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當芒果愛上稻穀-第75章 炸開了讀書

當芒果愛上稻穀
小說推薦當芒果愛上稻穀当芒果爱上稻谷
比赛结束,谷雨松了口气。
接下来的时间,她打算继续增进文学知识,充实大脑。
她买了许多偏门的古诗词鉴赏,搬到清水湾。
她特意计算了快递的时间,掐着点抓住夏舒芒,让他搬快递。
男朋友的作用之一——get!
夏舒芒刚从机场赶过来,他只有一天的假期,明天又排了一班飞机。
最后一箱书搬上来,夏舒芒往沙发上一摊,一副大爷的样子。
谷雨这边的装修正常许多,该有的沙发茶几都有,满满当当,更像一个家。
“谷雨,过来给我捏捏腿。”他老大爷似的叫了谁。
谷雨迈着小碎步,到他面前的沙发,拍拍他的腿示意他往里给自己腾个地。
接着,有一下没一下的捏着他的小腿。
夏舒芒整个人放松下来,摊在沙发上像一滩水。
他感叹,“有媳妇真好!别人羡慕不来。”
谷雨用力掐了他一下,“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夏舒芒笑着,幸福溢出了天际。
捏完腿,夏舒芒用力拉过她,谷雨趴在他身上。
他玩弄她的秀发,“你和李香真是两个败家子,看看这满屋的纸箱子,少说也得二十几个了吧!”
谷雨这次买书的钱是夏舒芒的——花呗。
她随口提了一句,夏舒芒拿过她的手机,一起购买付了款。
“谁叫你抢着付。”
夏舒芒不满,捏着她的脸道,“给你花钱还落不着好?嗯?”
他翻了个身,把谷雨压在下面,“钱是我花的,书也是我搬的,现在,该收收好处了!”
“夏舒……唔!”
又是快一个星期没见她,飞机在几千公里的上方飞行时,他总是特别想她。
下飞机第一件事,冲回家里,抱着她又啃又咬才满意。
不可意会的半小时后……
夏舒芒满头是汗,躺在地毯上,小帐篷高高顶起。
“谷雨,你到法定年龄了吗?”
这样折磨他,迟早有一天,他会因为欲望得不到发泄而活活痛苦至死。
谷加索给她带回来的书里,不免有些超出那个年龄段的谷雨的认知范围。
她从小懂这些,长大后,李香给她看过一些带颜色的漫画,对于这方面,谷雨是懂的。
“要不,我用手?”
夏舒芒喘着粗气,语气凌厉了起来,“谁教你的?”
谷雨脸红了,“但凡看过几年言情小说的人都懂好吗?”
夏舒芒眉眼紧皱,双手捧起她红扑扑的脸,头对头说:“宝贝儿,以后这些东西,都得我教给你。”
谷雨: “怎么教?”
夏舒芒低沉又诱惑的嗓音响起:“实战出真理。”
谷雨的脸比刚才更红了。
嘴上过了把十足的瘾,但依然解不了他腹下的熊熊烈火。
他去了浴室。
这段时间谷雨没闲着,她拿出手机记录时间。
夏舒芒出来后,她看了下时间,心里计算得出一个数字。
这这这,实战会死人的好吗?
+
谷雨腾出了一个房间给李香。
两个女孩子这个寒假各忙各的,一个和古诗词作斗争,一个和衣服作斗争。
某一天晚上,凌晨两点多,谷雨出来倒水喝,恰好李香也从房间里拿着一个水杯出来。
相视一笑,不言而喻。
农历新年前一天,蒋曼打来电话,询问她回不回来过年。
电话是用蒋曼的号打过来的,但说话的人不是蒋曼。
“糯糯啊,放寒假了吧。今年家里有喜事,你曦和哥已经回来了。”
谷雨笑了下,他继续说:“一个人呆在那边怪冷清的,这边人多,也热闹。对了,你妈其实是很想你的。”
谷雨还没想好怎么拒绝,蒋曼的声音传到耳朵里:“不想回来拉到,没人逼她。”
谷雨挂了电话。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當芒果愛上稻穀 起點-第75章 炸開了分享
蒋曼对她的狠已经如此之深。
大年三十的这天,马路上挂起红灯笼,超市大甩卖,市场上更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在这合家团圆举国同庆的日子里,夏舒芒光荣的踏上了航班之旅。
“对不起老婆,你骂我吧。”他的认错态度相当好,语气诚恳挑不出毛病,甚至还有一些被生活欺压了的无奈和心酸。
谷雨和李香比了个“ok”的手势,继而凑近电话说:“工作重要,你忙吧!”
电话放下,李香冲过来抱住她:“哦!耶耶耶耶耶!夏舒芒不回来了是吗?”
“嗯。”谷雨说。
“太好了!四石也在公司加班!谷雨你相信我,然姐在酒吧举行的跨年场一定嗨到爆炸!她请了歌手现场live唱歌,还有演员扮演的非洲原始部落族人,零点还有露天天台蹦迪和烟花秀!”
她越说越激动,“全迪海最佳观影地点,她一口气包下了一整晚!”
电话那头听到了这个消息的夏舒芒:“……”
几天前,两人因喝水偶遇在客厅,李香向她提出了这个建议。
“夏舒芒不会同意让我去的,除非他也在。”
李香:“可是你不觉得每次都有他们在场,太受限制了。”
蠢蠢欲动的两颗好奇心碰撞在一起,谷雨心动了。
以前都是柳曦和带她出去完,上大学后的几次社交他们也都在场。
算来算去,长这么大,谷雨还没独自参加过聚会呢!
李香激动到手舞足蹈,谷雨定定瞧着她,“香香,我发现你和以前不一样了。”
李香停止动作,“哪里不一样?”
“以前你从不参加聚会的。”这次竟然主动提出跨年晚上出去玩。
还是“女子联盟”。
“以前吧!我总认为活着很无趣,生活在底端的人是够不到橱窗里的洋娃娃的,但是最近我发现,即使够不到,也可以走进礼品店,站在洋娃娃面前,近距离看着它,没准哪天,你就把它带回家了。”
“从哪里总结出的结论。”
“然姐说的。
她大学毕业才一年,走过全世界五十多个国家。”
同伴给予的希望在很大程度上会为自己敲起警钟。
然姐的出身和李香差不多,一个人来到大城市求学,毕业拥有自己的工作,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活自己想活出的人生。
“所以啊!我打算继续走这条路,在模特的道路上越行越远!”
+
三十这天,李香和谷雨难得给自己放了假。
谷雨特意拿出珍藏了许久的眼影和粉底,两个女孩子在家化了妆三个小时的装。
“香香,你怎么又瘦了?”谷雨惊叹道。
平时在家穿冬季睡衣看不太出来,换上礼服后,李香的腰线和锁骨都显现了出来。
“减肥呢最近!”
“之前不是一直在拍大码女装的试衣图?”
现在这样子,和大码女装没有什么关系了吧。
李香:“虽然大码女装有部分顾客收益,但是上次的拍摄图出来,顾客反应模特太瘦,根本不能适合一些女性的身材。和之前的对比,口碑下降了不少。”
“然姐干脆让我再瘦十斤,去卖性感风的衣服,她单独再找模特。”
谷雨:“香香!你太棒了!”
条条大路通罗马,李香找到了最合适自己的一条罗马大道。
晚会在8点开始,谷雨打了车,地点在离清水湾不远处的腐女酒吧。
酒吧把大门用水泥封起三分之二,只留下一个小矮人似的门。
水泥上涂鸦着各种油漆画,色彩鲜明,配色大胆。
酒吧内就正常多了,中间是个大舞池,DJ在舞台上调音响,卡座上坐满了人。
谷雨刚坐下,虎哥看到了她。
“哎!秀才,你看那个是不是谷雨?”
秀才是被虎哥抢拉过来的,“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是他惯有的生活习惯。
虎哥是他的高中同学,两人关系不错,一直到现在。
秀才看过去,还真是谷雨。
她穿着藕粉色收腰连衣裙,裙边用一圈鹅毛装饰,显得可爱又俏皮,又带着毛茸茸的温柔感。
她卷了头发,羊毛卷使整个人更像是童话故事中牧羊女的乖女儿。
“是她!”
赛场上的她像邻家青春可爱活泼的小妹妹,现在的她依然保留了邻家妹妹的清纯,却在清纯上增添了一抹经验的“性感”。
无声透露出的动人最勾人心弦。
虎哥拍拍秀才弱不禁风的肩膀,“机会来了啊!”
秀才表面上说着不了,眼神一个劲往谷雨那边瞄。
虎哥:“真没劲你小子。”
活动八点准时开始,首先是乐队演唱。
一首《情歌王》开场,声音缠绵有力量,现场音响很足,灯光配合声音旋绕。
谷雨跟着节奏一起摇。
缠绵的情歌过后,DJ瞬间把气氛引入最高点。
被处理过的声音低哑响起:“ladies and gentleman,Welcome to the disco night!”
雷人躁动极具节奏感的声音响起,舞池瞬间涌入一大波人,灯光节奏巨变,五颜六色的光争抢一个投射点,这时DJ向舞池内抛洒金色纸片,喷气机冲着天花板“chua!chua!chua”
谷雨也在舞池里,被压抑着的天性在此刻放纵。
没人认识谷雨是谁,今晚,只是一个庆祝节日的狂欢夜。
秀才趁着人乱,挤到谷雨身旁。
“你好,谷雨。”
谷雨没听到,也没注意背后有人。
秀才鼓足了劲,“谷雨!”
谷雨这才看到他。
她吼:“是你啊!”
她认出他,秀才心里欢喜了下。
他指指外面,“我们能出去说吗?”
这里实在不适合以正常人的音量聊天。
“好啊。”
谷雨对秀才有印象,他的文学底蕴深厚,据说是那一届破格录取的学生。
高考的时候用古文写了作文,专家研究了好几天,给他的作文给了满分。
走廊外的音量小了许多,像把声音压缩到极致,但躁动分子依然透过墙面穿透过来。
其间有的被混凝土压制,太闹腾的声音依旧可以穿透过来,掩盖不住酒吧内的沸腾景象。
秀才有些拘谨,磕磕绊绊半天说不出话。
“你想说什么呀!”谷雨的声音像是被蜜浸染过,甜到心坎。
秀才:“我,我想问问你,一会有时间吗?”
谷雨:“没有。”
她又解释说:“今晚要守到12点的。”
秀才的眼睛一直不敢看她,“那,十二点的时候,我能来找你吗?”
谷雨眨巴下眼睛:“你到底有什么事?”
秀才人生第一次芳心萌动,不太好说的直白,大脑高度集中,想了半天终于措好了词。
“我……”
话被及时打断。
“姑娘,今晚十二点可以和我一起跨年吗?”
夏舒芒站在秀才身后,抱环着胳膊靠在墙上。
秀才气到极致,冲着夏舒芒:“你干什么!为什么抢我的话。”
夏舒芒耸了下肩:“兄弟,你太墨迹了,我等了半天了。”
谷雨忍着笑。
夏舒芒走到谷雨身边,胳膊肘靠着墙,手耷拉在耳朵旁,俯身:“抱歉兄弟,插个队。”
他的视线落在谷雨身上,从上到下大量过来,视线放在谷雨的小脸上。
“宝贝儿!一会能约你喝酒吗?”
秀才:“不行!你你你你在干什么!”
窥视女生的身体,约她喝酒,这男的一身黑色西装,领结打的不正经,随意搭在脖子上。
一看就是经常混迹在娱乐场所的风流浪子。
夏舒芒稍靠后,手背从耳后放到谷雨脸上,手指摩擦着她细腻柔滑的脸庞。
诱惑至极。
“我还在旁边的酒店里订了一间海景房。”他的脸凑到谷雨耳朵旁边,炙热的鼻息喷洒在她耳边,声音不大,但足够让秀才听到。
“晚上睡觉的时候还能看到小鲨鱼,喜欢吗?”
秀才急到跺脚!
这个人长着不怀好意的脸,轻浮的很。
谷雨这么乖巧的学生怎么能被这样玷污,他作为一个男人,绝不许这样的事发生。
“谷雨,你不能跟他走,他这个人一副轻浮之态,不怀好意!”
夏舒芒的另一只手搭在谷雨的腰际,盈盈一握的腰摸起来曲线优美,他用大掌来回揉捏,又逐渐往上。
秀才仿佛看到了什么日本电影,脸憋红,又无能为力。
他的手顺着腰向上,又向下,握住谷雨的手往他的腹肌处拉。
“想摸摸它吗?宝贝儿?”魅惑的声音响起,谷雨整个人都酥了。
天啊,秀才的三观炸裂,正在他要英雄救美上去和夏舒芒打架的时候,谷雨轻快的声音回答道:
“好啊!”
秀才的脑袋在这一刻,炸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