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東晉北府一丘八-第二千五百九十九章 廣固覆盤勝負手(一)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
南燕,广固城,贺兰卢官邸。
贺兰敏已经换了一身贺兰部的衣服,手里拿着一张羊皮卷纸,她的眼中已经没有了泪水,手却是在微微地发抖,坐在她对面的贺兰卢轻轻地叹了口气:“妹妹,你如果想哭,就哭出来吧,也许,会好受点。”
贺兰敏的手中羊皮纸落到了地上,她的眼中尽是可怕的怒火:“这个结果,我这些天来早就能猜到一二了,只可怜,只可怜我的绍儿,居然,居然死后的尸体会落得这样的,这样的…………”
她想到那拓跋绍和来福等人给那些北魏各部大人和军士们生生啃食的惨相,终于忍不住泪水流了下来,却是再也说不出话了。
黑袍的那种低沉沙哑的声音从屏风后面传来:“命都没了,还要管尸首作什么,中原汉人说得好,大丈夫不作五鼎食,就作五鼎烹,要干大事,就要作好这个觉悟!”
贺兰卢和一直站在角落里的陶渊明齐齐地向着从屏风后转出的黑袍行礼,黑袍也不回礼,看着陶渊明道:“这次你的任务完成得不错,辛苦了。”
陶渊明看了一眼贺兰敏:“能救回贺兰夫人,也是不辱使命,现在夫人刚刚经历了丧子之痛,需要点时间来平复一下…………”
都市言情 東晉北府一丘八 起點-第二千五百九十九章 廣固覆盤勝負手(一)讀書
都市言情 《東晉北府一丘八》-第二千五百九十九章 廣固覆盤勝負手(一)閲讀
黑袍的声音冷冷地响起:“我们没有什么时间来哀悼逝者,最重要的是弄好当下,天使乙,贺兰将军,你们暂且回避,我有话跟她说。”
陶渊明和贺兰卢行礼而退,黑袍走到了默默流泪的贺兰敏面前,神电般的目光直刺她的眼睛,而声音透出无情与冷酷:“这回我放手让你折腾,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吗?!”
贺兰敏咬着嘴唇,一字一顿地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和绍儿一起死在那里?你既然不全力助我,为什么还要留着我?!”
黑袍微微一笑:“你这么迫切地要见我,就是想向我发难吗?”
贺兰敏突然吼了起来:“不错,就是你,就是你出卖了我,背叛了我!崔浩的背叛,才是这回我们失败的根本原因,他一定是受你的指使!”
黑袍的眼中闪过一道冷芒:“我的指使?崔家父子是神盟的使徒吗?你说我怎么指使他们?”
贺兰敏咬了咬牙:“就算不是神盟中人,也是合作者,以你的本事,难道连合作者都控制不了?”
黑袍冷笑道:“你们一个个都太有主见,太有想法,难道我控制得了你?你那点鬼头心思,想扶儿子上位然后摆脱我的控制,以为我不知道?我既然让你放手去做,偏离我设定的计划,那崔家就只能跟着随机应变,我没办法让他们跟着你一起完蛋!”
贺兰敏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之色,转而强辩道:“没有的事,我一向是遵照你的指示做的,杀拓跋珪也是你和崔浩出手,与我无关!”
黑袍平静地说道:“是,杀他是我们出手,但也不是给你逼的吗?你故意让拓跋绍勾引了万人,然后逼自己的儿子去弑父,为此不惜当面跟拓跋珪起了冲突,逼拓跋珪立你儿子为太子,你以为把自己卷在中间,逼拓跋珪杀你,逼拓跋绍救你,最后就是逼我出手帮你除掉拓跋珪,看似照我的指示,但步步都是自己的计划,我如果连你的这些想法都看不到,那也不用当神尊了。”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第二千五百九十九章 廣固覆盤勝負手(一)鑒賞
贺兰敏颓然道:“我经营这么多年,把绍儿培养长大,就是想让他夺取大位,不错,我是利用了你们,但这些不也是你想要的吗?难道我儿子登上皇位,对你不是更有利?!难道拓跋嗣和安同他们会比我们母子更听话?”
黑袍冷冷地说道:“你和拓跋绍唯一活命的机会,就是杀了拓跋珪以后,就赶快逃亡南燕贺兰部,因为从头到尾,你们没有半点胜算,这点连崔浩这个外人都看得清楚,只可笑你权欲蒙眼,居然还以为自己是主动一方。就靠你宫城里收买的哈拉木,格尔图之流,最多几百忠于他们的军士,就想政变成功,登上大位?就靠你把各部大人骗进宫城,就想掌握他们手下的几十万兵马,控制整个国家?贺兰敏,你对军国大事如此无知,也想君临天下?”
贺兰敏厉声道:“不是你说的这样,我们,我们本来成功地让万人和崔浩作证,让各部大人相信,拓跋嗣才是凶手,如果,如果不是崔浩反水,如果不是叔孙俊和拓跋磨浑这两个狗贼阴险,我们又怎么会输?!”
黑袍沉声道:“崔浩开始就是帮着你说话,甚至是帮着你杀了拓跋珪,他最后的背叛,只是因为那时候大局已定了,以他手下的千余宫城宿卫,根本不可能挡得住各部的千军万马,所以只能转而出卖你们,投向拓跋嗣,还可以混个从龙之功,崔宏之所以一开始就要把万人抓在手里,也是同样的原因,关键的时候还有后路,可是你,从一开始,就没有后路。你真正的大错,不在崔浩这里,而在于拓跋嗣的处理上,连你的暗卫也都背叛了你,难道这也要怪我?”
贺兰敏一阵急怒攻心,一张嘴,“哇”地一口鲜血喷在了面前的小案之上,她须发散乱,面目狰狞,长长地指甲在小案上划出了深深的印子:“这些,这些杀千刀的叛徒,我一定要把他们碎尸万段!”
黑袍冷冷地说道:“地使丙,你一直怪我偏向地使乙,一直怪我对你们不能同等对待,现在你知道原因了吗?因为地使乙虽然也背叛了我,但她知道人心,她知道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可以做,绝不会轻易地相信谁,这世上最难控制的就是人的想法,连我对你们这些使徒,也只能用蛊丸来要挟,可是你的那些族人暗卫,你靠什么控制他们,你有我的蛊丸吗?如果没有,你能控制他们的家人,难道别人不会?地使丙啊地使丙,连手下暗卫给人收买变节而不知,你说,你不败谁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