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導演時代-第546章大教育家李謙閲讀

我的導演時代
小說推薦我的導演時代我的导演时代
现在这个网络时代,什么事情都藏不住,越来越多的大明星年轻时候的糗事和旧照传遍了互联网。
正面点的有前任军艺校草沈藤,现在的中年油腻大叔,当年也是风度翩翩的美男子。
负面点的,像邓朝学生时代演过的一个话剧《翠花上酸菜》,那一身开叉快到了大腿的长裙的女装扮相,还有那妖娆的舞姿,简直成了黑历史。
《翠花上酸菜》这部话剧,也是邓朝和余白眉认识的开端,开始了他们近二十年的友情。
关系好到了什么程度,一起开公司都不说了,两人在媒体前的各种“大尺度亲密照”和“接吻照”,也不胜枚举。
邓朝都快成了余白眉老婆严重的“第三者”了,余白眉家里还给邓朝留了房间。
孙丽要是找不着邓朝了,第一个打电话是给他助理,第二个就是余白眉了。
这些年邓朝和余白眉做了不少话剧,以及电影,《恶棍天使》、《分手大师》就是他们俩联合指导的。
这两部电影虽然赚到了不少钱,不过也被骂个狗血淋头了。
距离《恶棍天使》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这次余白眉痛定思痛,不再把目光局限在搞笑电影上,想要排出一部具备社会价值,有意义的电影。
《银河补习班》,就是他根据自己和邓朝的经历,编写出来的剧本。
可是,邓朝把这个剧本给李谦看过之后,回来告诉余白眉李谦的意见之后,心情一下子不好了。
余白眉和邓朝一起来了未来影业,想要和李谦好好地辨一下,这部以他自己和邓朝自身为灵感创作出来的剧本,哪里不行了。
“李导,《银河补习班》将亲子关系、教育问题、人生梦想等等集合在一起,铸造一段跨越三十年的少年心灵成长史,典型的中国式教育和父子关系,贴近每一个中国父亲和儿子……”
李谦耐着性子听了余白眉一番长篇大论,等他说完,才开口。
“所以你们觉得你们的成功,就是你们父母家庭教育的成果,想要把你们的成长经历给大众看,让大众为之感动?”
“我是想通过电影,表达出我们成长经历中真实的感受和真实的思考,就像剧本里马浩文告诉儿子,写作文一定要表达出自己的真实感受一样。”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我的導演時代 愛下-第546章大教育家李謙
余白眉道,“也是想要将“银河补习班”这种教育传达给更多人,给更多孩子的家长,“银河补习班”是一段成长经历、一套教育理念、一种思考方式……”
李谦摇摇头,“我还是那句话,过分放大应试教育的缺陷,渲染你这种“银河补习班”式教育的正面作用,不合适,当然你是导演和编剧,怎么拍我管不着,是你的自由。”
虽然没有说上映后不支持,不过李谦这一副你错了,爱改不改的样子,让余白眉有些不高兴。
他非要说服李谦了!
“应试教育的缺陷是客观存在的,“银河补习班”式的教育也确实教育出了很多成功人士,当初我自己决定扔掉铁饭碗来当编剧的时候,我爸对我说了一句:咱们家不会让你饿死。
邓朝初中面临被学校开除,被校长说是“社会上的人”时,他妈妈也冲进教室为邓朝辩解,说他是个好孩子,如果我爸爸和他妈妈都是那种刻板的家长,今天我们也不可能坐在这里了。”
人在什么阶段以及年龄容易被人说服?
无非是青春期以前的小孩子、戴上银手镯时、面临经济压力、经历过巨变、生离死别等等这些年轻段和情况。
其他的时候,一个成年人,没有经济压力的成年的,如果已经有了自己固有的意见,是很难被说服的。
所以李谦昨天把自己的意见给邓朝说了之后,余白眉他们上门来,是不打算再劝的,爱咋咋地,反正又不是自己的项目,也应该不会亏钱。
可是,余白眉偏偏不放过自己,硬是想把自己的一套理论灌输给李谦,想要让李谦认同。
既然要说,正好没什么事,李谦也就多说两句。
“客观存在的?”
他笑笑道,“应试教育确实有缺陷,剧本里一个天才被应试教育逼疯,我相信现实中也有这样的事,可是这所谓的“银河补习班”式教育就没有吗,单方面表达应试教育的缺陷,“银河补习班”式教育的成功,这也叫客观?
这和双标有什么区别,跟那些专门讨好欧洲观众的导演,专拍一些社会黑暗面、落后的导演有什么区别,他们拍的全都是这种片子,难道中国真就是这个样子?”
“李导,这不一样,应试教育很多年前就饱受诟病了,这些年不断有人提出教育改革,当初您的《完美的世界》,不也提到了吗。”
余白眉说起了多年前张翰宇和小武磊主演的经典电影《完美的世界》,同样是关于儿童成长、教育的片子,豆瓣评分至今稳定在9分。
“那是对生活的教育,和你这个教育不是一回事,而且电影里那个小孩子还没上学,整部电影压根就没提应试教育,都是后来有心人在强行凑在一起说的。”
李谦依然摇头,“既然你说到了教育改革,那就先说说这个,鼓吹教育改革的,不是蠢就是坏,在全世界所有的生活水平还不错的国家,包括发达国家,绝大部分成功者从小经历的都不是什么……”
话还没说完,余白眉就忍不住打岔了,“可是西方都是如此,他们学习的环境轻松多了,人性化多了,而且南棒和日笨都在学习西方的教育方式。”
“西方教育?”
李谦笑了,“就说米国吧,所谓的米国小学生轻松,大部分都是从移民出去的人口中听说的吧,他们的孩子大多在米国的“差学区”就读,那里教育资源匮乏,教师水平参差不齐,老师根本管不过来,所以才给人小孩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无拘无束的印象。
而真正一流的米国“好学区”,绝非如此,事实上,米国中小学生和国内的一样也要上课、课后也要做作业、有课外活动、有大考小考,虽然一般不必特别早出晚归,但是到了升学的时候,晚上还是要做作业到九、十点的。
如果想上好大学,周末也要参加各种活动,虽然不用和国内某些孩子一样做作业到深更半夜,但无论如何不能说非常轻松,更不是一个“玩”字这么轻松的。”
米国、西方小学生轻松,这是国内被很多人所熟知的论调了,余白眉和邓朝也是一样,听完李谦说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
不过,他们倒是没和某个傻逼主持人来一句“真的吗,我不信”。
“李导有亲戚在米国上学?”
“那倒没有。”李谦摇摇头道,“我从大学就研究好莱坞电影,而每一个国家的电影都有他们自己独特的文化,所以我也研究米国,而且前任米国大统领就多次在演讲中提及咱们国家的基础教育已经走在了米国前面,难道他还不了解米国吗?
还有南棒、日笨,他们也是所谓的快乐教育,小学一天上半天课,但是放学之后就是疯狂的补习,越有钱的小孩,补习的时间越多,甚至比国内小孩还累,累的多的多。”
对米国不太了解的两人有些迷糊了,尤其是想要说服李谦赞同自己想法的余白眉,对国外教育没有多深的见解,一时间也不知道李谦这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错的。
虽然本能上觉得肯定不会,不过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因为他不知道真像如何。
余白眉是没话说了,李谦倒是接着给他们科普了起来。
“你们知道为什么米国普通家庭学习那么轻松,有钱人家里反而要上各种补习班吗?”
“为什么?”余白眉问道。
李谦笑道,“这样才能拉开各个阶层后代之间的差距,平民的孩子下课后在快乐地玩耍,而有钱人家一年花几万甚至十几万美金去参加各种数学培训班、思维培训班、礼仪培训班、乐器培训班,家里请各种家教。
坦白讲,跟国内一样,也在填鸭,硬塞,尽可能让孩子多学东西,中产阶级想要让自己孩子有个高起点,实现阶级的跨越,同时不让后代变成平民甚至难民。
日笨、南棒也一样,有钱人家巴不得一天学12个小时,拼了命地学,就是为了和同龄人拉开差距,没钱的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没钱补课。”
“李导的意思是,富人想身后的人永远追不上来,自己的后代永远是富人,中产阶级想要变成富人,同时又要避免被普通人追上,而普通人的孩子就算想要成才,在快乐教育下,也竞争不过中产阶级和富人的孩子,而且没钱不能课后补习,想追也追不上,快乐教育只是为了阶级固化?”
余白眉和邓朝大概是明白李谦讲的意思了,可是感觉有些不对劲了,明明在聊电影,怎么就突然扯到了中西方教育制度上去了?
“也不全对,有这方面的影响。”
李谦说着拿起了平板电脑,把在某个视频网站搜集的一些视频放给他们看。
“这是去年高考,全国各地的现状。”
总算不是评价中西方教育了,刚才听的余白眉有些头大,连忙接过了平板,和邓朝一起看了起来。
点开第一条,某个中学考场,应该是开考之前考生进场,数十名安保人员在校门口维持秩序,无数家长殷勤送别自己的孩子。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導演時代 ptt-第546章大教育家李謙相伴
学校门口两边的道路,也有好几名交警和辅警在维持秩序。
突然校门口发生骚动,一名学生忘了带准考证被拦住了,现在距离开考只剩下一刻钟了。
门口无数家长堵着,两边的道路也被汽车给堵住了,走的非常慢,现在开车回去肯定是来不及了。
送考的父亲一边哀求保安放他儿子进去,一边自己扇自己耳光,甚至要下跪了,而旁边的学生此时已经吓傻了。
周围的家长也是一脸焦急,在那帮孩子求情。
这时交警上前问明情况之后,提出用摩托车载着家长回去取准考证。
警笛响起,路上拥堵的汽车纷纷让行,摩托车瞬间疾驰而去,看不见了影子。
视频倒这里结束,余白眉皱了皱眉,点开下一个。
也是学校,不过是学校旁边不远处的一个工地,数百名家长围在工地门口群情激奋,要求工地停止施工,和对方推搡了起来,有激动的家长都动手了。
警察赶来调解,勒令工地在考试期间停工。
下一个视频,某地暴雨,水涨的太深了,一群考生被困在路上,普通汽车和公交车无法通行。
就在万分焦急的时候,军区出动了装甲车,踏着浪花,雄赳赳气昂昂载着学生们去考场。
一连十多个视频,全是类似的视频。
往下平板,余白眉和邓朝好像还没从高考的氛围中脱身。
李谦说道,“每一年的高考,都是全社会,各个阶层最关心的大事,所有人都在为高考尽自己的一份力,为的就是这一批上千万考生,能够改变自己命运的时候,甚至整个家庭的命运。
应试教育孩子确实不快乐,不过相比素质教育、快乐教育,更加公平,每一个省份都是同一套教材,同一套试卷,试卷靠的也都是教材里面的东西。
而且学校大部分都是公办学校,读什么高中取决于初中的成绩,初中的成绩取决于读什么初中,这又取决于小学的成绩,虽然小学现在按学区分了,也有名校、普通学校之分,但是差距绝对没有那么高,也就是说,只要你的孩子足够努力、不笨,他未来也能读大学、重点大学,这个比例是绝对是施行素质教育的任何一个国家,平明家庭小孩上重点大学的比例高的!
应试教育,最起码给普通人提升了上升了渠道,虽然和有钱人的差距不可避免,可毕竟有了一条路,避免了阶级固化的加速,实际上现在鼓吹素质教育的,基本上要么是中产阶级以上,要么是被这群人给忽悠的。”
余白眉被李谦这一番长篇大论说的有点迷糊了,虽然没太听明白,不过紧接着豁然开朗,有些惭愧地道,“我明白了,是我之前太狭隘了,把自己的个例带入了社会大众中去,我这就回去改剧本。”
“其实也不用改太多,不要一味地抨击应试教育,同时马浩文带着马飞出去玩的那段戏里,再加入一些刻苦学习的镜头,补充一点细节,让观众看出来他成绩的提高不仅仅是快乐教育,也有自己的努力用工。”
李谦对自己的口水没有浪费,还是很满意的,虽然他自己说的也很片面,瞎吉尔扯淡。
不过能够说服余白眉,不按原版那样拍就行了。
《银河补习班》里那玩着玩着就从年纪倒数变成了年纪第一,这不扯淡嘛,到时候那些带着孩子想要看一场讲父子感人亲情电影的观众,不得骂死他们。
看完电影回家,孩子跟爸爸说,别人不用学习旅游就考年纪第一,我也学习去旅游,怎么办?
抽皮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