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二百四十八.夜晚代表危險展示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光怪陆离侦探社
“赛莉卡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助吗?”餐厅侍应生礼貌询问说。
作为游轮船员,他们会记下头等舱乘客与大部分一等舱乘客。
尤其这对组合一点也不难辨认。
“准备一份……不,两份餐食。有牛奶和果汁吗?”赛莉卡·达莱尔念出的每个字都带着嘶嘶声,就像风吹过缝隙。
侍应生不得不前倾些,以在餐厅里听清她说的什么:“呃……没有果汁女士,不过还有些牛奶。需要我们为您送到套间吗?”
“不需要,我在这里等。”
“好的,很快就好女士。”
食物很快就被准备好。赛莉卡·达莱尔托着餐盘盖回到房间门口,轻轻推开雕刻花纹的木门。
一个男人坐在壁炉前的沙发里。
罕见的漆黑碎发,更罕见的如黑宝石般神秘的深邃眼眸。
穿在身上的黑色大衣没有系扣,露出的白色衬衫隐约勾勒几分胸膛的轮廓。
他微微低首,犹如思考着什么。
后背燃烧的壁炉晕染男人的轮廓,像是镀上一层暖色调的光辉。
赛莉卡·达莱尔不由在门外驻足,不敢惊扰这油画般的景色。
时间安静地流淌,直到一阵微风从走廊吹进套间,壁炉火焰摇曳,光影晃动。
油画里的男人被惊扰,皱起好看的眉毛平静望来。
“陆离……”
赛莉卡·达莱尔忍不住低声呢喃。
“怎么了赛莉卡。”低沉温和的声音响起,唤出赛莉卡·达莱尔此刻的名字,同时将她从微醺的美妙里惊醒。
“我去取了晚餐回来。”
赛莉卡走进房间,放下餐盘后去关上房门。
微风隔绝在走廊外,壁炉火焰重新变得平稳。
“我看到餐厅有牛奶,就要了一些。”赛莉卡留意陆离望向牛奶的目光,解释了一句。
陆离轻轻颔首,离开柔软的沙发:“我要去一趟末等舱,你留在这里。”
“末等舱?”
“乘客不知道夜晚航线的危险。”陆离回答,拒绝赛莉卡想要跟随的请求。“吃完后找船员要些纱布酒精处理伤口,或者等我回来。”
提着油灯,陆离离开头等舱来到甲板。
寒冷海风吹拂头发和衣角,甲板上只有寥寥几名手持油灯,缩着脖子检查的水手。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光怪陸離偵探社 愛下-二百四十八.夜晚代表危險讀書
浓郁的夜色包围游轮,涌动的黑暗外只有海浪声与风声。
陆离转进船舱,沿着狭窄许多的长廊前往指示牌指向的餐厅。
雷斯林号同样会为末等舱乘客提供晚餐。通常是土豆泥或鱼泥饼,但因为是免费的,乘客们大都不会错过。
船舱餐厅挤满了食客,人们围聚在圆桌边大声交谈。食物香气与烟酒味升腾,在油灯周围缭绕成烟雾。
这里比上面更令人有安全感。
步入餐厅的陆离犹如闯进喧嚣热闹。
陆离避开来往食客,走向餐厅中央。
“我是驱魔人,要暂时借用这张桌子。”陆离对食客们说,等他们站起让位,他踩在木椅上,借由椅子站到圆桌,头顶几乎触碰到顶篷。
餐厅里的食客望来,喧嚣声越来越小,最后安静下来。
“我叫陆离,驱魔人。”
陆离平静回视抬头望来的人们:“这艘船隐瞒了一些事:夜晚航行可能招惹怪异。”
船舱餐厅响起一阵嗡嗡嘈杂声,在它扩散成喧嚣慌乱前,陆离的声音再次响起:“虽然怪异出现几率低,但可能性存在。以防万一,建议每间舱室里有两人保持清醒和两盏光源,不要落单和发出噪音。”
随后陆离又用另一种方式提醒他们如何应对恶灵。
比如看到鬼爪一样的样子,踩踏拍打。舱门外传来间断的三声敲门声,邀请门外存在进入。听到诡异歌声,闭上眼睛直到歌声消失。
这种方式叙述恶灵不会引起理智值降低,而原理无法理解。
陆离说完他所知道的全部恶灵,在餐厅寂静之时踩着木椅走下地板,往门外走去。
他的行为惊动了雷斯林号的掌管者。船长在大副和几名船员的簇拥中迎面来到船舱餐厅。
“你不能这样先生,请您回到自己的房间——”船长面色难看地对陆离说。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他环视过寂静无声的餐厅,脸庞更加阴沉。
如果陆离不是头等舱乘客,也许此刻面对的是船长的怒火而不是克制。
“高级调查员陆离,我可以这样。”陆离出示三眼黑鸦徽章,平静地说。“那么接下来麻烦你们将这件事告诉头等舱和一等舱乘客。”
船长认识这枚三眼黑鸦徽章,那些行踪诡秘,总是出入危险场所的驱魔人总是带着它。
他语气缓和了些,只是面色仍然难看,压低声音提醒:“陆离阁下,我们十四船运公司背后的控制者是一位伯爵家族。您这么做破坏了规则,也影响了生意,可能会让那位伯爵大人不高兴……”
“他知道夜晚航线的危险么?”陆离问道。
当然知道。
船长心想,但这种事不可能说出来。
“驱魔人先生,我们可以去船长室交谈。”他客气说道。
“不用了,有笔吗?”
船长不知道陆离要做什么,不过还是为陆离要来钢笔和羊皮纸。
陆离在羊皮纸上写下签名,交给不解的船长。
“到岸后将纸条交给那位伯爵,跟他说我收购了十四船运公司,钱找商人要,他知道商人是谁。”
陆离无意代替乘客与船员一方抗争,那会有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还有浪费许多时间。
而收购省时省力。
想了想,陆离又补充道:“如果你认为自己的能力足够,公司董事长你做。我的要求是取消夜晚航线,公司所有收益交给商人,需要用钱也找它们要。”
船长怔怔低头,羊皮纸上除了签名什么都没有。换作以往,他绝对以为这是个劣质无趣的玩笑。但……假如是真的呢?
这名驱魔人似乎拥有让人无法质疑的魔力。
喉结蠕动着,船长双手接过羊皮纸。
如果这位存在真的有能力收购公司,他将从一条游轮的船长变成一家航运公司的董事长……
“当然……靠岸后我会去找伯爵大人……”船长声音有些干涩。
陆离轻轻颔首,没再停留离开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