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黑科技制霸手冊 貧道想吃雞-第六百四十五章 證明?閲讀

黑科技制霸手冊
小說推薦黑科技制霸手冊黑科技制霸手册
“天体而伊始,
故,
浩然正气长存。
天地不容,则万物俱休。
今,
吾等顺应天道,诛邪妄,清毒瘤,尔等之命乃天地注定,何故要拼死反抗,引咎受死才是尔等最好的选择!”
斜月三星洞之外,威严且高昂的声音传遍这片大地
斜月三星洞还是那个斜月三星洞,不过此时此刻在斜月三星洞的护山大阵边缘,数之不尽的修士笼罩在外,将整个斜月三星洞层层包围,更是有辉煌宏达的声音不停在宣读着某种讨伐祷文。
如此辉煌大气的声音不仅传遍了斜月三星洞,更是让这里的世间凡人所知晓,他们心中的那个修士圣地,此刻竟然落到了被讨伐的程度。
所以很多正在耕耘,劳作,甚至是嬉闹的凡人都纷纷放下了活计,开始眺望斜月三星洞的方向。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黑科技制霸手冊-第六百四十五章 證明?推薦
“这是要作甚?”
“斜月三星洞又是怎么了?”
“听意思是有修士要讨伐斜月三星洞?这怎么可以!”
凡人,
愚民,
之所以会有此等称谓并非是未经礼教,而是知之甚少的他们仅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
对于斜月三星洞,对于三山,这些凡人们知之是他们的骄傲,却并不知道对于整个修行界来讲,张浩然做了多么大的恶事。
而今天的这个场面其实还要源于曾经的三山弟子,今日的斜月三星洞洞主——张浩然。
自拜入三山之后,张浩然便以远超旁人的修行速度一路飙升,原本对于其他修士而言慎之又慎的破关流程,在张浩然的面前仿佛是不存在一般。
当然了,
这其中多半都被归于张浩然的超凡根骨之上,几乎所有听过他名头的修士都认为他未来必将晋升红尘仙。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的话,张浩然了不起也就是元央界修士之中拔尖的一小撮,而且还不是最顶尖的那个。
张浩然想要的并不是这个结果。
修真无岁月,
张浩然以千年修为悍然晋升红尘仙的那一刻简直是震惊了整个元央界的所有修士。
要知道,
就算其他的红尘仙同样是根骨极佳,但他们其中最快晋升红尘仙的人也是用了整整五千七百六十七年。
所以自张浩然晋升红尘仙的那天,几乎整个元央界的修士都前去观礼,且在观礼的过程中爆出了张浩然身俱云纹重大事件。
最后更是让斜月三星洞一跃成为了整个修行界的第二大圣地。
要知道,
在斜月三星洞之前,被修行界默认为圣地,也只有唯一的仙山。
斜月三星洞,张浩然的崛起却是将早已平静多年的修行界再起波澜,仿若在原本平静的水中注入了活力一般。
特别是处于修行界头部的那一小撮红尘仙,几乎就是轮岗一般纷纷去往斜月三星洞研究云纹,且往往一去便最少是三五十年。
整个修行界的红尘仙不足千人,这无论是对于整个修行界还是已经成为顶级山门的斜月三星洞而言都不算是什么负担。
不过这些红尘仙的数量虽少,但他们却是代表着整个元央界天花板,如此多的红尘仙聚集在斜月三星洞,有意无意之间自然会拉高斜月三星洞的地位还有其所属地域的整体水准。
按照地球的术语来讲,这就是拉高了区域GDP,导致斜月三星洞所属范围的人均收入水准增高,随之而来的自然就是整体的居民幸福度提高。
也因此对于斜月三星洞所属地区的凡人而言,他们不关心斜月三星洞做了什么,只知道正是斜月三星洞的存在,他们才会过得比曾经要好,且这种思维在几千年的延续下已经成为了本能。
诚然,
凡人的想法以及他们的力量相对于修士而言就显得微不足道,不过这代表了一种意志,一种天地为公,民心即天心的意志。
民心所向,
于凡间帝王而言是求之不得的好事,于修士而言只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东西罢了。
但这等BUFF落在张浩然的身上却是会完全不同,毕竟浅蓝辅助系统的主旨虽然是被用来快速提升张浩然的修为且没有关隘的问题,但它归根结底还是属于后门系统,一个在元央界中枢留下了后门的小淘气。
“洞主!”
山外风云荡漾,山内也是人心惶惶。
自从那一日张浩然设计将整个修行界大部分的红尘仙当做养料来冲关之后,就已经注定了张浩然还有与他连坐的斜月三星洞将站在修行界的对立面。
虽大部分斜月三星洞的修士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种地步,但归于张浩然一直以来所创立的英雄模板,还是让一多半的斜月三星洞修士坚定不移的站在他这边。
而此刻慌慌张张前来对张浩然禀报的人正是白慈悲,就见他一脸担忧加惶恐的对着张浩然道:“洞主,此刻修士大军已经到了护山大阵外围,若是不快快做决断的话,恐怕我们斜月三星洞就要毁于一旦了!”
作为曾经的三山山主之一,今日的斜月三星洞星主,白慈悲在层面上不能说是很低,但也终归高不了。
哪怕白慈悲知道张浩然已经是红尘仙的境界,又设计灭杀了整个修行界七成以上的红尘仙,可剩下的那些此刻却是都在斜月三星洞的护山大阵外虎视眈眈。
双拳尚难敌四手,更何况修士之间的争斗生死往往在一瞬之间,这让白慈悲下意识的认为,斜月三星洞已经没有了希望。
但无论是作为山主还是星主,白慈悲都只愿与山门共存亡,万万没有退缩的想法。
“来的还挺快?”
坐在上首的张浩然微微抖身,随即衣物瞬间瓦解崩溃,露出下面那越发诡异的身躯。
曾被称为云纹的裂痕不仅没有随着修为的增高消失,反而是越发清晰且诡异起来,红色的纹路不停闪烁就仿佛是噬人的怪异一般。
“洞主……”
修为不足的白慈悲在将目光挪开的同时也是苦苦哀求道:“正所谓山穷而水不尽,您才是整个山门的中流砥柱,今日局势于山门不利,还请洞主避其锋芒,待来日再卷土重来。”
这是一个重臣,愚忠的重臣。
曾经的白慈悲心中就只有三山,弟子,而今时今日的他心中也就只有洞主,山门,弟子。
所以在意识到斜月三星洞很可能要崩于今朝,白慈悲第一个想法就是他断后,让张浩然带着山门弟子隐匿起来。
不过或许白慈悲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张浩然自打呱呱落地的那一天起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况且这次以一己之力造成了斜月三星洞敌对整个修行界的局面也完全是张浩然一手促成,无论是当初的徐文三还是斜月三星洞内部的叛徒,这些都是在张浩然的纵容之下的行径。
所以当面对着白慈悲说出的这种以退为进,先怂后苟的战略方针的时候,张浩然直接便笑了。
“为什么要卷土重来呢?”
不明就里的一番话让白慈悲心生疑虑,且还不等他细细品味,张浩然便直接飞洞主大殿,看那速度竟是直奔护山大阵而去。
这一刻白慈悲立即意识到自家洞主这是要鱼死网破啊!
“洞主!往往不可能冲动啊!”
呼喊着,白慈悲也连忙跟了上去,奈何两人境界相差太远,导致白慈悲只能在后面吃灰。
且不说后方紧追不舍的白慈悲,单论张浩然这边,直径来到护山大阵的边缘,凝视着外面那一望无尽的修士大军,张浩然蓦然笑了。
“哈哈哈哈……”
笑声之张狂,无力,蛮横。
总之给外面众多修士的感觉就是嚣张跋扈到不可一世。
“这就是凶魔张浩然?”
“一点都不知廉耻,竟然如此坦胸露背的样子!”
“站直就是我们修士的耻辱!”
“不!他是败类!”
虽然自张浩然吞噬众多红尘仙尚未过去很久,但这些修士对于张浩然的印象已经根深蒂固。
毕竟那众多被张浩然所吞噬的红尘仙中,说不定就是那那个修士的老祖,道侣,君父,亦或者是子嗣。
也因此对于整个修行界而言,张浩然已经是举世皆敌。
“张浩然,你的所作所为已为我修行界所不容,若是你还有半点良知,吾奉劝你速速自裁于此,免得受那罡风雷击之刑!”
修士折磨人的手段可是要比凡人多太多了,完全不存在什么不解恨的情况,特别是今天的这种场面,真的是只有想不到,没有什么做不到的刑罚,而是罡风雷击之刑也算是比较平常罕见的哪一种。
且在这个大言不惭的修士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又立马有人叫嚣道:“万万不可!”
随着话音落下,就见一白发老妪越众而出,手握蛇杖站在修士大军与张浩然之间,这老妪神色悲然指着张浩然道:“此子罪大恶极,又岂能让他自裁谢罪,唯有施以神魂酷刑,才能够慰藉逝者的在天之灵。
大家放心,老身早就活的够本了,所以等下老身必将冲在最前方,待生擒此子后,诸位只要还记挂着老身的一丝功绩,就不要让这个畜生死的太早。”
老妪这话说的真是凄凄凉凉,听起来就仿佛是与张浩然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一般,瞬间便引起了情绪上的共鸣。
“我记得你!”
张浩然的声音很轻,话语很淡,可在场的所有修士却是未有一人忽略张浩然的话音。
一时间,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了老妪还有张浩然的身上。
无视了老妪与其他修士的目光,张浩然侃侃而谈道:“鬼谷对吧,你的道侣应该是鬼谷,你也是交流平台的众多红尘仙之一,应该是叫做望月老人?对吧?”
“是又如何!”
望月老人没有否认,更是咬牙切齿的对着张浩然道:“可恨老身当初并不在,不然就是拼了这一身修为不要,也要与你这个狼子野心的家伙同归于尽!”
好嘛,
这话真当是说的咬牙切齿,望月老人的样子真当是恨不得生吞活剥了张浩然,奈何自己没文化,只能是说的这般壮烈悲然。
对此张浩然却只是淡淡的摇了摇头:“可惜了呢!”
“可惜?”
听到张浩然的这话,所有修士皆不明所以,就连望月老人也都是一副疑惑的表情。
“可惜?没什么好可惜的!今天的下场皆是你这恶徒咎由自取,老身等人的血海深仇,自然由我们亲自讨要,今日就是你这恶徒便是在劫难逃。”
望月老人这一字一句皆为怀恨在心,且在众多修士为后盾的情况下,她自当有恃无恐。
微微摇了摇头,张浩然耐心的解释道:“不!我可惜只是当日少了你,还有其他红尘仙。要不然,我恐怕会在真仙的路上走得再远一些。”
真……真仙!!!
张浩然这平平淡淡的一句话,简直就如同惊雷一般炸响在所有修士大军的耳中。
此刻斜月三星洞之外,少说也有数万修士,其中光是山门的数目恐怕就有成百上千。
这其中有的山门,修士或许是交流平台那些红尘仙的子嗣,门人,好友,但更多的还是身怀正义,抱着为修行界除害的目地到此,虽然免不了有一些想要浑水摸鱼的家伙,不过总体而言,这个修士大军的质量还是很高的,起码要占据整个修行界三成以上的中坚力量。
之所以会说这些则是为了表示这修士大军中几乎人人都知晓‘真仙’这两个字的分量,所以在张浩然之前的那番话语落下之后,这数万修士也是有些动摇。
虽说卜抱子这唯一真仙的存在已经镇压了修行界无数岁月,可谁也不能确定张浩然所说是否为真。
这万一是真的,那乐子可就…….
“哈哈哈哈……”
肆无忌惮的笑声打断了数万修士的叵测猜想,就见望月老人笑的眼泪都快溜出来了,好半响之后她才稍稍平复,对着张浩然发出了鄙夷的声音:“就你?还真仙?真是险些笑死老身才对!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有真仙这份命吗?
且不说卜抱子大人才是这世上唯一真仙,就算是真有人能够继承卜抱子大人的地位,也绝对不会是你这个丧心病狂,胆敢谋害诸多同道的恶徒。”
不得不说望月老人这番话真的很有水准,硬生生愣是将那些怀疑,猜测的修士给骂醒。
是啊,
真仙永存!
可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当真仙的。
再看张浩然,脸色依然是平静,完全没有那种被揭穿的恼怒表现。
“哦?你们都不信吗?那我就证明给你们看!”
嘭!
张浩然的话音刚刚落下,炸裂声便蓦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