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平步青雲》-第396章 投桃報李熱推

平步青雲
小說推薦平步青雲平步青云
杨东林看着范治国那略显忧虑的神色,微微一笑:“范省长,我认为,像柳浩天这种级别的人才,在你们南一省竟然区县委书记的位置,实在是有些太浪费了。
尤其是前段时间,柳浩天搞出来的那次关门打狗行动,绝对创造了县委书记这个级别的巅峰。
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县委书记甚至是市委书记,在他们这个级别上完成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雷霆行动。
而且不要忘了,柳浩天同志可是已经被评选为全国百强的县委书记,像他这种级别的人才,还不尽快提拔,那可就别怪我们要抢人了!”
杨东林话音刚刚落下,富彦斌立刻大声说道:“杨书记,你也有些太抠门儿了吧,像柳浩天这种人才你竟然只给一个副市长干,看来你还是没有真正意识到柳浩天同志的价值。
你可能还不知道,想当初,柳浩天同志在八省巅峰会议上搞出了一个超级牛逼的规划方案,这个规划方案在公布之后没有多久,直接被纳入了国家规划之中,就在那次的会议上,你们的省长直接给柳浩天丢出了一个市委常委的位置,而你却只给了他一个副市长的位置,你是不是有些太抠门啊。”
说到此处,富彦斌看向柳浩天说道:“柳浩天,我们东一省来吧,只要你愿意来,我现在就直接给我们省委书记打电话,别的不敢说,一个市委常委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听到富彦斌这样说,范治国的脑门上开始冒汗了。他是真的没有想到,柳浩天如此年纪,竟然让这些省委常委级别的大佬们全都把他当成了香饽饽,然而,最为尴尬的是,到现在为止,南一省省里的领导们对柳浩天没有任何表示。
柳浩天这绝对属于墙里开花墙外香的典型。
如果要是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就算柳浩天嘴里不说什么,但是心中恐怕也不愿意继续留在南一省了。
范治国很是头疼,只能将他心中的怒火发现在富彦斌的身上:“我说彦斌,你可不能这样做,太不地道了。你这属于挖我们的墙角。”
富彦斌呵呵一笑:“我说老范呀,你没听说过那句话吗,挖挖更健康。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只有让人才流动起来,才能充分发挥人才的积极作用。如果总是待在你们南一省,柳浩天这样的人才太浪费了。
你想想看,他在降龙县这样一个平台上,都能做出如此惊天动地之事,如果要是换到了更高的平台,更高的位置,岂不是能够做出更加轰轰烈烈的事情,受益的老百姓岂不是越多。
21世纪什么最重要?人才!”
这时,雷茂志也笑着说道:“柳浩天,到我们省里来吧,我们省里的氛围非常好,省委领导一向重视人才,以你的水平,直接破格提拔很有可能。我们省曾经有一位优秀的县委书记,直接被提拔成了一个地级市的市长。”
虽然雷茂芝没有承诺什么,但是很显然,他的拉拢力度也绝对不小。
范治国的目光只能无奈的落在了柳浩天的脸上。
柳浩天冲着三人微微一笑:“非常感谢三位领导对我柳浩天的重视,如果三位什么时候去我们降龙县,我一定热情招待,感谢三位的知遇之恩。
不过呢,现在我毕竟是降龙县的县委书记,而我们范省长也在我的身边,我现在就是范省长手里的一块砖,他要把我放到哪里我就去哪里。
毕竟,我是一名党员干部,一切以组织的任命为准。”
柳浩天说完,三人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他们之所以要说这些内容,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的的确确欣赏柳浩天,另外一方面,他们是想给南一省埋一颗雷,因为他们已经隐隐听说过,柳浩天在白鹿市的情况似乎并不是很好,所以他们先把这颗雷埋下,如果什么时候柳浩天的心情真的很糟糕,并不排除到时候直接申请调离南一省的可能性。
到那个时候,他们非常愿意接受柳浩天这样的精英人才。
尤其是以他们三人现在的级别,如果手下能够有柳浩天这种级别的悍将,何愁自己做不出成绩呢?
到了他们这个级别,要想更进一步,必须要有含金量非常高的政绩,而柳浩天明显就属于那种具有开拓进取之心和能力的人,这种人放到哪里都会发光。只要给他足够的信任和空间就可以了。
到了他们这个级别,很多时候做事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也许就是一个很长远的布局。
范治国听柳浩天说完之后,脸上感觉很有面子,笑着说道:“三位,看到了吗,这就是我们南一省的干部,个人素质和思想觉悟都很高的。你们要想挖人,恐怕是没有机会了。不过大家可以成为朋友。柳浩天,赶紧把你的名片拿出来,跟你这三位大哥交换一下。有三位大哥罩着你,以后去哪里都有口饭吃。”
范治国说得轻描淡写,但是用意也是很深的。这是在对柳浩天进行投桃报李。
以范治国的眼光又岂能看不出来,这三个人都不是等闲之辈,他们能够在那么多省市的竞争中脱颖而出,绝对属于那种要手段有手段,要能力有能力,甚至是要背景有背景的人物。
如果柳浩天能够在县委书记的这个级别和这种人物成为朋友,让这些人成为柳浩天的大哥,至少能够让对方所看重,那么也许10年之后,当这些人走到更高的位置上的时候,柳浩天和他们产生交集的几率还是很高的,而到那个时候,如果有三人的认可和支持,那么柳浩天未来的前途必然会多出几分助力。
哪怕这些人不去帮助柳浩天,但肯定不会去落井下石或者为柳浩天制造障碍,这就足够了。
当然,这些话范治国是不会跟柳浩天说的,他也只是顺势而为。
柳浩天能够为他着想,他自然也要为柳浩天着想。范治国骨子里其实是一个很感性的人,有恩必报,有仇不饶。心中有属于他自己的原则。
这也是为什么柳擎宇非常欣赏范治国的原因。
柳浩天和这三人交换了一下名片,寒暄几句之后,几个人直接各奔东西,而柳浩天与范治国一起乘车返回了南一省。
柳浩天并不知道,此时此刻,他虽然走了,但是京都医院这边却已经是风起云涌了。
京都医院的院长廖玉海笑着看向陈副院长说道:“老陈,柳浩天这个年轻人真的很有魄力很有想法呀。
我现在对我们京都医院降龙县这家分院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你信不信,20年之后,降龙县的这家分院一定会成为整个南方地区最具权威性的医院,甚至不会比咱们本部弱。”
陈副院长心中就是一动,说道:“院长,要不我去当这个分院的院长吧。”
廖玉海笑着点点头:“我把你叫过来就是想要和你谈谈这件事情。
柳浩天是你引荐给我的,足以说明,你在柳浩天还没有把最后的底牌显了之前,就已经拥有了辨识人才的眼光。
这也算是你的运气所在。
也只有你去降龙县当这个分院的院长,才能与柳浩天处好关系。
柳浩天这个年轻人千万不要看他在我们面前表现的彬彬有礼,恭顺谦和,但是我看得出来,柳浩天这个年轻人骨子里充满了傲气,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在今天的竞争谈判中力压三位级别远远高出他的对手。
你看看柳浩天和他们竞争中知识说话的语气,在他的眼神之中,你根本看不到他对这三个对手的一丝一毫的敬畏,自始至终,柳浩天的眼神之中都充满了绝对的自信。
所以,如果是别的人去当这个分院的院长,我真的不放心。
我把你叫过来是想告诉你,到了降龙县,不要认为咱们京都医院很牛,你就耍大牌。和柳浩天相处,一定要平等相待。要和他平等沟通。
我有一种感觉,柳浩天此子绝非池中之物。未来封侯拜相走进中枢肯定不成问题。
这是一个心存天下、志存高远的年轻人,他能够在如此激烈的竞争中杀出重围,能够在没有一点希望的情况下将整个局势绝境逆转,如果要是没有一颗天下为公之心是绝对做不到的。
你想想看,南一省不是没有来人,而且来的还是省会城市的市委书记,那也是省委常委,但是最终连第1轮都没有进来就被淘汰了。
这足以说明柳浩天这个年轻人的优秀了。”
陈副院长使劲的点点头:“廖院长,您放心,我明白我今后应该如何和柳浩天相处。”
说到此处,陈副院长突然说道:“廖院长,我们医院内科的副主任唐英涛从柳浩天进入我们急诊科开始,就一直在想办法打压他,我后来了解了一下情况,据说是柳浩天为了能够找到一些在我们医院里了解情况的人,专门托关系找到了唐英涛,并且把唐云涛请到了距离我们医院不远处的那家酒店去吃饭,不过唐英涛嫌酒店的档次低,直接转身就走,据说,唐英涛还牛逼轰轰的说,他唐英涛吃饭,都去高级会所,这种档次的饭店也就是食堂的水平。廖院长,我了解了一下情况,发现唐英涛的投诉率比较高,这充分说明,唐英涛这位同志是那种看菜下饭之人,平时很善于交际,搞关系是一把好手,但是在我们京都医院,业务优先,既然他坐在了内科副主任的位置上,如果业务水平不精湛,恐怕配不起上我们京都医院这个牌子。”
廖玉海轻轻点了点头:“你说的有道理,这样吧,把唐英涛从内科调走吧,不要让他参与具体的医疗业务工作了,如果可能的话,把他从咱们医院调走。去别的地方吧。”
唐英涛原本正在自己的办公室内给一个领导看病,他看得很仔细,刚刚把这位领导伺候走,医院办公室的副主任便敲门走了进来,将一份文件递给了唐英涛。
唐英涛看完之后,脸色顿时大变:“程主任,这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要把我调走?我不想走。”
程主任苦笑着摇摇头:“这是医院领导的决定,院长亲自排版。”
唐英涛满脸愤怒的说道:“这是为什么呀?我做错什么了吗?”
程主任有些怜悯的看了唐英涛一眼说道:“具体为什么我不清楚,但是就在刚刚,医院官网上正式公布了一条消息,降龙县正式获得了我们京都医院分院的落户资格,双方将会展开一系列深度合作。”
唐英涛听闻此言,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不太可能吧?降龙县只是一个小小的县城而已,降龙县的县委书记刘浩天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他怎么可能会成功呢?他的竞争对手可都是省委常委级别的存在呀?”
程主任耸了耸肩,转身离去。
唐英涛身体软绵绵的倒在宽大舒适的办公椅上,久久无言。
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他根本就看不起的,一直想要拿捏的小小的县委书记,竟然在短短的两天之内绝境逆转,直接拿下了京都医院分院的这个项目。
实在是太意外了。
此时此刻,医院门口处,降龙县的县委副书记李富凯还在傻了吧唧的等待着柳浩天出来。
但是等了足足有三个多小时,却没有见到柳浩天的身影,而此时此刻,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
李富凯有些着急了,他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柳浩天的电话,电话很快接通了:“柳书记,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了?谈判结束了吗?”
柳浩天狠狠的一拍自己的脑门说道:“李富凯同志,非常抱歉,刚才因为和领导一起同行,把你给忘了,现在我的车已经到了高速公路上了。
这样吧,你就自行回去吧。非常抱歉啊!”
李富凯没有想到,柳浩天竟然提前走了,而他还在这里傻了吧唧的等着呢。
李富凯愤愤的挂断了电话,但是电话刚刚挂断,他却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他光顾着生气了,忘了问柳浩天这次就能谈判到底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虽然他内心深处坚定的认为,柳浩天不可能成功,但是,有了上次部委之行,李富凯这次谨慎了很多。
恰在此时,唐英涛拎着一个行李箱从医院里面走了出来,里面装的是他的一些私人物品。
此时此刻的唐英涛脸色非常难看,因为他清楚,自己今天离开京都医院以后,再想回来,恐怕得猴年马月了,甚至他今后这一生都没有任何的希望再回来了。
所以唐英涛的心情非常的糟糕。
就在此时,李富凯看到唐英涛从里面走了出来,顿时眼前一亮,连忙迈步迎了上去,拦住了唐云涛的去路,满脸讨好的说道:“唐主任,我想问一下,最后的竞争谈判,我们降龙县赢了没有?”
唐英涛看到李富凯,一股子邪火从心头深处升起,在他看来,李富凯和柳浩天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李富凯站在这里拦着自己,很明显是在给自己难看,这是在故意消遣自己。
想到此处,唐英涛满脸愤怒的看着李富凯说道:“赢了?赢个屁!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
说完,唐英涛一把推开李富凯,转身向外走去,心头的怒火更盛了。
李富凯仔细咂摸着唐英涛这句话的味道,以他的智商,很快就品味出来了,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还赢个屁,很显然这是没有赢啊,那就是输了。
琢磨到这里,李富凯顿时兴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