扶苏前往九原之后,没有了人给他顶缸。
“联系楚墨,以及齐墨的人,立即想到解决之法,武安君嬴高入三川郡,将会逆转一切。”
“诺。”
望着心腹离去,这一刻的将闾第一次意识到,危险距离他如此之近。
“扶苏与儒家很容易脱钩,人在九原便是最好的托词,看来本公子也要尽快与楚墨以及齐墨等脱离了。”
在心中感慨一声,将闾神色变得肃然,转头朝着心腹,道:“司马彦,斩断我们与三川郡一事的联系,任何的蛛丝马迹全部清除。”
“诺。”
点头答应一声,司马彦看了一眼将闾,心下有些不解,不由得朝着将闾,道。
“公子,只不过是武安君入三川郡,我们并没有暴露,何必在这个时候打草惊蛇?”
闻言,将闾冷笑一声,随及摇了摇头,道:“我们早就暴露了,要不然,咸阳就不会有武安君入咸阳的消息传来了。”
“这可是从咸阳宫之中传出来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