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超維術士 ptt-第2572節 人面鷹看書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在黑伯爵释放共享感知之后,安格尔便隐约感觉到,多克斯身上的信息像是数据化了一般,变得非常容易识别。只是这些数据,此时缭绕在多克斯身边,并没有向四周发散,显然,这就是黑伯爵所说的“主体可以控制感知范围”。
在多克斯未曾同意数据共享的时候,那些数据再清晰明了,也无法进一步的识别。
安格尔的感觉都如此之清晰,而他其实只是被动的共享者,多克斯作为主体,感觉比起安格尔来说,更为特别。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超維術士 起點-第2572節 人面鷹
此时,在多克斯的眼里,安格尔和黑伯爵身上都有相似的数据缠绕。但不一样的是,黑伯爵身上的数据信息聚于一点,而这一点,无比的深邃,就像一条通道,似乎连接着遥远而庞大的未知世界。
至于安格尔,则更奇怪了,身上缠绕的数据少的可怜。散发出数据的,基本都是他身上的炼金道具,以及左耳那散发火焰波动的耳垂。而他本体上,能被读出来的数据,只有那身周淡淡环绕的幻术节点,其他什么也读不出。
不过,虽然读不出来,却能看到一些隐隐的绿色纹路,其中以安格尔的右眼绿纹最盛。仔细端详间,仿佛看到了一片靡丽的奢华世界……
多克斯不敢过多观察,虽然他也读不出那些数据,但作为“共享感知”术法的主体,能隐约感觉到安格尔身上的数据和黑伯爵一样,充满了不凡与……危险。
“果然,安格尔能成为近几年内最耀眼的巫师,没有之一,身上必然藏有大秘密。”多克斯在心中暗忖的时候也在思考,大秘密有时候也代表着命运的波谲云诡,他的灵性感知对安格尔没有太多作用,是因为这变化无常的命运影响吗?
多克斯不敢再继续深思下去,因为他发现,安格尔看着他的眼神已经有些奇怪。
作为“共享感知”的主体,他虽然能控制感知的范围,也就是数据的流通与不流通,但也让他身上的数据信息尤为的明显。
哪怕只是多看了安格尔几眼,想了一些与安格尔有关的事情,相关数据就开始不由自主的往安格尔身上飘。
看数据的移动方向,不就明摆着,多克斯此时在想与安格尔有关的事。
这也是安格尔看他眼神奇怪的原因。
多克斯咳嗽了两声,赶紧收回有些放飞的思绪,身上数据信息重新归位,然后将沾染了凹洞魔血的手指,往嘴里轻轻一送。
共享感知之中,安格尔和黑伯爵同时发现,多克斯身上某些信息开始跃动起来。
而这些跃动感的信息数据,多克斯并没有隐藏,而是直接放开了观察权限,可以让安格尔与黑伯爵查探。
随着安格尔与黑伯爵将这些数据信息纳入自身,大量与之相关的信息,自然而然的从脑海里浮现……
半晌后,黑伯爵取消了共享感知。
众人身上的数据信息开始慢慢的消隐,多克斯在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也期待的看着安格尔与黑伯爵,想要知道他们是否真的能查探出魔血的来历。
最先开口的是黑伯爵:“的确是魔血,而且在南域相当稀有,因为这是来自西陆巫师界的一种人面鹰的魔血。”
黑伯爵话毕,见多克斯和安格尔似乎都没听过人面鹰,表情带着迷惑,便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人面鹰的情况。
“人面鹰只是我们南域巫师给予的称呼,在西陆巫师界,人面鹰被称作‘避厄之女’哈尔维拉。之所以有避厄之女的称呼,是因为人面鹰几乎都是女性的形象,且它们天生具备极高的厄运抗性。”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厄法巫师?这是西陆的一种非常特别的流派巫师,以厄运为能力,防不胜防。而人面鹰的存在,算是某种程度上,遏制了厄法巫师的威胁。”
听完黑伯爵的解释,安格尔恍然明悟,难怪之前他感觉到脑海中,与厄运相关的信息很活跃。他原本还以为魔血与深渊的厄运巡礼者有关,没想到会是其他巫师界的特有魔物。
“我的酒吧里,曾经来过一个去过西陆巫师界的客人,他曾在酒后聊起过一些自己的经历,其中就提到过厄法巫师。他说厄法巫师在西陆最为诡异,他们的攻击手段几乎很难防御……没想到还有克制他们的存在。”多克斯回忆道。
“最为诡异?那倒也不是,操控厄运的不仅仅有厄运法师,其实一部分预言巫师也有办法操控厄运,虽然厄运来源的渠道不一样,但效果差不多。所以,只能说很特殊。”
黑伯爵不愧是大佬级别的存在,随口而出的,又是安格尔与多克斯完全没接触过的信息。原来,预言巫师也有掌握厄运的办法?
“既然人面鹰如此克制厄法巫师,想必,厄法巫师对它们应该恨不得杀尽吧?”多克斯:“说不定这里的魔血,就是厄法巫师杀死后提取的,最后兜兜转转流传到了南域。”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超維術士 txt-第2572節 人面鷹
超棒的小說 超維術士-第2572節 人面鷹讀書
黑伯爵的鼻子轻声嗤了一下,用讥讽的语气道:“没想到你还如此天真?”
“任何事情都不要只看表面。虽然表面上,人面鹰克制了厄法巫师的能力,但实际上,人面鹰反而更亲近厄法巫师,反倒厌恶除了厄法巫师外的其他所有人类。”
多克斯愣了一下,也没顾得上黑伯爵的讥讽,疑惑道:“为什么会这样?”
“人面鹰与厄法巫师虽然相克,但也相生。他们的能力互补,可以互相的制约对方,在制约的同时,双方也能提升自己的力量。”
翻译过来,其实就是“越打越皮实”。这种互补,可以让厄法巫师操控厄运能力更强,人面鹰对厄运的抗性也会更高。
“所以,厄法巫师基本人人都会养一只或者多只人面鹰,就和元素伙伴一样,是他们极为亲密的战友。反倒是其他巫师,一旦中了厄法巫师的厄运,最先想到的就是将自己的厄运转加于人面鹰身上,人面鹰对厄运有抗性,但不代表它能彻底免疫。所以,死在其他巫师手上的人面鹰,反而更多。在这种情况下,你觉得人面鹰会更亲近谁?”
虽然黑伯爵问的是多克斯,但回答的却是安格尔:“只能亲近厄法巫师。不过,这也是人面鹰的悲哀吧,虽然它们能与厄法巫师共生,但究其根底,导致人面鹰大量死亡的,其实还是厄法巫师,只不过不是厄法巫师动的手罢了。”
黑伯爵也很赞同安格尔的话,轻声道:“所以,他们才是相克又相生。”
感慨之余,他们也没有忘记正题。
“既然是人面鹰的魔血,那我们是不是还要找到人面鹰魔血,往凹洞里灌一下试试?”多克斯问道。
黑伯爵:“我只是耳朵,又不是脑子,我能做的就是帮你们确认这是人面鹰的魔血,至于其他的,我不知道。”
话听上去好像有点道理——只是耳朵又非脑子,但无论安格尔还是多克斯,都不相信黑伯爵这番话。
黑伯爵每个器官都有各自的意识,而这些意识又全都来自主意识。或许,大脑在思维运算上可能比鼻子快,但鼻子也是主意识的一部分,该会的还是都会,只是专攻方向不一样罢了。
不过,除开这句话,黑伯爵的其他话,他们还是信的。
精华都市小说 超維術士-第2572節 人面鷹熱推
好看的玄幻小說 超維術士 ptt-第2572節 人面鷹相伴
黑伯爵如今和他们处于共同立场,如果他发现了线索,不可能隐瞒。所以,他可能是真的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
“对了,我还要提醒一句,人面鹰的魔血在南域极少,至少近百年我都没见过有过流通。”
也即是说,多克斯想要往凹洞里灌魔血的想法,也是无疾而终。
多克斯想明白这点后,脸上露出了惆怅:“我还以为我发现了一条线索,没想到,还是一筹莫展。”
在多克斯叹气时,安格尔开口道:“这的确算是一条线索。刚才黑伯爵大人解释了魔血的情况,那么接下来的事,由我来补充吧。”
安格尔的话,立刻吸引了多克斯与黑伯爵的注意。
“我刚才在共享感知之中,也得到了一些讯息。不过,这些讯息与魔血来历却是无关,要不是黑伯爵大人解释,我也不知道有人面鹰这种神奇生物。”
“至于我得到的讯息,其实是与我的副职有关。”
多克斯:“副职?你说幻术巫师?”
安格尔幽幽道:“……幻术巫师是我的主职,我的意思是与炼金有关。”
“你说了算。”话虽如此,但多克斯对此却是不置可否,安格尔的幻术造诣有多高他不知道,甚至绝大多数南域巫师都不知道。但炼金能力,却是得到了研发院认可,现在提到安格尔,想到的第一件事,必然是炼金天才,而非幻术天才。
不过,安格尔自己觉得幻术巫师才是本职,那就由他呗。
安格尔也不想在这个话题上争辩,继续道:“在共享感知之下,我能清楚的感觉到,那魔血并没有那么纯粹,里面还有一些杂质。”
“这么多年过去,有杂质不是很正常吗?”多克斯疑惑道。
安格尔没理会多克斯,自顾自道:“我尝试构建了一下纳尔达之眼,发现它给我的感觉很熟悉,不是外来杂质,而是属于特殊的矿物。”
安格尔话说到这,无论多克斯还是黑伯爵都反应过来了。
“你是说魔血矿?”
安格尔点点头:“这个凹洞里的污迹,应该人面鹰魔血矿里的残余。”
“就算确认这是魔血矿,又能说明什么呢?”多克斯还是有点不明白。
安格尔指了指地上凹洞:“这个凹洞,如无意外是讲桌的固定位。而凹洞中残余魔血矿的污迹,除非一些很难想象的脑洞外,唯一的可能,便是当初制作那个讲桌的材料,就是用的这人面鹰魔血矿。”
“而最差的魔血矿,也具有悠久的保质能力,毕竟魔血矿的诞生本身就历经岁月。”
黑伯爵此时已经明白了安格尔的意思:“你是说,这里的‘讲桌’,因为是人面鹰魔血矿铸就,不可能被时光侵蚀,而是被人拿走了?”
安格尔点点头:“虽然是魔血矿,但我没感觉到炼金的痕迹,以前探索的巫师,除非有炼金术士,估计很难判断讲桌的材质,就算判断出是魔血矿,可魔血矿的价值难定,不一定会带走讲桌。”
黑伯爵:“所以,还存在一种可能,这里的讲桌是被冒险者拿走的。”
安格尔点点头。
得获这个线索后,黑伯爵没有迟疑,第一时间在心灵系带里联系上了瓦伊。
“询问那个不休老头,大厅领台上的讲桌,他当时来的时候还在不在?”
瓦伊接到信息的时候,正与不休老头等人往地窖的方向走。不休老头等人,准备先去接马秋莎母子,瓦伊则边走边打探信息。
黑伯爵的突然传讯,让瓦伊有些疑惑,完全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但自家大人的吩咐,他自然不敢不听,立刻向不休老头陈述了这个问题。
不休老头听完后,有些惊讶的看着瓦伊,瓦伊一直跟着他们,居然还知晓建筑里的情况,果然超凡者的能力难以忖度。
不休老头也不敢打听瓦伊是如何得知这个消息的,思索了片刻,便道:“我来的时候还在,不过……”
半晌后,通过心灵系带,安格尔等人都听到了瓦伊给出的答复。
结果算是喜人的。
讲桌在不休老头第一次来的时候,还在。因为一次特殊的际遇,让他们发现那个单柱讲桌的质量相当好,哪怕他们这边最锋利的刀刃都砍不断。
于是,当时他们的冒险团里有一个莽汉,把那讲桌从地下给拔了出来。
然后经过一番改装,直接当成了锤人的武器使用。
时光荏苒,那莽汉已经退出了冒险团,但他的武器却还留了下来,留给了他的徒弟,而这个人恰好还在英雄小队里,他就是马秋莎的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