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起點-998.羅恩的最優解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小說推薦小精靈之第五天王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人看待事物的态度也是会随着时间推移逐渐改变的。
罗恩记得自己小时候买到自己心仪的新玩具,宝贝地大喊这玩具我可以玩一辈子。
根本没有一辈子,一个月都不到,他就腻味了。
这还只是单纯得只考量时间这个因素,就已经把人是多变这句话体现得淋漓尽致。
路德的事情掺杂的因素太多。
联盟内部各方面利益的均衡,路德个人地位的上升,栖岛影响力扩散,栖岛发展的速度。
这还只是最表层的,需要去考量的东西。
再深入一些,就会涉及到栖岛之于神奥到底算是什么这个问题。
一块私人领域?
路德买下了栖岛未来一百年的使用权,后代拥有优先续约权。
即便用联盟内某些人开玩笑的话说,路德和麻衣没有后代,但是根据法律,他依旧可以抱养一个孩子成为自己的继承人。
也就是说,只要栖岛不出现任何意外,栖岛的使用权会一直留存在路德一家手里。
罗恩和几个部门的同事根据神奥的人口流动,神奥经济增速,精灵活动领地观测等诸多数据制作出了一份近百页的报告。
这份报告详实地描述了目前神奥地区的发展状况,筹划了未来神奥的发展目标。
其中有一项根据现有数据得出的推测结论。
“依照现有人口增速,未来三十年,神奥地区大片土地依旧保持一定的空置率。”
土地开拓出来,愿意迁移的人口太少,迁移人口过于分散,一直都是各大联盟最头疼的事。
大多数和野生精灵的领地边界发生摩擦的其实是人类现代工业的杰作,和普通人的移动关系不大。
工厂,化工,高尖端科技的制作的污染令精灵们尝到苦头之后,恐惧就会蔓延,认为人类在利用恶毒的方式掠夺自己的生存空间。
这也是精灵世界每每在高新科技产生突破之后就会出现大量野生精灵袭击事件,摩擦事件上升的原因之一。
深奥联盟经济部门的一位前辈用满是皱纹,布满老人斑的手抚摸着厚厚一沓报告,像是抚摸着自己的孩子。
他说了一些让罗恩印象尤为深刻的话。
“三十年啊…一个人一生能有几个三十年,我连下一个三十年都看不到了。”
“说起来数据这种东西在漫长的时间里真的还能按照原有的预测轨迹移动吗?”
“我以为,以后这样的报告,还是以五年,十年来做为好,毕竟我们不是神。”
这位前辈的“短见”是为了让数据更加精准,得到最好的结果,是追求严谨的学术态度!
然而联盟里有不少人的“短见”就真的只是短见。
你谋求栖岛又如何?
栖岛这块土地之前为什么始终无人愿意开发,不就是因为投入太大,人口迁移的意向很低,没什么东西能吸引大量的人口聚集,害怕白费钱?
连希罗娜都起过买岛的兴趣,但是最终不也是因为“麻烦”两字劝退?
栖岛从始至终最宝贵的东西根本不是地,是人。
再精确一些,就是路德。
以路德为圆心延伸出去的人际关系如同蛛网一般遍布各个地区的顶尖训练师圈子。
一开始或许只有希罗娜和菊野。
希罗娜和菊野又喊来了自己的朋友,然后是朋友的朋友…
在这个过程中,路德都牢牢地占据着这个关系网源头的位置,他成功都和每一个上岛的人都打好了关系。
栖岛根本不止嘉德丽雅这个前合众天王,诸多细节表明,栖岛上至少还存在着别的地区前冠军,或者冠军。
就拿西区风景最好的几处地点都有奢华的建筑矗立这一点来说,你要罗恩说服家具齐全的建筑根本没人入住…呵呵。
最为诡异的要属栖岛北部一块悬崖边上的豪宅,远离整个栖岛,起风时耳边仿佛有无数咕妞妞在大声咆哮。
这种地方竟然有人甘之如饴地居住?
然而罗恩四处溜达,根本没有看到这些建筑对应的住客,问及蜜拉,蜜拉则是笑着表示,他们喜欢住不同风格的房子。
连笑容都是非常标准的营业式微笑,十分敷衍。
不过也是因为这样,罗恩也能理解反对栖岛长期归属路德的人义正言辞说出的话。
伽勒尔演示了一个非常坏的例子,利用一个新型赛制,加上强大的影响力和舆论支持,一下子抢走了不少地区训练师的支持。
这还是远在伽勒尔地区,如果神奥自己的家门口出现一个影响力更大的,隐隐有盖过铃兰大会风头的比赛,那该怎么处理?
现在不少训练师把栖岛的雾墙当做试炼的一环,还笑着表示想得到栖岛的认可。
这种情况也为他们的论调增添了一丝可信度。
但是罗恩很想告诉他们,如果现在反对路德的那一小群人能放下对栖岛未来发展的忧心,对路德本人的顾虑,以及内心的小算盘,那么栖岛完全是可以拉拢的。
栖岛和神奥本土距离如此近,栖岛提供的那些试炼内容完全可以用媒体包装一下,当做景点和名场景,吸引其他地区的训练师前来挑战。
顺便再强化和栖岛的联系与合作,利用各种媒介,把栖岛与神奥的关系绑死。
媒体喉舌都是神奥联盟自己的,要说什么不都是看自己脸色?
到这一步再宣传一下神奥联盟的大度,再以栖岛为蓝本吸引其他地区的商人对开发困难的边远空置土地…
这样做怎么看都是一举多得啊。
而大竞技场按照路德所说,只是建造起来,以供栖岛上的人玩闹。
好,那就用媒体直接定性,大竞技场是私人游乐场所,但是神奥联盟视其对战水准颇高,特地去洽谈转播权。
谈成与否,态度和立场都摆出来了。
这种最优解显然没有被他们所青睐。
让他们放下对栖岛未来发展的忧心,对路德本人的顾虑,以及内心的小算盘是不太可能的。
罗恩很想替所有的高层做决定,但是他不能。
他只能期待,为路德站台的人能坚持自己的想法。
之前帮助路德是因为救命之恩,以及路德的潜在价值。
现在就该相信路德这个人的人品,以及栖岛未来的巨大潜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