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美利堅傳奇人生 月滄狼-第2054章 新年鑒賞

美利堅傳奇人生
小說推薦美利堅傳奇人生美利坚传奇人生
1966年,初。
李氏古堡刚结束新年派对,城堡里到处都是张灯结彩的喜庆气息。
这些装饰会保留三天,再由佣人们恢复原状。
“查理,吃早餐了。”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美利堅傳奇人生笔趣-第2054章 新年相伴
“来了。”
李子涛穿着宽松舒适的浴袍来到餐厅,看到他的装扮,玛丽嗔怒道:“你该有个主人的样子。”
“在自己家,不该是舒适最重要吗?”在她的脸上亲了口。
玛丽无奈发笑,不再去纠结这个问题。
总之,她现在觉得很快乐。
这些年丈夫只要有空,就会留在家里陪自己。
每年他们都会抽出两个月的时间,前往世界各地旅游。
去什么地方,看什么风景,对玛丽来说不重要。
重要的是和什么人去,谁陪在她的身边,这才是关键。
工作的二十多年里,她走遍了全球几乎每一个有人的角落。
特别是那些人极罕见,地处偏僻,地形复杂的地方。
反倒是一些大城市,没有机会好好的逛一逛。
现在,丈夫查理弥补了这一遗憾!
更令她开心的事,今天是个难得的全家团圆的日子。
艾登和菲朗西斯,梅森和伊丽莎白,珀尔和珍妮全都选择在这个时候回来。
“孩子们起来了吗?”
优美都市异能 美利堅傳奇人生 愛下-第2054章 新年分享
玛丽端着自己亲手做的司康饼,把它们挨个摆在餐桌上放好。
“我们来了,妈妈。”梅森和伊丽莎白带着乔治和查尔斯一起走来。
“爷爷,奶奶。”乔治和查尔斯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
“嗯!”李子涛看着报纸,喝着咖啡。
在家里的时候,他已经习惯了被人叫爷爷……
同时他也尽量让这两个字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不去深究!
虽然外表仍旧年轻,但这几年他越发的在意年龄问题。
这点倒是和妻子玛丽很像!
孩子们就很少会在她面前,提到与年龄有关的话题。
“妈妈。”珀尔揉着有些乱糟糟的头发走了出来。
看到她毫无形象的样子,玛丽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悦。
但想到她昨晚和女孩们玩到很晚,今天又是难得的团聚日,玛丽把到嘴边的说教憋了回去。
“乔治,不许踢腿……查尔斯,想吃什么告诉我。”
“我想吃肉!”
查尔斯是纯粹的肉食动物,每顿饭必须有肉。
大清早起来吃烤小羊排的,他也算是李家第一人。
“珀尔,把肉递给我。”李子涛从女儿手中接过小羊排。
“爸爸,别给他吃太多,会生病的。”伊丽莎白轻声说道。
“三块?”
“两块?”
看到伊丽莎白仍不妥协,李子涛只能对查尔斯报以无奈的表情:“看来你只能吃一块了。”
在教育上,无论是李子涛或玛丽都很尊重他们的意见。
因为他们才是陪伴孩子时间最早的人,而非爷爷、奶奶或者其他人。
孩子的习惯,食量,身体和健康状况,他们要比任何人更清楚。
当然,这是在负责人的情况下。
如果艾登或梅森,有谁是不靠谱的父母。
李子涛和玛丽肯定会争夺抚养权,绝不会任由孩子被毁。
这世上最善良的是父母,最邪恶也有可能来自于父母。
不用学习培训,应聘上岗的职位,总是会有那么几个不靠谱的。
不过,艾登这边到现在还是没动静,有点愁人啊?
这事玛丽有让他催过,可李子涛也不能总是叮嘱。
毕竟,具体的情况两人并不了解。
坐在餐桌上的菲朗西斯,就算不抬头也能感受到若有若无从身上扫过的目光。
她当然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有些是并不是着急就可以的。
“艾登,你不是有事要和父亲说吗?”菲朗西斯想要把关注从身上转移开。
“啊~对。”
艾登立刻把想要拿到早餐后谈的话题放到现在。
“钢铁公司,我们已经控制了全部局面,但是,电话电报公司仍然毫无进展。”
先后丢掉斯坦利,美利坚钢铁公司这里两条重要支柱。
摩根要是还不长点心,李子涛都该为他着急了。
“这件事不用过于着急,就算是狮子也有打盹的时候。”
李子涛是在说摩根,同时也在暗指艾登和李氏。
任何人都有松懈的时候,没有例外!
所以,不管什么时候都做好两手准备,才能在失误的时候讲损失降至最低。
“父亲,对城市银行的未来,您有什么计划?”梅森突然插口道。
抬头看了眼他,李子涛思索后,说道:“你有什么建议吗?”
“我认为目前的管理太过陈旧,应该引入新的管理人才和方案。”
话音刚落,餐桌上的大人们全都停了下来。
察觉到不对的乔治也停了下来,只有查尔斯一个人扔在啃着光溜溜的羊排。
梅森的发言不可谓不大胆。
直至李氏的致命核心,还提出想要彻底改革的意见。
怎么改革?谁来改革?
自然是提倡者最为适合,依靠这个逻辑往下想。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他是在暗示该由自己接管李氏城市银行,这个管理着家族众多核心产业股份的黄金权杖?
艾登的面色也变得不太好看,同时还有菲朗西斯。
“说的更详细些!”李子涛什么表示都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
“爸爸。”艾登仿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要学会聆听。”
听到他这么说,梅森继续照着自己的思路往下说。
在他看来城市银行有极大的潜力,甚至有成为欧洲中心的能力和资本。
但它过于故步自封,排外,只固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他当然明白这么做的理由,但实际上还有别的办法可以解决。
比如成立不同的部门,又或者让分行去做,总行只负责具体的管理和隐私客户。
“我会考虑的。”李子涛面无表情的说完,笑了笑指着餐桌上:“继续早餐如何?”
艾登想要继续说什么,却被菲朗西斯桌下的腿碰了碰。
忍着内心的怒意和不解,艾登机械的嚼着嘴里的食物,对他而言此时的食物已经失去应有的味道,如同嚼蜡。
耐着性子等到早餐结束,艾登立刻表示要和父亲单独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