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御九天 愛下-第四百六十六章 鯤天之海鑒賞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御九天
这次的决定还是让股勒背负了不少的骂名,一般人去玫瑰还好,而他毕竟是成名已久的弟子,他自己灌了一大口,笑着说道:“怎么,肖兄也想要加入玫瑰的鬼级班?那我这玫瑰新人可算是有个聊得来的伴了,不过感觉以你的水准,或许都可以直接加入进修班了吧?”
进修班,那就是鬼级了!老王的神三角可不是凡品,虽只是略窥皮毛,可在肖邦的身上早已有不俗的气场沉淀,坦白说,当反击风暴达到最大化的时候,鬼级的战力,他也可以!
肖邦微微一笑,只微微摇头:“我不是鬼级。”
可还没等他说下一句,四周那舒缓的音乐声微微一静,只见端着酒杯走了全场的老王,此时已经压手示意台上的几个演奏者停止演奏了。
演奏者离开,前台很快被清空了出来,老王直接走上台去,此时四周嗡嗡嗡嗡的低语声、酒令声也全都停了下来,上百双眼睛一起看向台上的王峰。
“能在此时此刻来到这里为我玫瑰的胜利真诚庆祝,那就都是我玫瑰圣堂最好的兄弟姐妹,我先在这里感谢大家的支持了!”老王端着酒杯来了个开场白,下面顿时一片掌声和起哄声。
老王压了压手。
“刚才和大家交流的时候,不少人都问了有关鬼级班的事儿,我王峰这个人大家是知道的,对外的说法呢,刚才大家也都在发布会上看到了。”
四周顿时一片轻笑声,就老王先前忽悠那些记者那套,搁谁当记者都得发懵,不过那既然是对外的说法,那对内呢?
“鬼级班的开设应该就在最近,其他那些圣堂弟子或许要等着报名、筛选之类,但今儿在场的朋友就都免了,只要是到了虎巅又想进鬼级班的,我保证所有人都有立刻入学的名额!”
这算是统一回答了,冰灵那帮人还好,以他们和老王的关系,压根儿就没担心过名额的事儿,主要是火神山、奎沙圣堂和龙月圣堂那些人,这时候能得到王峰的准信对他们来说还是相当提神的,这不但是确定了鬼级班的真假,还许诺了名额和入学时间,比起老王忽悠记者那套,那是相当给力了。
“同时,鬼级班和进修班虽然都在玫瑰开设,但那并不是说一定要让大家转学玫瑰,这个玫瑰鬼级班,如果用以往圣堂的说法来说,那就相当于一个交换生的意思,大家依旧可以保持原本的圣堂学籍……”
火神、奎沙、龙月的人都是忍不住一声轻呼,这三个圣堂的校内氛围其实都很不错,凝聚力也很强,如果说为了变强就要让他们抛弃原有的学籍,那就算最后同意了,终究也还是件让人很难受的事儿,可如果只是交换生的话,这就容易接受得多了。
“同时我保证,只要进入鬼级班,最多一年时间,只要能坚持下来的,就一定可以踏足鬼级!”
原本低语笑声不断的现场,瞬间就彻底安静下来了,除了肖邦,所有人都有些惊讶的看着台上的王峰,这个话可是有点“过分”啊,就算是圣城都不可能的,而且就算玫瑰有资源,也砸不动这么多人的啊。
黑兀凯嘴角带着微笑,他对这些不感兴趣,只是想和王峰好好的打一场,到了这个地步,想要精进,想要突破已有的武道格局,就需要更好的对手,不过他真的也好奇,王峰……整天折腾这么多事儿,哪来的时间修行?难道真的是躺着就能赢的天才?
外界的各种传言并不是空穴来风,各方现在都相信玫瑰有稳定进入鬼级的方法应该不假,但一来那肯定需要付出不菲的代价,二来这样的所谓‘稳定进入’,肯定也是有其概率所在的。
就像号称鬼级制造班的圣城,许多家族抱着钱都无法把自家子弟塞进去,那一方面固然是因为面子不够,但更重要的还是自家子弟的资质不够达到圣城的标准。
而就是在这样精挑细选的严格筛选下,圣城培养鬼级也依旧会有一定的失败几率,而玫瑰呢?却号称但凡是个虎巅都可以去,这失败几率还不海了去?按照外界现在对玫瑰的预估,在不考虑资源的情况下,玫瑰这种不设门槛的鬼级班,能有个三成左右的成功几率就已经算是很逆天了!可王峰刚才说什么?全都能进?而且还是在一年以内?这……
“老王,这次不是在忽悠吧?”
“外人我忽悠,你们是外人吗?”
“老大,真的假的?一年?那你看咱们仨这水准,有没有希望半年搞定?”奥塔和东布罗三个的眼睛都瞪圆了,别的虎巅要一年,他们几个最多半年啊!要是半年内就可以踏足鬼级,那还回什么冰灵啊,直接跟着老大他们直奔玫瑰啊!
“只要不是太懒的话。”
“半年?哼哼!”摩童满身酒气、满脸通红,但气质这块儿拿捏得死死的,就是这么自信:“弱爆了你们三个,我跟你们说,我最多两个月!”
“酒鬼一边呆着去。”奥塔不耐烦的摆手。
“卧槽,你不信?”摩童瞪圆了眼睛:“敢不敢和我比一比谁先进鬼级?谁输了谁学狗爬,绕着玫瑰爬十圈儿!”
奥塔瞬间就想翻白眼,自己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会收这么个还没断奶的小弟?打赌都打得这么清新脱俗、人畜无害?懒得再理他,摩童却是一无所觉,不依不饶的嘟嚷个不停。
大家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一扫刚才的严肃氛围。
“鬼级这东西,先踏足先享受,玫瑰的团队将会在三天后返回极光城,如果是真想来参加鬼级班的,建议现在就可以回家收拾行李,然后直奔玫瑰了。”老王哈哈大笑着举起手中的酒杯:“该说的都说了,信我王峰的就来玫瑰,今天让我们一起狂欢,所有人不醉不归!”
“HOHO,玫瑰万岁!老王万岁!不醉不归!”
不得不说,要是没有昨天那场神奇的胜利,就算和老王再亲近,他说的这些话也没法让人信,但现在,王峰已经强大到让人窒息的程度,即便看起来还是那副不太正经的样子,但说话的力道对这般挚友而言也已经完全不同了。
当然,全场唯一毫不意外的就是肖邦了,别人在思考王峰这些事儿的合理性时,他却已经踏足更深层次的解读领域,他似乎有点明白师傅的真谛了。
入世,这就是真正的入世!以自身来带动年轻一代,保持着让所有人都刚好能看得见的距离,而不是居高临下的去教导,这是何等的伟大?这是何等的付出?
师父……这才是真正的圣堂精神和传承啊!
…………
在刀锋城又呆了三天,主要原因肯定是玫瑰众将需要调理和修养;另一方面,现在想要见王峰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老王对这其中大部分当然是敬谢不敏的,但有两个人却是非见不可。
第一个便是南兽部族的大长老乌尔萨。
整个兽人部族有十二长老,以古老兽神图腾中的十二个黄金血脉为限,乌尔萨是黄金比蒙一族,在十二黄金血脉中排名第二,在兽族中有着崇高的声望,也是如今南兽部族中怒风议会的第一领袖。
老王曾与乌达干聊起过这位大长老,在乌达干的描述中,此人睿智老练、心思缜密,虽已一百余岁高龄,但其思维之活跃并不在其壮年之下,并不拘泥死板,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很强,一生都为南兽部族的兴衰禅精竭虑,虽然与乌达干政见不合,但却是乌达干最敬佩的人之一,别的不说,单看乌达干的面子,于情于理都该见上一面。
按照乌尔萨的原意,这次会面本该是秘密进行的,可是以王峰现在在刀锋城的热度,走到哪里都有一大堆狗仔,旅店外面的窗户下都挤满了记者……想要和他见面而不被人发现,这可实在是个无法完成的任务,于是秘密会面变成了半公开,乌尔萨登门拜访霍克兰,以感谢玫瑰圣堂对两个兽族子弟的提携之恩。
这是相当充分的理由,也谈不上什么代表兽族的风向,这样的场合,坷拉和乌迪肯定是要在场的,王峰这个队长的礼节性作陪也就显得顺理成章了,据说一行人在圣光旅店的会客厅中相谈甚欢,至于到底谈了些什么,那大门一关,外人自然也就不得而知了。
第二个无法拒绝的,是九神的隆京皇子。
坦白说,隆京会选择与王峰见面,这在外界看来可就真算得上是一个重磅炸弹了。
王峰才刚向圣城发出挑衅,这边九神的重量级人物就来如此公开接触,这是要干嘛?策反王峰和玫瑰吗?而且这要是接触别的人也就罢了,毕竟九神玩儿这种离间计早就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事儿,可问题他见的偏偏是王峰!
前段时间盛传王峰是九神间谍的事儿,整个联盟都还历历在目、言犹在耳,虽然经过八番战后王峰算是彻底洗脱了这层嫌疑,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毕竟是有前科的……
这年头,捕风捉影都还唯恐不足,这要答应见面的话,那还不得被有心人抓住不放给陷害到死?可要是摆明车马说不见,他们也照样可以说你是欲盖弥彰、心里有鬼!
所以老王见了,不但见了,而且还邀请了无数人一起见,搞得跟个宴会似的,公开的场合、公开的见面,这自然就不用担心被有心人利用了,当然,还有另一个更重要的隐藏原因……老王可以借这机会,会会那个真正想见他的人:沧澜大公。
老王真正和沧家的人建立联系,那是在龙城出来之后,通过沧珏这位天师教圣女,她伪装在了魔轨列车上,跟着王峰等人一起到的极光城。
如果没有沧珏这个中间人,老王可没法利用起沧家的能量,更没法组起在极光城金融诈骗、坑掉那倒霉城主的局,可以说这一切都是始于沧家,而且经过了这一局,老王对沧家多少还是建立起一定的信任了。
当然,也只是‘一定程度’的信任,彼此的深入接触对双方而言都是十分冒险的,不能操之过急,事实上不管是沧家对王峰的圣主身份,还是王峰对沧家天师教背景的信任,双方都还只是处于一个‘可以进一步了解’的阶段,包括极光城的那个局,其实也只是一种对双方都互赢的合作而已,要通过合作和观察来建立进一步的信任。
因此宴会上的会面,两人并没有说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儿,不外乎是几句客套家常,一些心照不宣的眼神,以及几句简单的暗示交流而已。
这可是真正的两大‘影帝’,老王的演技自是不用多说,整个刀锋联盟都被他骗的团团转,而沧家在九神那边更是已经演了足足两百年了,绝对的戏精王中王。
两人只是略一照面,几句客套下来,彼此都是看出了对方那精湛的演技……果然是同道中人!心照不宣的相互一笑,显然对彼此的精明都留下了相当不错的印象。
不管对方是不是自己正在找的那个人,可至少……彼此有这样一个双面的搭档,那对大家来说应该都是会件很舒心的事儿吧。
鲲天之海
上三海中,最为波澜壮阔,又被称为巨神海,相传有巨神“鲲”在此繁衍,是以,鲲天之海有无数的巨型海族,而传承着鲲之血的巨鲸王族,是这些巨型海族的统治者。
“鲲鳞!!!”
伴随着一声怒吼,整座巨鲸王宫都在颤抖,这是首席长老鲸牙的吼声,正在工作的王宫仆役们彼此相视,都无奈的叹了口气,毫无疑问,他们的王,年轻的鲲鳞陛下,又跑了……
片刻,一名丰姿色艳的女鲸人瑟瑟发抖跪在长老鲸牙的跟前。
“鲸鳐,我是怎么交待你的!陛下尚幼!千万一定要看住他了!人呢!陛下人呢!”
“长老,我……”鲸鳐满腹的委屈,她一直都将陛下看护得好好的,可谁能想到,陛下竟然会用……美男计……说什么喜欢她,要纳她做王妃,和她生孩子,她一时欢喜,就失去了防备,举族上下都盼着陛下能尽快的为王族血脉繁衍后人,她也是着了急,甭管喜欢不喜欢,能为巨鲸正统王族生育后代,对所有海族女性都是至高无上的一种荣耀。
“我不是来听你说借口的!说,把这几天陛下的事,见过什么人,看过什么东西,全部,一切,巨细无遗的和我说一遍!”
“是,长老……”
鲸鳐仔细回想了片刻,才开始了她的叙述,缓缓说道:“陛下这几日用食规律,都是熬练筋骨真身的武食,每日也都是去演武场与侍卫长他们一起熬炼巨鲸真身,对了,有一个新进侍卫比陛下还年轻,很受陛下亲近,是乌族推荐进来的,是乌族族长的第七子。”
鲸鳐稍稍停顿,似乎在确认什么,鲸牙长老也并不催促。
好一会儿,鲸鳐才又缓声说道:“应该就是昨日,陛下单独和乌七子说了许多话。”
鲸牙一个眼色,立刻就有十余名侍卫奔了出去,又是片刻,这些侍卫一一回来。
乌七子也不见了!
轰!
鲸牙狠狠地一拳将一张玉石桌砸成了齑粉,“查,与乌七子相熟的侍卫都有谁!”
很快,两名乌族的侍卫都跪在了鲸牙的跟前。
“长老,此事,与乌族无关啊!”
“这乌七子,生性木讷,脑子是一条儿筋,绝不是会怂恿陛下的人。”
“恐怕是陛下转移视线的手段,陛下虽然年幼,但是智勇双全……”
“够了!”
鲸牙喝止了两名侍卫的辩解,“我无意迁怒乌族!只是陛下与乌七子不见,我们需要切实的信息,判断陛下去了何处,乌七子这几日,与陛下说了什么?有可能会和陛下说什么,把你们听到的说出来,就算没听到,把你们想到的说出来。”
两名侍卫松了口气,乌七子的死活自然是无所谓的,族长最不缺的就是后代,就这七子下面还有十几个弟弟,听名字就知道族长丝毫不在乎乌七子,排行老七就取名七子,两人仔细思考,忽然都变了脸色,“难道……是龙渊之海?”
“龙渊之海?”
“前几日,我们闲聊龙渊之海秘宝和九头龙出世时,乌七子就在一边。”
“但不能肯定……”
“再仔细想想,你们还有没有在乌七子面前说过别的事情?可能不是大事,一些有意思的小事有没有说过?”
“也有可能是八部众给吉祥天征婚的事……”
在鲸牙长老的引导下两名乌族侍卫很快竹筒倒豆子的把乌七子来到王宫后的所有事情都说了一个遍。
鲸牙长老沉吟许久,没有什么好疑问的了,陛下生性好奇,年纪轻轻就成了巨鲸一族的王,而且,巨鲸王族打熬真身时,正是信心上行高昂的时候,这时忽然听到龙渊之海秘宝出世的消息……
“来人,将所有侍卫带去我的牙宫,全面封锁王宫!”
陛下偷跑的消息肯定封锁不住了,但是去哪了的消息,绝对不能外传!
鲸牙长老握拳的手有些发颤,龙渊之海,现在就是一处绞肉场,陛下虽然是这世上最强大的鲲鲸血脉,但是,太年幼了啊!如果再过二十年,不,只要十年,陛下就能有独当一面的实力了!自然是哪都去得!可现在陛下还是太弱了啊!
该死的,陛下是最后的鲲鲸血脉!若是让其他两族在龙渊之海发现了陛下,后果不堪设想!轻则掠夺血脉,重则整个巨鲸族都有可能受到威胁!没有了鲲鲸血脉的巨鲸族,迟早会因为王族断绝而分崩离析,各大桀骜不驯的巨族,只有鲲之血脉才能凝聚,合为一族。
必须将陛下平平安安的带回鲲天之海!
只是……由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