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txt-第394章 誰家的老祖宗熱推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小說推薦我,從西遊苟回洪荒我,从西游苟回洪荒
就在唐姳和林浩难得两个人自怨自艾的时候,从旁边传出来一个哀叹求救的声音,说自己似乎是还可以救一下。
“林敕老师!”林浩连忙过去查看林敕的情况,“你怎么样了?”
林敕的身体,已经千疮百孔了,唐姳略懂一些对于修士身体状况探测的方法,在简单的了解之后,只能是摇着头叹息。
火熱都市言情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笔趣-第394章 誰家的老祖宗相伴
“我……真是屈辱啊,没想到,”林敕苦笑着说,“在几百万年之后,还以为仗着那么多年的修为,怎么在世间也算个高手了,可是千算万算,终究是算不过道祖,他留下这股‘造福人族’的力量,真是强大到出乎我的意料。”
林浩向唐姳征求地看了一眼,唐姳会意,在林浩创建出一个新的大罗洞天之后,就自动进入了洞天之中。
“他的伤势很重,估计是没救了。”
这是唐姳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林浩看着林敕,他刚才说的那些话,林浩只能当作没有听见,关于林敕老师的身份,其实并不是没有人知道,毕竟在社团中最神秘的社团魔法社一直都社长身份不明却依旧连续蝉联校园五大社团这种事情要是不搞清楚,难免会让人觉得心里不公平。
林浩是知道他是魔族的,不过魔法社中其他魔族有没有,他就不知道了,可能建立一个魔法社只是林敕为了让自己在学校里做事情方便一点吧。
“时代确实是在进步的,不过也并不是可以将时代中的具体个体来相互比较,在不同的层次和体面来说,单纯的比较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林浩如是宽慰着他。
“呵呵,”林敕苦笑着,“你还真是个好孩子,既然这样的话,我有件东西要传给你,你一定要受着。”
林浩心中一动,“是什么?”
“血魄法则,是我们魔族的修炼法则之一,其他更加强的法则也有,但是适合除了魔族之外的种族修炼的,就只有这一种了,”林敕说,“你一定要修炼到至少第五层之后才可以使用‘放空’的境界,否则血魔上头,你就无法控制自己了,切记!”
林浩低下头,接受着林敕的法则传种,在这一过程完成之后,林敕变得更加虚弱了,而林浩,重新感受到了自己身体内亢奋的因子,正在重新燃烧起来。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我希望,你能够告诉白昊,”林敕艰难地说,“答应我,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嫌隙,一定要亲口告诉他,他必须知道这件事情,否则的话,我死了也没有脸去面对主人。”
林浩正在与新的法则进行融合,听到了林敕在叫他,连忙过来,宽慰他说,“放心,林敕老师,不过,你应该会没事的你还是自己……”
“听我说!”林敕暴躁地打断他,“我自己什么情况我知道,你附耳过来,这件事情,只能说给你听,你说给他之后,自己最好也忘掉,不能告诉别人,删除记忆的方法,你去找风采网络的微珑经理,白昊认识这个人。”
林浩本来想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值得这样神秘,但是在听完林敕的话之后,他才深深地感到惊恐和震撼。
真是没想到,还有这种层面的关系和身份,那这样来看的话,或许小姳和自己还不是没有希望了。
“你放心,这件事情,”他咬着牙,“我绝对只会告诉白昊自己,其他人,我谁也不会说,并且会自动去删除这段记忆的,我知道风采网络公司有记忆删除的业务可以做。”
“嗯,那就好。”林敕放心地闭上了眼睛。
崆峒海。
这里白昊从来没有来过,或者要是以青辰的身份来说的话,也是很久都没有回来了。
当年青辰来这里的时候是惆怅的,离开的时候也是惆怅的,前一个是期待的惆怅,后一个却是淡淡的哀伤。
龙族性恶,这是而且只崇拜强者,崇拜暴力,可是他们也始终不是世间的最强者——即使是在龙族的巅峰时期,神兽三族统治洪荒的时候,也只能如同三国时期一般,与另外的凤族和麒麟族分封而治。
祖龙算是明事理的,毕竟也是大化之身,可是他的那些个后代,实在是难以恭维,不仅是修炼的方面毫无天分,而且在权力的争斗,在战争,在站队和选择这些事情方面,也是毫无眼光,一次次好的机会都成功让龙族错过了。
所以到了后来人族已经统治人间的时候,龙族在神界的领导之下,也只能维持着四海的统辖而已,而且还不能自主决策。
最为典型的,就是泾河龙王,不过是私自改了一点下雨的点数,竟然就要被昊天玉帝判决斩首,也不知道是有什么仇什么怨,或者压根就是从洪荒时候起就记着龙族跟他的师父鸿钧作对过的账,或者是因为从曾经的神界手中抢回了领地崆峒海。
“站住!什么人,竟然敢擅闯崆峒海?”
白昊百无聊赖地看着那个守卫的小兵,这个派头,跟当年可是差的很远啊,他记得当年青辰来的时候,那青砖巨石的高墙,那宏伟的建筑群简直就像是外星人建造的城市一样。
青辰当时来了个法相天地,才跟个巨人一样趴在了城墙之上,即使是这样城墙都撑住了青辰的身体,真就坚韧程度好比《巨人》里面的玛利亚之墙。
而现在……这建筑风格,让白昊怀疑自己是来到了什么农家乐。
海底的农家乐?嗯,实在是够让人玩味的,完全就很鸡肋。
不过,当年的那一场全城出击的五行方位大阵,还是挺厉害的,就连青辰对付起来都有点吃力,要不是使出了大化普映天雷和尊者诔吟这种级别的法术正好克制的话,恐怕胜负也未可知。
“我啊,其实是你们龙族的很久之前的一位朋友了,你们的龙崎族长,现在还活着不?”
这次,白昊算是比上次青辰来说选择了恭恭敬敬的态度。
没想到,那个小兵盛怒道:“大胆!竟敢直呼我们老祖宗的名讳,还咒老祖宗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