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西遊撿屬性》-第279章 半夜偷偷離開讀書

我在西遊撿屬性
小說推薦我在西遊撿屬性我在西游捡属性
李牧的建议得到了他们几个人的认可。
房间的门被人敲响,里面的人吓了一大跳,麟牙开了门,门口站着的是阿玉夫人的一个手下,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小丫鬟,小丫鬟看了看他们说道:“白先生阿玉夫人邀请你过去喝杯酒聊一下陈年往事,还请白先生与我一同过去?”
小白龙指了指自己,确认一下那小丫鬟找的是不是自己门口的丫鬟,点了点头,双眼中露出了非常肯定的神色说道:“是的白先生,我们夫人找的就是你,还请你随我一同过去,我们夫人正在寨子里面等待你。”
麟牙露出了一抹颇为猥琐的微笑,小白龙瞪了瞪他,他赶紧闭上了嘴巴,不敢继续的造次下去,他真的很害怕,如果他再造次下去的话,小白龙可能会手撕了他。
小白龙看了一眼李牧,李牧冲他点了点头,然后他随着小丫鬟缓缓的离去。
小丫鬟带着他 才朝寨子底下过去。寨子底下的桌子旁坐着阿玉夫人她手中端着一杯酒,正缓缓的抿着,看到了小白龙,她即刻放下手中的酒杯,起身朝小白龙过去。
“殿下,阿玉有很多的话想要与殿下说,我们都没来得及好好的聊一下以前的事情,殿下应该不排斥阿玉让人找你过来与我聊天吧?”阿玉夫人问道。
小白龙摇头,他坐在她的对面说道:“反正我也是闲着没事儿干,不如就与你喝口酒,聊一聊以前发生的事情,那些事情对我来说太久远了,都埋在了心底,一时之间,我都不知道该如何说起,有些事情我都已经忘了。”
“是啊,毕竟已经千年之久了,有些事情如果不刻意的记的话,可能真的会忘记,但我始终没有忘记以前和殿下在一块儿开心的生活,那个时候殿下可比现在活泼多了。”阿玉夫人说道。
小白龙淡淡的笑了,但是即使他这般温和的微笑,他的周身仍然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异常的冷硬而又绝情,让人碰都不能够碰。
“那是年少的时候,谁少年的性子不活泼冲动,我也不例外,像当年我龙族还没有遭受到灭顶之灾,我那时应该是最幸福的,我龙族满门荣耀,可惜呀,一夜之间化为乌有,死的死,逃的逃,伤的伤何其惨烈,所以我不想想起那些事情。”小白龙说道。
“那殿下你放下了吗?你放下你沉痛的过往了吗?”阿玉夫人问道。
小白龙拿起了桌子上的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咕咚一下将杯中的酒全都喝掉,而后说道:“必然得忘掉,因为我的仇人不是一个实体的存在,而是这命运这宿命,这天我就算再怎么愤怒这九重天,我也不能够将她捅一个窟窿,所以我只能够接受命运给我的东西,也许我龙族昌盛的日子便在那时需要戛然而止,也许我们活下来的巨龙有另外的使命而那些已经离开这个世界的龙族自己的使命。”小白龙说道。
“殿下能够这般想,我为你感到开心,有些事情就得必然忘记,只有旺季才有新生。”阿玉夫人说道。
“……”小白龙没再说什么了。
“打算什么时候走?” 阿玉夫人问道。
“没什么打算。”小白龙知道阿玉这是在套他的话,他正在打听他们准备什么时候走?他之前的表现是,他根本就不想让他们离开这个寨子。
“是吗?如果你们不走的话,那我简直太开心了,其实我一直都不想让你们离开,或者换句话说任何人来到这个寨子我都不希望他离开我太孤单了,需要有人陪一陪我,而你们实在太合适了!”阿玉夫人也不藏着掖着,直接将她的想法说了出来。
“你还是这个性格挺好的,只是我们是不能够在这个地方停留的,我们有我们自己要做的事情,所以你最好不要拦我们,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我不想做的事情,除了这个天能够阻挡得了我,其他没有什么人能够拦得了我!”小白龙说道。
他只是想要让阿玉夫人明白他有他的打算,但他们也不会坐以待毙。
可是说完之后小白龙就后悔了,他不应该将他们的决心表现出来,因为他们只要将他们的决心表现出来的话,那已经相当于打草惊蛇了,阿玉夫人肯定此时已经明白,他们也许接下来会有所行动,会对他们有所防范的,这样他们夜里偷偷走的时候就不会那么的顺利。
他伸手揪了揪自己的头发,如果李牧指导他这么蠢的话,一定会责备他的,他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
阿玉看到他这番模样,好奇的问道:“殿下你怎么了?为什么这副状态?可是受了什么内伤?要不要我来帮你疗伤?”
小白龙急忙摆了摆手,起身说道:“我们还是不要疗伤了,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现在聊也没有什么意思,我们都应该往前看,毕竟我们活在当下要走向未来,不要总是想着过去,我先走了。”
“好,那你就先回去吧。殿下该说的我都已经跟你们说过了,我这个寨子只进不出。” 阿玉原本很温婉的声音瞬间冷漠了起来。
小白龙没有搭理他直接上楼了。
天色逐渐的暗了下来。
李牧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他起身看到是麟牙和朗斯,还有秦昊他们过来了,麟牙匆忙地来到她的身旁说道:“主人要不要走都这个时间了,他们应该都已经睡了,我们这个时间要是走的话正好我觉得!”
“小白龙呢,把小白龙也叫过来,我们一起走绝对不能够把他一个人留在此处,虽说他跟阿玉夫人认识吧,但我觉得他应该不想要永远的留在这里。”他的话音刚落,房间的门再一次的被人推开,几人匆忙地往后看,就只看着小白龙匆匆忙忙地走了进来。
“你们到底走不走我都在房里等了很久都没有人过去找我,我也按捺不住了,索性我就过来了!”小白龙颇为幽怨的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