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 txt-第三百六十二章 韓非之過熱推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刚刚成婚的秦王,比从前要多了些稳重。
这大概是每一个男人都会经历的变化。嫪毐已经按着律法被处死,叛乱已经结束,而国家的权力也正式的被移交到了秦王的手里,秦王亲政之后的初次朝议,吕不韦已经坐在了群臣之列,由三公同时领着群臣来拜见秦王。吕不韦再也不是带头的那一个了,可是吕不韦并不在意这些。
他本身的权力欲望就不是很大,也从不曾想过要谋反,如今权力过渡之中虽然爆发出了一些冲突,可最后的结果还是可以接受的,吕不韦一派的官吏们也都幸存了下来。在历史上,吕不韦被秦王逼的自杀之后,秦王还是不放心,想要清理掉吕不韦的影响,乃至是驱逐吕不韦从各国招来的贤才。
其中就包括李斯等人,秦王当时的理由是郑国在秦国修建渠道,耗费国力,这些人是不可信的,故而要将秦国的客卿全部驱逐出境。同样遭受驱逐的李斯,在半路上写出了《谏逐客书》,让秦王收回了决定,及时的止损。在如今,郑国渠提前完工,吕不韦也继续担任国相,秦王自然就没有想着要驱逐客卿。
赵括也是站在群臣当中,正好站在吕不韦对面的位置上,赵括本来不想站的如此靠前,只是,没有大臣敢站在他的面前,他也就无奈的站在这里。秦王的初次朝议,最先提及的却还是国内的问题,首先就是秦国的根本,律法的问题。自从韩非来到了秦国之后,他就跟秦国的律法杠上了。
这些年来,韩非不断的修正律法,明明是仁义君子马服君的弟子,可是韩非的法学精神,却是冷冰冰的,一切都有着严格的规定,从道路出行到盗贼,从民事纠纷到婚姻,韩非的目的,似乎是要建立一个事事都有法律依据的严谨社会。韩非耗费了十年的时间,完成了对秦律的编订。
韩非先是废除了那些过于残忍苛刻的律法,包括像挖掉膝盖骨,砍掉手指,这样直接将罪犯变成残疾的罪行,大概是因为赵括的影响,韩非的律法精神从惩戒变成了劝导,也增加了一些些的人道主义,当然,韩非是不承认这一点的,他之所以罢免这些残忍的律法,不是因为他们残忍,是因为这样会弄出很多对国家没有贡献的残疾人。
故而减免这样苛刻的罪行,改以延长服刑的时日,让他们保留着有用的身体来为大秦做贡献,去修路,或者去造城池,这不都挺好的嘛?
当然,也并非是所有人都支持韩非的这种新律。
有数位老臣反对韩非的这种改变,他们认为,百姓之所以不敢违背律法,就是因为这些残忍的律法会让他们畏惧,若是废除了这些,那以后的百姓将会失去对律法的敬畏之心。韩非愤怒的质问:被杀死与被挖掉膝盖骨,到底哪个更可怕呢?残疾之后在隐官度过余生和一生服刑,谁又更让人畏惧呢?
韩非只是一句话,就让老臣们再也说不出话来。
就当秦王都对韩非的新律赞不绝口,决定施行的时候,赵括却是缓缓的走了出来。韩非有些惊讶的看着老师,还是行礼拜见,众人也都寂静了下来,赵括看着韩非,询问道:“你知道,你的律法只适合运用在战时吧?”,韩非皱了皱眉头,方才说道:“这套律法,我修订了十年,自然是为了让它适用与任何时期。”
“那这律法就不可以施行了…”,赵括说着,站在了韩非的身边。韩非是真的没有想到,老师居然会反对自己,韩非继续说道:“您是我的老师,我非常的尊敬您,可是在这件事情上,还请您宽恕…我并不知道我的律法还有什么缺陷,我修正了原先残忍的惩罚,又补充了所欠缺的全部内容…您能指正出哪里不对嘛?”
“并非是不对,也并不是有缺陷…你的律法非常的详细,你甚至规定了百姓们每天所能食用的饭量,就是数千年之后,也不会有律法比你修订的要更加的详细…显然,我当初所说的法治,你是对此有了自己的想法,可是,你不觉得,这样的律法,太过苛刻了嘛?”
“怎么会苛刻呢?我减免了那些残忍的律法,新律的惩罚并不算严重。”
“我所说的不是这个..我曾说过律法的本质,律法就是统治者用以进行统治的工具…律法该告诉百姓们什么不可以做,什么可以做,可是你的这个工具,太过详细了..律法就像一个枷锁,他可以束缚整个社会,让百姓们按着正确的方式来生活,让所有的一切按着最合适的道路来进行…可是你的枷锁太多了。”
“你的律法,给百姓们套上了太多太多的枷锁,从耕作到进食,连家里的纺织都要按着律法来进行…”
“可是这都是对国家最有利的,吃饭不浪费食物,纺织不浪费麻丝..按时的喂养牲畜,合理的生育孩子..我经过了认真的计算与探查,通过律法的规定,能让国家迅速变得强盛,能让整个国家化作一体,最大的发挥出国力…”,韩非严肃的说着,自从他在赵括那里听到了诸多的法学原理之后,他的思想似乎变得愈发的极端。
用律法来治理社会,让一切都按着律法来运作。
只是,赵括却一眼看出了这个举动的危害,若是秦国的律法限制方方面面,等将来有个人冲进函谷关,大声的告诉百姓,废除所有的限制,杀人者要被处死,偷盗者有罪。那函谷关内的百姓即刻就要响应他的号召,夹道欢迎王师…律法要规定的是惩治罪恶,而不是全方面的去干涉百姓的生活。
赵括摇着头,说道:“你的律法,不是在惩治罪恶,而是在让百姓们按着你所想看到的秩序来生活,这是不对的,律法是用来保护的,而不是用来压迫的。你能减免那些残忍的律法,这是对的,律法的苛刻,却不只是体现在惩罚手段的残忍性上,更重要的是,体现在律法的权限上。”
“如今的秦国,因为重视律法,故而不断的增加律法所限制的内容,强行的给百姓们不断的增添枷锁..荀子曾说,水可以载船舟,也可以颠覆船舟…你无视百姓们的想法,将心思都放在国家利益方面,你有没有想过,若是激起了大规模的民变,连国家都要不存在了,还谈什么对秦国有利呢?”
“律法只要足够完整,就能依靠制度来阻止民变…”
火熱都市言情 撿到一隻始皇帝 txt-第三百六十二章 韓非之過
“不,你的制度所限制的是所有人,不只是百姓,就是制度的维护者,官吏和士卒,也都是在被限制的行列里…制度的维护是需要人来进行的,若是连制度的维护者都开始厌恶自己所维护的制度,你靠什么来维持你的制度…秦国的制度,就是通过方方面面来限制百姓,增强国家的实力…”
“这在战争之中,当然是最好的制度,可是在一王天下之后,若是还采用这样严厉的制度,那肯定是要出问题的…你要知道,秦国不是一个军队,秦国是一个国家..国家的强盛不只是在他的粮食和军队上,还是在他的百姓上…百姓们足够富裕,生活足够安康,有武力可以保护他们,这才是强大的国家…”
“你的律法,只想着让国家拥有更多的产粮,让国家拥有更多的武备,这是正确的嘛?”
“粮食和武器那是死的,人是活着的,一切死的都要为活着的服务!”
赵括越说越是激动,在他看来,这是秦国最大的弊端,秦国的百姓,活得太过压抑,几乎没有喘气的机会,每一日都是过着急匆匆的生活,每一个举动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触犯了律法…在汉朝建立之后,汉王朝继承了秦国的律法,同时废除了诸多的限制,给与百姓们修养生息的机会,给与百姓相对宽松的生活环境,从而建立了长达四百多年的统治。
目前的战争还在继续,若是想要让秦国保持如今的强大武力,保持如今的强盛,自然是不能急着去改变如今的局面,可是赵括心里早有打算,在结束了连年的征战之后,就改变如今的现状,让秦国的百姓能浮出水面来呼吸,结束战争,就需要灭亡七国,最后一个要灭亡的,就是秦国。
秦国也必须要灭亡,只有天下的国家全部灭亡,在他们的骨骸上诞生出一个拥有新制度的国家,天下的战乱才能停息。
韩非如今的行为,就是在沿着这个错误的方向继续前进,赵括并不能责怪他,因为他们看不到未来,即使韩非能依稀看到以后的模样,估计也不能像赵括这样看的久远,韩非想要让秦国变得更加强大,想要通过律法来代替君王,让社会按着严谨的秩序来运转,嗯,过度的秩序就会形成一种全力增强国力不断寻求扩张的灾难性的制度。
当赵括说完的时候,韩非却是沉默了下来,他皱着眉头,又开始认真的思索了起来,他在赵括这里听到了很多的知识,可是他有些急于求成,他想要早些从当今的社会过渡到赵括常常提及的法治社会,显然,不曾见过法治社会的韩非,一时走向了歧途,险些就提前弄出一个很恐怖的东西。
可是韩非也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他的这套制度,不只是有利于国家,当然也有利于百姓,一切的出发点都是在百姓的身上,他确保按着这样的制度是可以避免百姓们被饿死,被冻死的。只是,他没有与赵括继续争辩,大臣们听着两人的言语,心里也有很多的想法,吕不韦深深的看着赵括。
赵括的想法与吕不韦在某些方面是一样的,吕不韦就是在想办法削弱耕战体系,秦国不能只懂得耕战,要逐步将秦国从重战变成重农…就像在游戏里将重视军事改成重视内政那样,这样的一个举动,在现实里想要完成是非常困难的,尤其是在这个斯巴达式的封建军g主义秦国。
嬴政看着韩非与赵括的争辩,思索了片刻,还是决定推迟韩非的新律的颁发时间。
接下来,嬴政方才又谈起了水渠,耕地等其他方面,看得出,新王野心勃勃,是想要做出一番大事来的,可惜,郑国渠的修建,实在耗费巨大,短期内想要继续这样的工程,不大现实,吕不韦也不想打击秦王的热情,故而提出用服刑人员来修建几条小型水利工程的办法。
休息了一年多的郑国,也非常的乐意,他很痛快的接下了这个要求。
接下来就是农耕的问题,秦王直接下达了《垦田令》,看得出,秦王是早就准备好了这些,所谓的垦田令,是嬴政跟自己的心腹们所商谈出来的,也就是在秦国如今控制地区进行官方性质的大规模屯田的法令,如今的土地开发率并不高,由官方组织的大规模屯田当然也是一次的尝试。
到最后,方才对各国的战略。
三晋战略,是早在范雎时期就制定好的,嬴政也并不打算改变这一点。
继续蚕食魏国的仅剩土地,以及继续攻打骚扰赵国,成为了秦国目前对三晋的作战方案。
走出了王宫,韩非叫住了赵括,两人一同上了马车,韩非看起来还是在思索着赵括的言语,赵括说道:“从你来到我身边之后,我都不曾告诉你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因为我不想过多的影响你,我不想阻碍你自己的发展…可是如今你的想法,却过于偏激,律法只是个治理国家的工具啊。”
“正如当初的名家深陷在辩论这个工具上一样,如今的法家,也是深陷在律法的编订之上,这是不对的。”
“你的目的是治理好国家,而不是修订出最好的律法,你自己也知道,律法是要与时俱进的,永远都不存在完美的法律啊…”
ps:兄弟们,心情非常不好,婚事非常的不顺利,老丈人觉得我没有工作,唉,我实在没有想到,两个真心相爱的年轻人,想要有个自己的家,居然会遭遇这么多的阻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