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 重生之修羅歸來 琅琊一號-第一八二四章 天降甘霖推薦

重生之修羅歸來
小說推薦重生之修羅歸來重生之修罗归来
将来一旦发现了暗黑地狱的所在,那么我们悬空山和天魂殿必然有一场龙争虎斗,到时候如果实力不济的话,很可能会落于下风,所以这次禁地的人就会出手帮忙。
有些东西涉及到太过于激烈的东西,裴君临能够感觉到黄金老祖好像知道的也不清楚。浑浑噩噩,地位比较低。
禁地一直以来都是神秘的存在,神秘无比,鲜少有势力敢和禁地接触,因为那就意味着与虎谋皮
裴君临曾经查阅过一些典籍,在大千世界这片土地上曾经有无数无上大教,走入歧途和那神秘的禁地达成某种协议,但是最终这些无上大教都在一夜之间毁于一旦。
无数年过去了,没有想到在悬空山竟然重蹈覆辙,为了一些利益和禁地达成了协议,无疑就等于和魔鬼达成了交易。
我裴君临和悬空山非亲非古自然鼻涕,悬空山担心,一旦发生了事情,大不了他拍拍屁股离开就行了,至于这天降的甘霖,裴君临有一种感觉,这东西绝对不简单。
这东西拥有精纯的规则力量,一般的修炼者吸收之后可以迅速的提升实力,但是其中到底有没有被人动过手脚,谁也不能够完全确认。
“下次如果天降甘霖的话,你就绝对不能够再次吸收进入身体里,已经吸收进入身体的那些干爹,完完全全给我吐出来,绝对不能炼化。”裴君临满脸严肃的看着黄金老祖说道。
黄金老祖并非是傻子,听到裴君临的警告之后,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黄金老祖仔细感悟了一下身体,立即脸色大变。
裴君临则是伸手一抓那黄金老祖,整个人瞬间被裴君临提着,进入到了混沌金斗之中。
只是在裴君临和黄金老祖的面前出现了一尊巨大的丹炉,这顿丹炉霸绝天地,样貌粗矿无比,矗立在那里似乎比整片天空都要大。
这丹炉不是寻常的炉子,而是天炉,其中有许多神秘的秘密,裴君临当初得到这天炉之后,也曾经研究过其中的秘密,根本无法详细说出来。
只是为了帮助黄金老祖,提炼那身体里的神秘液体,配运力也顾不上许多了,将黄金老祖投入到丹炉之中,立即开始祭练这尊丹炉。
狂暴的法力从裴君临枚新的生命之树中涌出,传导的裴君临的四肢百胲,然后再进入天炉之中。
那黄金老祖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包裹着,整个炉子开始不断的旋转一道道符文的力量,将黄金老祖整个人严严实实的包裹着。
足足花费了三天的时间,耗费了裴君临无穷无尽的能量,最终那黄金老祖的眉心寄出了三滴淡绿色的液体,这些液体正是黄金老祖吞噬下去的甘霖。
此时这甘霖并不像之前那样,拥有令人感觉到芬芳的香气,反而这三滴绿色的液体传来一股恶臭的气息,而且这三滴汇聚在一起之后竟然开始入洞。
“看到没有?这就是你吞下去的甘霖,你以为这东西可以滋养你的身体,提升你的根骨,其实不然所有人都上当了。”裴君临看着这蠕动如同虫子一样的绿色粘稠液体,眉头微皱,整个人脸上带着一丝厌恶的表情。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那粘稠绿色的液体猛然开始变化,最终变成了一个邪恶的身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丑陋的虫子,那虫子张大嘴巴朝着裴君临和黄金老祖吞噬过来。
你的掌心瞬间多了一团火焰,正是那大荒之火,在火焰笼罩下来之后,那只虫子脸上竟然露出了畏惧的表情。
大荒之后将这虫子包裹的时候,虫子发出了痛苦的吱吱声,不过很快就被这大荒之火彻底炼化。
“这东西不简单,应该是那禁地的阴谋,这次恐怕玄空山要大难临头了。”裴君临发出了一声叹息。
他虽然杀了悬空山两名圣人级别的强者,但是裴君临和悬空山整个宗门却无怨无仇。眼看着悬空山这样一个顶级的无上大教传扬数十万年,就这样要轰然倒塌,裴君临的确心有不忍。
而黄金老祖则是脸色苍白,刚才那只怪异的虫子似乎已经将她整个人吓得精神崩溃了,那就虫子身上透过的邪恶气息,的确能够让一般人心神不稳。
就算是裴君临回想起刚才的画面也有些心有余悸,那东西看起来实在是太过于邪恶,一般人根本无法支撑那种感觉。
禁地禁地,就你嘴里不断念叨的这个词汇,脸上的神色也显露出一丝畏惧。
对于未知的东西,人本能的就会感觉到一些位置,比如这禁地到底是什么东西?他们为什么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更古以来从来没有人解开这个秘密,尽管这苍茫的大千世界,曾经用出过无限顶级的强者,但是这些强者都没解开禁地的秘密。
至于那暗黑地狱里到底有多少宝物,竟然引得悬空山孤注一掷,不惜与虎谋皮,裴君临的确是想不通,古往今来带着血泪的教训已经数不胜数,为什么悬空山这次会冒天下之大不韪,暗中和金地达成这样的协议呢?
裴君临猜测肯定会有很多原因,要么就是亡国灭种的危险,才使得悬空山的一些高层顾不上整个经济大教的尊严和安危了,必须铤而走险。
不过根据黄金老祖的叙述,这种天降甘霖,一些顶级的高手并不会去吸收,只有像他这样的人才会把这种东西当成宝贝。
那黄金老祖这么说,其实裴君临心下已经了然,不由得替黄金老祖内心有几次悲哀,恐怕像黄金老祖这样的人已经被悬空山视为弃子了。
黄金老祖现在是圣人级别的强者,连他这种圣人都被丢弃了,恐怕整个外门也都成为整个悬空山的炮灰存在了,只有一些核心弟子,才会被保护起来,不会被这种甘霖污染身躯。
半个月之后裴君临按照符召上面的要求,来到了悬空山的悬空大殿。你早已经人山人海,涌出了无限的年轻弟子,这些年轻弟子,清一色的都是真王境界的存在。
裴君临粗略的看了一下,至少有上千人,这些人应该全部都是为了参加试炼而存在的,这其中裴君临看到了很多根骨奇佳的天才,这些人精神风貌完全异于常人,站在人群之中鹤立鸡群,鹰视狼顾。
“这次试炼我一定要拿到一个好的名次,如果能够拿到前十的名次,那么就能够得到一件混沌圣器的奖励。”人群之中有人高谈阔论,立下了目标。
裴君临只是静静的观察四周并没有说话,相比于这些弟子,他一个新来的对这里完全不熟悉。
“这次咱们一定要一鼓作气,狠狠的揍那些天魂殿的狗崽子们。”
“你千万不要手下留情,能杀死的话绝对不够能够让他们活着,反正这次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
“没有规则那岂不是说咱们也危险了,咱们这些人能够去杀天魂殿的人,天魂殿的人同样也会杀咱们。”
“你怎么这么没有出息?既然参加了这次试炼,就不要把生死放在心上了,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人群之中议论纷纷,这些都是这次要参加试炼的弟子,看起来应该是属于悬空山年轻一代的后起之秀。
这些人虽然都是真王境界的高手,但是普遍都很年轻,有的人甚至年龄不超过百岁,这相对于真王境界的高手来说已经属于很年轻很年轻的。
“你们听说没有?据说这次试炼的地点就在那黑暗地狱的附近,据说那里就是上过真正的地狱遗址,其中还残留一些地狱中的恶魔。”有人用惊悚的语气说道。
但是那人话音未落,立即引起了周围一片嘲笑之声。显然这些悬空山的弟子个个心高气傲,根本没有将这次试炼放在眼中。
“什么上古地狱?不就是上古那个人创造的黑暗地狱,而在那四周出现了被一片被魔气侵染的区域吧。”有人不以为然,好像根本没有将那里看成一个绝地。
裴君临一直在静悄悄的观察四周的人,从他们的高谈阔论之中搜集一些对自己有用的信息。
和目前掌握的所有信息,裴君临知道这次试炼的目的,应该是悬空山和那天魂殿为了争夺所谓的暗黑地狱。
两个无双大教一旦正面起了冲突,大叫是生灵涂炭,甚至整个北俱芦洲这片大陆都会被打得支离破碎。
这种顶级的无上大教在其中起了矛盾,起了争端的时候往往就会用这种手段来解决,派遣一些弟子进行试炼。
意义上是让这些年轻的弟子同台竞技一较高下,但是实际上这些人就是拿出来当作炮灰的。他们就像是赌桌上被指出的筛子,他们的生死已经由不得自己了。
就像斗兽场上面的奴隶,他们的生死只是用来决定,大人物之间博弈的胜负。可笑的是这悬空山,画了一张大饼,竟然搞了一个积分榜,凡是进入这次试炼得分高的人都会得到一些奖励。
但是裴君临却知道这份榜单只是棍子上的萝卜拔了,能不能有命活着从试炼里出来还是一个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