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異常樂園 半兩餘年-第五十九章 釣魚與亂戰讀書

異常樂園
小說推薦異常樂園异常乐园
夺宝钓竿乃是鱼人收藏家倾力打造的特殊道具,合理运用,能发挥出不弱神阶道具的强大效果。
然而此物过于“伤天害理”,即使鱼人收藏家本鱼都不敢频繁动用,因为它会消耗寿命!
不过使用者换成玩家,消耗事项便更换为贡献值和信用点,为了夺得这条,还未明确所属并且被爆炸击晕的神阶毒鱼,刚刚升到五十八级的余烬,直接倒退到五十七级,贡献清空不说,并且还搭上了二十万信用点。
但这种买卖,就是再来一百次,余烬也会拍手欢迎。
一条神阶毒鱼的价值,岂是这些可以比的?
夺宝钓竿闪电收放,前一刻还在深渊面前的神阶毒鱼,一转眼就落到了余烬嘴边,即便鱼钩上没有穿着神阶毒影蛭,但是抱歉,暗金鱼钩见了昏迷的神阶毒鱼,那就犹如恶狗见到红烧肉,没有鱼饵也得叼走!
自带高精度定位瞄准的暗金鱼钩,对余烬的出竿角度做出调整,精准无比的飞入神阶毒鱼的微张嘴巴,勾住腮帮猛然扯回。
神阶毒鱼被痛处惊醒,恍惚中发现自己远离了瘟疫毒池。
在毒池之中,它可以借助重达千钧的池水之力,同垂钓者展开角力,可一旦离开毒池,它便沦为最为弱小的神灵,比超凡古神还要远远不如。
神阶毒鱼竭力挣扎,比紫宝石绮丽万分的晶状身躯,死命摆动,在空中发散出绚烂光彩,却始终无法阻止阴气森森的鸦嘴面具越来越近。
“还给我!”
深渊眼睁睁看着宝物被夺,心情就像吃了臭虫一样糟糕,猛毒泥身上浮现出数十张人类面孔,对着余烬怒目暴喝:“把神阶毒鱼还给我!”
哈呜!
余烬的回应很简单,【大快朵颐】一出,便利用疫医套装与夺宝钓钩的压制力,将神阶毒鱼塞入了空间胃袋。
神阶毒鱼和它的十数条毒鱼后辈,目前还处于存活状态,一个个都在胃袋空间的独立“空”格中活蹦乱跳,但到了这一步,它们的结局已然注定,只等空间胃袋火力全开!
“我杀了你!”
深渊快要气疯了,为了拿到神阶毒鱼,他苦心孤诣筹谋数年,珍贵资源砸出无数,却换来这么一个结局,立刻让怒火与仇恨冲昏了他那早就有些不正常的脑袋。
与之相比,其余五位垂钓者,以及毒池之外的几位观众,则要冷静得多。
尤其是最应该恼火的疫病神子,反而表露乐见其成的笑容,见余烬“貌似”成为这场垂钓游戏的最终赢家,微微一笑,心中暗道:“是时候结束了。”
疫病主祭的神情与之相仿,一对虫眼红光大冒,额上触须兴奋抖动,仿佛预见疫病神教的美好未来。
倒吊人冷眼旁观,想法和他完全背离,除开莫名出现的一次变故,事件走向非但没有脱离明日边缘的掌控,反而对苦难教皇的扮演者愈发有利。
“看来为收藏家报仇的日子,又要延后了。”倒吊人心有不甘,却也无能为力,瞪着鱼人一族标志性的浑圆大眼,直勾勾的看向毒池画面。
此时,余烬陷入围攻,他想看看余烬要如何化解。
……
“融掉你,毒鱼还是我的!”
深渊气急败坏,怒视余烬,就算得不到神阶毒鱼,他也要将吞掉神阶毒鱼的狂医融入体内,这么一来,源自瘟疫毒池的精华能量,依旧能改善他的血统,哪怕效果大打折扣,也要势在必行!
轰!轰!轰!
瘟疫池水再度爆开,猛毒泥身登时冒起数道触手,试图将余烬拖入深渊泥沼。
与此同时,邪龙甩开四臂魔罗对余烬发动攻击,深渊未曾放弃神阶毒鱼,他同样没有放弃深渊截留的一半报酬。
那件物品对于邪龙来说,非常重要,在别人眼里只是一件珍惜宝物,可在邪龙面前,价值却超过神阶毒鱼对身体的刺激效果。
血脉深处的邪龙之力爆发开来,遮天暗幕立刻向余烬倾轧陷落,藏在暗幕中的鬼魅阴影,在看不见的地方俯视余烬,如死神般伺机而动。
此时此刻,余烬的境遇完全能用“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来形容,更严峻的是,他的对手不止如此。
疫病神子果断打破临时联盟,运用毒池核心以及他和疫病母体的深切关联,让余烬遭到毒池排斥与更为严重的神灵威压,周遭空气随即变得重如钢铁,浑身上下好似都在承受铁锤锻打,呼吸也变得极其困难。
瘟疫毒池是疫病神子的绝对主场,在这里与他抗衡,难度远超毒池之外。
莫格尔见状,暗自焦急,有心援助余烬,可封号使依旧没有解除大日核心的空间隔绝,鱼人青年的自身实力骤降了一档不止,很难为余烬提供助力。况且,他十分怀疑自己一旦出手,会让封号使改变目前的中立姿态,反而使得余烬陷入更加严峻的困境。
不能贸然出手!
要对余烬阁下有信心!
莫格尔想得非常清楚,并且他深知余烬的帮手,不止自己。
“老子就知道,应该提早掰折你这张鸟嘴!”
格斗大师暴喝一声,淋漓尽致的展现着四臂魔罗的角色风格,仅仅比疫病神子慢了一拍,便攥着四个砂锅大的铁拳,气势汹汹杀入阵中。
不知情的人完全不会怀疑四臂魔罗的动机,因为他对余烬用出的格斗技,根本就是奔着杀人去的,邪龙对此深有体会,其他人也能通过,浮现在四臂魔罗背后的血气虚影,看出他是真的打算掰断面具鸦嘴,并且一并打碎面具下的脑袋。
但神阶高段的格斗技,基本上没有一举秒杀本源化身永生之体的可能!
这一点,余烬很清楚,四臂魔罗同样了然,所以他的计划是一拳把余烬打出危险地带,依此换取周旋空间,他也相信余烬能够判断出他的目的。至于当场掀桌联手反杀,四臂魔罗并未考虑,他能看出大日神子莫格尔遇到了一些困难,而困难源头是那位眼部受伤的封号使。
格斗大师作为称号强者,自然对封号使背后的组织有所了解,但越是了解,他便越是觉得深不可测。
他甚至觉得,封号使的威胁比疫病母体还要巨大!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稳妥行事才是上上之举,为余烬争取到神阶毒鱼的消化时间,能够有效降低风险。
实际上,余烬确实是一眼看出四臂魔罗的计划,不过,他也有着自己的想法。永生化身固然难挡寒地极光的随手一击,但在场之人谁能对抗无限接近信仰古神的寒地极光?这便给了他充足的选择机会。
余烬当然没有忽略封号使的存在,但他认为消化神阶毒鱼并不是必须要远远避开,况且毒池之中也没有什么地方,能够脱离疫病神子的视线。
于是,余烬做出让四臂魔罗深感意外的举动,以幽灵月步向下闪现,仿佛慌不择路似的,主动投入了猛毒泥身的“怀抱”!
“哈哈哈哈!给我死吧!”
对这意外之喜,深渊心神激荡,毫不犹豫的接纳了送上门来的厚礼,猛毒泥身从中裂开一道巨口,将余烬囫囵吞下,而后疯狂无比的分泌溶解毒液,将余烬团团包裹,外界依稀能够看到疫医套装被迅速瓦解,显现出余烬的本来面目,许多人都觉得余烬也即将随着疫医套装一起,被深渊溶解成自身养分。
啪!
如此变故,令疫病主祭拍案惊起,疫病神教对余烬投资了这么多资源,绝对不能便宜了外人!
而疫病神子的反应比疫病主祭迅速得多,方才施加给余烬的沉重压力,立刻转移到了深渊的身上,并且,此前一直以笑容示人的疫病神子,第一次显现冰冷面孔,两颗深邃眼眸忽而有紫光涌动,令深渊感到莫大危机。
“疫病神子,你不能杀我!”深渊自知猛毒泥身的升华期限即将到来,急忙喊道,“我们是签了合约的!”
“本神子看中的东西,凭你也想染指?反压拾梦神教而已,多你不多,少你不少!”
疫病神子面容冷酷寒声说道,如果仅是神阶毒鱼被深渊夺走,那他也就认了,毕竟往常的毒池垂钓,他也有三成几率会错失神阶毒鱼,但他无法容忍余烬死在深渊的手上。
因为余烬已然被疫病母体选中成为神子宿主,而这也是苦难教皇曾经经历的一道难关!
眷者烈毒受限于能力和眼界,只是看重狂医余烬的治疗能力,但随着余烬深入瘟疫之地,被眷者烈毒正式推举给疫病主祭,这位疫病神教的头号首脑,便立刻发现疫医套装之下,是一副生命气息异常旺盛的强大体魄,因此才有那一条条当做诱饵的元素毒鱼,为的是让余烬顺利上钩,直至进入瘟疫毒池,来到神子面前。
亲眼看到余烬的状况,疫病神子当即认定,这便是他梦寐以求的新任宿主,强大体魄中的旺盛气息,令他颇为心动,不过,史诗高段的魂体层次以及稍显薄弱的奥义推演,却让疫病神子略感美中不足。
由于成为新任的神子宿主后,这些能力的突破难度将增加百倍,所以拥有强大自信的疫病神子,决定再以毒池资源“喂养”一番,等到余烬成为他心目中完美无瑕的宿主,再将资源尽数收回。
因此,不论他还是疫病主祭,都对余烬吞掉神阶毒鱼,乐见其成,反正过个几年,毒池便会诞生新的神阶毒鱼,而他们为余烬投入多少,未来均能产出百倍于此庞大收益!
别忘了,当疫病神子的新任宿主成为疫病克星,“祛毒圣母”这个只存在于幻想中的虚假古神,便有机会成为实体,信仰传输不会产生任何损耗,使得疫病神教获取争霸罪域的无限潜力!
“深渊!你要为你的贪婪,付出生命的代价!”
疫病神子怒焰暴涨,眼中酝酿的紫色光芒当即迸射而出,命中了根本没有躲闪可能的猛毒泥身。
滋滋滋滋!
一阵恶臭白烟飘然而起,完成泥身洗练的深渊,又一次尝到了痛彻心扉的感受。
“呃啊!疫病神子,你们霸占着瘟疫毒池,居然连一条神阶毒鱼都不肯让出?贪得无厌的明明是你们!”
深渊并未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因为之前的围攻,他误以为疫病神子是为了神阶毒鱼动的杀机,但他为神阶毒鱼付出无数心血,早就拿出死亡觉悟,怎么可能甘心拱手让人?
并且,这其中还牵扯着一桩陈年宿怨,瘟疫毒池原先位于瘟疫之地和沼泽之地的分界线上,双方都能享受毒池资源,但疫病母体占得先机,取得瘟疫毒池的控制核心,转而把整个毒池藏到病都近海,使得沼泽之地的强者再想进入毒池,就得花费高昂资源购买垂钓资格。
出身沼泽之地的深渊,早就对此大为不满,此刻又被疫病神子攻击,新仇旧恨一下子涌上心头,决意拼死相搏。
“邪龙,助我!”
深渊高呼一声,提醒邪龙他想要的东西还在自己手里。
至于邪龙是否反水,深渊并不担心,因为他早就告诉邪龙,那件东西没有被他带在身上,也只有他才能找到。
邪龙略作思索,决定相助深渊,两人联手围攻疫病神子,有可能打成平手。然而问题是,场间不是只有他们三人,尤其先前与他韩战一场的四臂魔罗,还在余烬原来的位置待着。
但出乎他的意料,四臂魔罗根本不想掺和这场斗争,抱着胳膊插着腰,立刻退到一旁,大日神子乃至封号使同样如此,仿佛要将此间战场完全交给三人。
邪龙不疑有他,立即对深渊施以援手,再拖延片刻,他相信疫病神子会把深渊活活毒死!
玩毒,疫病神子才是行家,猛毒泥身的一些优势在疫病神子面前,反而成为了劣势,直到邪龙加入战斗,才让深渊脱离绝对下风。
“疫病神子,我已经向教会发出求援,你如果还想要掀起信仰战争,尽管杀了我吧!”深渊大声叫嚣,他的身后也有古神坐镇,并非毫无背景。
但疫病神子哪里会理会这些,针对深渊的攻势愈发狂暴,不过在邪龙之力的牵扯下,一时半刻无法斩杀深渊。
于是,疫病神子向三位旁观者沉声说道:“助我一臂之力,好处少不了你们!”
此言,疫病神子乃是发自真心,然而结果却令他错愕不已。
“抱歉,我无能为力。”大日神子莫格尔十分坦荡的说道,能量核心解封之前,他确实难以插手此战。
“那张鸟嘴都没了,我还打个什么劲儿啊?为了疫病神教得罪另一位信仰古神,不值当,我可不想死在沼泽之地。”四臂魔罗一改暴躁性格,拿出让疫病神子挑不出毛病,却气得吐血的说辞。
封号使则没有表示,淡漠独目冷眼旁观,毫无插手的打算。
“哼!”
疫病神子怒哼一声,深知外人根本靠不住,此刻见到余烬的身影愈发模糊,已然被深渊泥沼拖入深处,便咬牙激活毒池核心,燃烧内中能量,注入奥义尽显的毒素技能,令自己的战斗手段,暂时突破至神阶巅峰的恐怖层次!
“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疫病神子的身上燃烧起了紫色烈焰,这一刻,他宛如魔神。
也是在这一刻,余烬靠近了泥身深处,神阶水蛭噬影虫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