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第七百一十章 不樂意鑒賞

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我穿成了小说昏君大反派
只能说是他想多了,他虽说是有才能,但是也达不到这种程度,甚至上从始至终都得被人的好话都夸颂。
若是稍微有一点不合他意,那他就得动怒上心头罚你。
所以这人那群人接回去之后到那边也是有些不太好做的,众人皆看着他仿佛笑意。
好像是说原来你也有这个时候,可真是让人大快。
“你们…我可是你们的领头,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什么领头自打皇帝把你派回来之后,就宣布您的领头暂时就已经被罢免了,现如今领头羊之位空缺,而我们想要推举的自然就不是你了。”

皇帝真狠。
若是他有了这么一个领头羊之位,那他还能…
他连个位置都没有了,那他岂不是这个皇城之中一点话语权都没有了还不说,还得受尽他们的白眼…
这在一贯骄傲骄纵的人来说,自然是接受不了这种毁灭打击的,所以也是沉默了半天之后。只能点点头做认可装。
“所以…皇帝给我派了什么职位。”
他也只是顿了顿,然后再问的,
我是不给他派遣就好了,但是不能什么位置都不给他,让他在这里受尽别人白眼。
风水轮流转,这位置若是转到他对家那边…他自己也不用在皇城之中混了。
“这话也是您常说的风水轮流转,这领头羊之位,我们正是想投给您对家不说,不过您这一说我们倒是想起来了,这职位上对您来说的确是有些屈辱。”
那人冷哼一想到自己的领头羊之位,竟然被对家所占据了,自己就没来由的浑身起了点鸡皮疙瘩,随后也是冷哼哼地对他们这么一说,实属把对面说的一点言语都没有。
“你可得想好了,你们可是与我一起去找他的,再者说了他不死,你以为他们只会找我吗?不仅有我还有你们。”
“你们通通都逃不掉逃不掉不说,而且你们还得跟我一样,真以为皇帝不责罚你们了吗?不他只是在找时机,时机一到不仅是我,而且就你们这群人通通都得被端了。”
“之前是谁一心跟着我一起的,我可是都记住了,再者说了就嘲讽我的你们这一群人里面有多少是贪污受贿的我也知道,别以为我当了领头羊之后什么都不查看了,错,现如今我就是为了防你们,没想到我没想到你们还真的不让我失望,既然如此那死就一起死,谁都不要顾谁了,明天我就去这皇城跟皇帝说清楚,你们就等着一起陪着我死吧。”
这话一说,他们通通的都沉默起来,没想到。没想到我也没想到他,死就算了,竟然还想拉到他一起死,不得不说这人歹毒可以足以可见一斑。
当然就他们这群为了秉公执法,而贪污的自然是不少,而且贪污的金额自然也是不少,要是被他这么供出去了,那自己岂不是直接下一任的砍头名单就留着他了。
“你…你冷静。”
其他人也随声附和,让他赶紧的冷静冷静。
“冷静,你想让我冷静我可冷静不了,再者说了孰是孰非,咱这心中可都有一杆秤的,自己是什么样子你自己知道我也不多加提一点。”
“既然咱们现在都已经撕破脸皮了,那我已经就不跟你们多说了,要死一起死,再说了我还能拉一个垫背的,岂不是快哉。等着吧,等我什么时候去了这皇宫跟皇帝说完了这最后一句话。”
然后就把你们这群人全部都供出来,一个不剩。随后再把这证据一点点的都摆在这皇帝的面前。只要他的罪行比自己的大,那就没人注意到他。
哼。
“您别着急…您别着急,这下一任的位置自然是您的,当然你也不要把我们供出来,咱们互利共赢。”
“当然您对家那是什么东西啊,我们怎么可能会投给他呢?咱们这么多年的兄弟了,不还是都靠着你依仗吗。”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 八斧巡撫-第七百一十章 不樂意
哼。
所以说这对面说这话亏心,但是把自己也达到了自己所要的需求,不管他亏不亏心,只要是从始至终把事给他办成了就行。
“那好,就三日之后选领头的大会之上,你们要一个不剩的把票都投给我,不管是匿名制还是实名制,只要你们想死,那我就把你们通通的都上报过去。”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 ptt-第七百一十章 不樂意相伴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 起點-第七百一十章 不樂意閲讀
他知道这皇帝就想看看他在这其中的位置如何。
若是他在这其中确实是有位置的,那就应该没什么事儿。不过他想的的确也是太多了。
就手上连手筋都断了的人,就连剑都扛不起来,怎么可能还会有人投给他呢。
三日之后,这大典如期而至。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那几个人的确是一脸谄媚的把票都投给了他,这一贯能在这领头大会上说上的话的也就这些人。
不过这投完票之后,却遭到了一众群众的反对,那群小兵真的是连看都看不下去了,没想到就这样还有人舔呢。
“什么意思?我们不要一个这样的人当领头羊,再者说了,他自己就连自己都管控不好,他手筋断了他是拿不起重物。”
“所以说他根本就不能担当出这样的责任!他压根儿就不能带领着我们上阵杀敌!”
这话一说妥妥的可都扎在了他的心尖儿上,让他好一顿无语。
不过这话也不能再说他站在其上也是不能说话,台下自然是有宫中观战着的,若是在察觉到哪儿不对自己严声呵斥下去,那自己定会没了资格。
所以自己从始至终就学会了一个成语,人必须要忍耐。
若是不忍,他怕是什么都得不到了。
“那接下来就让这两位开始提及自己能够做什么吧。”
那年老的判官出声。
此时站在台上的就是他与他的仇人。
这人面目相对,他眸子中浮现出怒火,自己的领头羊之位怎么能让对面那厮抢过去,若是让他拿走自己的有多么狼狈。
不是说他自己还有为宫中密报这个成分的吗?
怎么着好死不死又想冠上一个领头。
他自己就不嫌这官职多吗?
还是说能挣到的钱也就多。
反正在他所说,其余的人自然是不乐意的。
一听说原本下台了领头竟然又想回来,那群民众便一一的吵嚷着,似乎是不干这事儿。
不乐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