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acj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我讓世界變異了 txt-第八百四十八章 一筆勾生死看書-lv73i

我讓世界變異了
小說推薦我讓世界變異了
新的认知让肖沐感到兴奋,如此一来,他的道路就清晰多了。
只要想办法获得威权修炼法,再弄到相应神宝,将天帝印的威力提升上去,他就可以开始考虑进阶正神的问题了。
至于自己一直追寻的异象修炼法,肖沐突然觉得很有可能是道路错了,异象乃是实力的表现,实力强了,自然会产生异象,因此关键在于实力的提升而不是异象的修炼。
接下来一边修炼一边等待周玄门的回应。
周玄门的回应并没有第一时间到达,而是在三天之后才和肖沐联系。
手机信息提示响起,肖沐拿出手机,结果就看到周玄门。
“小肖,你找我?”隔着一层手机,周玄门的状态看起来和普通人也差不了多少,毕竟摄像头并不能展示出强者的实力,这也是很多时候肖沐不愿意使用手机和他人联系的最主要原因。
“周前辈,我想问一问,总部有没有城隍的威权修炼法?”肖沐特意对准了手机摄像头说话。
“不用靠的那么近,我能看到你的。”
突然放大的手机影像让周玄门感到了不自在,连忙提醒了肖沐一句。
“抱歉,习惯问题,前辈勿怪。”
肖沐尴尬一笑,向后撤了撤,端正身体。
周玄门道:“威权修炼法,总部倒是有,不过不多,大部分都是上古大战之前搜集保存下来的,一小部分是从天外异变者手中夺取。”
总部真有威权修炼法?
肖沐一喜,连忙道:“前辈,我想用资源从总部手中换取城隍的威权修炼法,请前辈帮我问问,看是否可行。”
“你想换取威权修炼法?”
错嫁之邪妃惊华 惜梧
周玄门对肖沐的说法并没有感到多少意外,沉吟片刻,“城隍的威权修炼法,据我所知,总部有《一笔勾生死》,按理,这些修炼法,都是留给有功之士,你对联盟,也是有功的人,既然开口,联盟也应该分你一部,不过……”
说到一半时,周玄门突然顿住,一时没有办法继续往下说。
我明白,还不就是资源紧张的问题吗?周前辈这种正神层次的存在,说到资源的时候,没想到也会吞吞吐吐的。
肖沐内心突然对联盟的窘迫感到一丝鄙夷,嘴里道:“周前辈,联盟很穷,我懂的,我不是要,而是换,用自己手里的资源换,请周前辈帮我周转一下,只要能够换到,神宝神兵神灵位业什么的,对我不算什么的。”
“换?”周玄门稍微一愣,至此,他才算真正了解肖沐的意图。
趁此机会,肖沐将冥君令,阴魂书招魂旗以及黑风督灵冠一一在自己面前摆开,并让手机摄像头照到。
“冥君令,黑风督灵冠,招魂旗,阴魂书……”
腹黑老公,好悶騷!
夏念悠泽
周玄门看着肖沐手边的宝物,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小子手中的宝物太多了,居然随随便便就拿出了一个神灵位业和三件神灵之宝。
好几分钟之后,周玄门才道:“事后我会让人通过你的神相和你联系,你把冥君令交给总部,总部给你一本《一笔勾生死》威权秘籍。”
“有劳前辈了!”
肖沐欣喜冲周玄门致谢。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他本以为周玄门会让他将宝物全部拿出来换取威权秘籍,实际上,就算将宝物全部拿出来换取威权秘籍,肖沐也不觉得自己吃亏。
他本来就准备将这些宝物送出去,更不用说,顺手支援一下总部,肖沐也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
周玄门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直接断开了视频连接。
走的好快,算了,再和徐前辈联系一下,争取尽早将宝物送出去,提升《王者封权术》。
天帝印所展现出来的情状让肖沐迫不及待的想要尽快提升王者封权术的威能,而提升王者封权术最快的方法莫过于将手中宝物送出。
直接拿出手机,联系徐千武,为免自己联系的不是时候,影响了徐千武的事情,肖沐先给徐千武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所谓的信息其实就是一张照片,肖沐用手机拍下的阴魂书招魂旗和黑风督灵冠的照片。
照片发过去之后,肖沐又一次利用修炼等待起来。
※※※
“天外异变者真是猖獗,居然又想混进暮林村,希望这一次能够全部拦住他们,嗯,老徐……”
暮林村边缘的驻守之地,赵耀古突然回头发现不见了徐千武,顿时愣住。
“这个小肖,简直开挂了……”
徐千武右手握着手机,激动无比的正在往神庙区飞遁。
此时他已经是冥君位业,遁行速度要比一般的阴神快得多,全速遁行之下,没多久就到了神庙区。
直奔肖沐的神庙,徐千武干咳一声,伸手打出一阵风扇了扇神相前面的香火。
肖沐产生感应的同时睁开双眼,于是就看到站在自己神相前面的徐千武。
“徐前辈,好久不见。”肖沐脸露笑容的和徐千武打了个招呼。
“少废话,小肖,宝物呢,快拿出来!”徐千武很干脆的冲着肖沐的神相伸出了右手。
“哈哈,前辈还是这么急性子。”
肖沐笑了笑,一副早就知道你会这样的态度,紧跟着又补充道:“还是和上次一样,神宝的威力虽然强,但是和一般的神宝是有区别的,至于具体区别在什么地方,我一时和前辈说不清楚,前辈确定要这几件神宝?”
“废话,威力就是我老徐追求的目标,你以为我要这些宝物是为了干什么,还不是为了多杀几个天外的兔崽子,快拿来!”
徐千武嗓音如雷,一声大喝的同时,迫不及待的伸着右手向前。
“既然前辈不担心有后果,拿我就更加不必空担忧了。”肖沐朗笑的同时,右手挥动之间,三件神宝就从手中飞了出来,出现在供桌上。
这才是吸血鬼 逃避的人生
徐千武身形如电,突然化作金光冲向供桌,利用土遁术几乎就是夺一样的将三件神宝拿了过去。
一拿到手中,他便立刻释放出自身冥君位业,为冥君相使用上了。
“哈哈,有了这三件宝物,我老徐的实力至少提升了一大截,再次遇到天外的小崽子们,看我一巴掌一个。”
神宝显化在自己身上,徐千武一脸得意的哈哈大笑。
肖沐看的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盯着徐千武,心里暗暗腹诽:徐前辈太自大了,没有威权修炼法,空有宝物,其实并不能发挥出多大威力的。即使能发挥出威力,也只是宝物本身的威力而已。徐前辈太自大了,必然要受挫折。
“小肖,老徐,你们居然单独在这里分宝物,也不叫我一声。”
紈絝拽媳 渝人
庙门口处,金光一闪,方莹便遁了进来,看到徐千武身上和手中宝物,眼睛都红了。
“方元老,宝物都已经给了徐元老了,你有需要,可以找徐元老商量。”
肖沐一看不太对头,立刻从神相上退出神念。
“老徐,你居然又拿到三件神宝。”神庙中,方莹眼睛红红的看着徐千武。
昨夜西池伴君行
她本没有这么沉不住气,然而神灵层次的宝物对人的吸引力实在太大了,她的境界和徐千武一样,至今为止,却还只是判官位业。
若非肖沐的两件残缺的城隍之宝没有向她要回的话,凭她的实力,在暮林村周围执行任务早就罩不住了。
“都只是冥君的宝物而已,如果不是这三件宝物只适合我使用,我现在就把宝物转让给你。”
時間把我們丟哪兒了
徐千武呵呵笑着,明知道方莹不可能将自己的宝物拿走,乐得大方。
“明知道我用不了故意气我不是?记住你说的话,等哪天我也有了冥君位业就向你索取。”方莹气的瞪了徐千武一眼。
徐千武冷汗顿时从后背流出,自己只是客气而已,方莹居然还当真了,看样子客气话也不能乱说啊,慎言,慎言!
“啊,不好,咱们离开这么久,守卫那边恐怕已经有天外异变者闯进来了。”
徐千武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大叫着向庙门外面冲去。
这个老徐,故意避开话题?
方莹立刻就意识到徐千武的意图,大步追出庙门。
轰隆!砰!
结果刚一追出去,她就愣住了,西方,守卫之地,突然传来凶猛的能量撞击之声,居然真的展开了大战。
天外异变者?还是生死宗的人?
方莹不假思索,立刻展开遁术赶往战斗所在支援。
※※※
肖沐神念从神相上退出之后,立刻开始检查天帝印的变化。
三件冥君之宝送给徐千武之后,王者封权术的层次果然再次提升。天帝印中,白点的数量再一次的变多了。
从原先的十六个白点变成了二十八个白点之多。
此时,躯干的八个白点已经全部清晰的显现出来,在空间立体上勾勒出了人像虚影躯干的位置。
倒是头部所需的白点数量超出了肖沐的预料,居然比躯干所需的白点还要更多。
八个白点,居然没有完全将头部的虚像勾画出来,而是只勾画出来一部分,大概三分之二左右的样子。
“头部看来需要十六个白点,而不是十二个白点。”
“没想到位业所能提供的威权居然比神宝多了那么多,一个冥君位业,为我提供了十五个白点,而三件冥君之宝,加起来也才不过提供了十二个白点而已。”
肖沐眼望天帝印中的白点陷入思索。
位业所能提供的白点数量竟然远超宝物,不过,仔细想了想,肖沐又在情理之中。
重生仙女派NPC
毕竟,拿冥君来说,冥君位业显然才是基础,没有位业的话,就算手里有招魂旗阴魂书也无法使用,就更不用说冥君的官服了。
“还好。”
肖沐又看了看人像虚影头部的位置,那缺少白点的四个地方此时他本人已经可以大致的根据其它白点的位置大致描绘出来了。
只要天帝印中再得到四个白点,他就有能力剥夺所有阴神的位业以及宝物。
届时,甚至还获得了进一步提升的机会,去剥夺神灵的位业和宝物。
“还好我的手里还有冥君令,只要周前辈那边用《一笔勾生死》威权修炼法交给我,拿走冥君令交给联盟的异变者使用,我的天帝印的威权就可以获得提升了。”
肖沐并不担心天帝印的提升问题,有了和周玄门的交易,提升只是早晚而已。
此时,他唯一期待的就是周玄门能够尽早派人和自己联系。
然而总部的人和他的联系却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快,肖沐一边修炼,一边等了再次等了两天多的时间,都没有等到总部的人和他联系。
第三天时,肖沐决定先不等了,先出去调查一下暮林村的情况再说。
肖沐最关注的则是自己的道符店,以及李静的情况。
幽冥河主的突然出现,不仅将他从道符店中赶了出去,还抓走了李静。
肖沐忍不住担忧李静现在的情况。
想到李静,紧跟着想到对方身体内部的那团模糊不清的阴影,肖沐内心突然涌起毛骨悚然的感觉。
“怎么回事?李静体内那团阴影有问题?”
“我要调查一下,看看究竟是什么原因?那团阴影究竟是什么。”
肖沐展开遁术,丝毫也不张扬的遁往道符店。
临近道符店时,肖沐的影子突然停了下来,眨眼间化作一根种在路边的野草,而随着阳光晃动,他的脚下则又出现了一个新的影子。
肖沐带着影子遁往道符店。
道符店的大门关的很好,看起来也是很正常的样子。
“言道长,您终于回来了,我前几天到这边来看,发现你的道符店没有关门,您也没有在家。道长去了哪儿,居然连门都忘了关就走了?”
陶芹笑着在肖沐身边停下电动车,双手握住电动车把手,很关心的和肖沐说话。
“陶居士,你好,我前几天的确有事外出了一趟忘了关门了,多谢你帮我关门。”肖沐收敛起思绪,冲陶芹颔首致谢。
“没什么的,道长不爱钱财,一心帮助我们这种普通凡人,对我来说,为道长做点什么又算什么呢。”
陶芹笑了笑,将车子放下,又道:“道长,之前我带来看您的李琪,听说她把侄女也带过来请您帮忙诊治了?她那侄女有什么问题,道长看出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