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ptt-第1433章 三千銀甲衛(3-4)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巨石的坠落,令魔天阁的众人隐隐有些担忧。
天启之柱可不是普通的建筑,若太虚真的在天上,从大地的裂变开始,至今为止十万年过去,谁也不知道它能撑多久。
如果真的坍塌了,最先倒霉的无疑就是在场的他们。
天启之柱外,陆吾听到了上方响起的动静,微微抬头看了一眼,又转头看向环形湖的方向,那巨大的冰晶圆锥似的冰山,直插天际。
陆吾多看了两眼,说道:“胆小如鼠。”
此举无非就是想要用以抵抗天塌之时,自保的方法罢了。
天启之柱的内部。
短暂的安静过后,四位长老有些迟疑和犹豫地看着手中的蓝水晶,不知道该不该拿着。
若天真的塌了,造成了无数生灵涂炭,那他们就是千古罪人,这样遗臭万年的帽子,他们不想戴。
“阁主,这蓝水晶……要不,还回去吧?”花无道有些心虚地道。
左玉书托起蓝水晶,跟着道:“兄长,我们四个老东西,就算了,蓝水晶我们受不起。”
潘离天看了左玉书一眼,没说话。
别的都同意,这“老东西”三个字,听着挺刺耳的。
再说潘重已经获得了相应的蓝水晶,他要不要无所谓,于是也跟着道:“老朽,也愿意交还蓝水晶。”
众人一言不发。
陆州一直在关注上方的变化。
听力神通和闻嗅神通一同开启。
上方的风吹草动,都在他的感知之下。
四位长老表明态度的这一段时间,并没有任何异常之处。
他挥袖道:“拿好。”
魔天阁的人实在太多了。
要想做到每个人都有一份蓝水晶,有些困难。
“天塌与不塌,与老夫何干?无需担心。”陆州说道。
“???”
刚才不是说天塌了有您顶着吗?
陆州回过身,看向幼苗状态的太虚种子,正要继续采集太虚土壤,发现种子歪倒的趋势。
“嗯?”
他靠近仔仔细细观察。
种子出现了倾斜。
端木生恢复正常之后,可以在屏障之内的区域自由走动,不受到伤害,于是也走上来观察。
他挠挠头说道:“不会是要死了吧?”
陆州说道:“植物失去了土壤,自然会死。”
“这……”
众人一听,议论纷纷。
“还是留着它吧,人类的贪婪,与太虚种子无关。我始终觉得,种子是天地馈赠于人类的礼物,能不能利用好,是人类自己的事。”颜真洛建议道。
陆州微微点头,站了起来。
他看到下方的土壤,正在一点一点的恢复,土壤汲取走的太虚气息,也是从种子中流出而获取的。
如果继续取土壤的话,种子会死,天启之柱搞不好还真会坍塌。
“罢了。”
陆州转身道,“没有获得太虚土壤的人,等下一处天启之柱吧。”
众人闻言,不仅不难受,反而心中喜悦,这意味着阁主要给每个人都要分配太虚土壤。
这博大的胸襟着实令人折服。
阁主没有偏袒自己的徒弟,反而先给其他人分配太虚土壤,并承诺后续都有份,也就不会造成心里不平衡,分配不均的问题。
忠诚度咔咔上涨。
就最新加入的孔文,也上涨到了80%。
陆州早已不在意这些信息……人心最难测,若无半点起伏,那不是人,那是机器。
他率先走出了屏障。
端木生也跟着走了出来。
陆州没有多做逗留,负手朝着外面走去。
屏障恢复正常。
幼苗状态下的太虚种子,慢慢扶正。
这时,一路上只默默干活四十九剑之首元狼,靠近端木生,低声道:“三先生,没想到您身上也有太虚种子,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端木生说道:“不值一提。”
元狼作为秦人越最信任的人,秦家派来支援魔天阁的人选,担任着双方沟通的桥梁和纽带,如今又出现一位未来的至尊,他如何不惊喜。
“小弟元狼,四十九剑之一,今后还望三先生多多关照。”
“好说。”
众人一边走,一边前进。
魔天阁十大弟子内部知道此事,师父说过,要保密。
现在有两人身怀太虚种子被人知道……但好在,他们都在未知之地,即便是有人觊觎种子,也难以找到他们。况且魔天阁如日中天。
来到外面。
陆吾站了起来,问道:“好了?”
陆州点头,微微侧目,看到了那直插天际的圆锥冰山。
其他人走出之后也看到了那冰山,露出惊讶之色。
陆州开口道:
“幼稚。”
他朝着白泽招了下手,跃了上去。
其他人则是看了一会儿,才纷纷掠上空中,跟着陆州离开了鸡鸣。
不知过了多久。
鸡鸣恢复往日的平静和沉寂。
圆锥的冰山尖顶之上,帝女桑出现……她脚踩尖顶,目光如水,看着陆州的等人远去的方向,又看了看天空。
一言不发。
白鹤从下方掠起,带起天幕般的水浪。
桑树在冰山的最中心,完好无损。
帝女桑在冰山的最顶处,站了足足一个月。
一个月的清晨,帝女桑终于看到了一道黑色长袍的虚影,从远处飞来。
那黑色虚影,围绕战斗痕迹,观察了一会儿,又进入了天启之柱的内部,最后才朝着环形湖飞来。
看到高高在上的帝女桑,虚影躬身道:“见过帝女阁下。”
帝女桑俯瞰了一眼,说道:“又一个人类。“
“我来自太虚,正在调查一件事情。”那虚影说道。
帝女桑打量着他,说道:“什么事情?”
“杀死贯胸大祭司的人,去了何处?”虚影说道。
“不知道。”帝女桑回答。
“这件事对我很重要,还请帝女阁下,帮个忙。”虚影说道。
帝女桑眼神复杂地道:“你们太虚不是神通广大吗?自己去解决。”
“帝女阁下……”
“滚。”
一声惊雷将其击退。
虚影一闪,消失了。
……
与此同时。
一座废旧的遗迹之中。
“一个月过去了。大家的实力也在稳步提升,阁主,要继续赶路吗?”颜真洛说道。
孔文说道:
“属下已经看了地图,下一个位置,便是‘平旦’,按照我们当前的速度。三个月左右,可以抵达。”
陆州喃喃道:“三个月……那便继续出发。”
以前在金莲的时候,没感觉,没想到在未知之地,竟如此广袤。
每天无休无止的赶路,早就让所有人都练就了一颗强大的心脏,也习惯了面对恶劣的环境。
好在魔天阁的整体实力较强,一路上披荆斩棘,倒也没什么问题。
丰厚的命格之心,让魔天阁众人的实力突飞猛进,再配合镇寿桩,更是如鱼得水。
……
三个月后。
太虚,大殿中。
姜文虚来回踱步。
一名银甲侍卫从外面走了进来,说道:“主人,姜东山去了未知之地,目前还清楚他要干什么。”
“未知之地?”姜文虚皱眉,“金莲的事情已经查清?”
“他说,此人就在未知之地。”
姜文虚点了下头,说道:“失衡现象不断加剧,太虚种子的拥有者们,将会一一浮现,我给他一百年的时间,必须提此人的人头来见我。”
“是。”
银甲修行者离开了大殿。
又一名下属走了进来,躬身道:“主人,圣殿要见您。”
姜文虚闻言,点了下头:“知道了。”
片刻过后。
姜文虚出现在圣殿之外。
他看了一眼圣殿门口的公正天平,发现天平严重倾斜,心中暗暗惊讶,便道:“不知殿主叫我来,有何吩咐?”
“天启之柱有异动,听说你的银甲卫,颇有实力,可否借本座一用。”殿中传来声音。
姜文虚没有立刻答应,而是说道:“这些不应该是欧阳先生做的吗?”
“他事务繁忙,抽不开身。”
“殿主若是需要,银甲卫随时听候差遣。”姜文虚嘴角划过微笑。
“那便派他们前往十大天启之柱,保护天启之柱。”
姜文虚点头道:“是。”
然后他又道:“殿主为何不动用圣兽。九莲修行界,修为最高者,便是并蒂莲的大圣人陈夫,两头圣兽,可安天下。”
殿中安静了一会儿。
“姜道圣。”
“嗯?”
“你以分身之术,镇压金莲三百年。结果如何?”殿中声音温和。
闻言,姜文虚一惊,当即躬身:“殿主……”
“你无需惊慌,我并无怪罪之意。”
接着,一道灰蒙蒙的虚影出现在他的前方上空三米处,像是水浪似的,眉毛长三尺,双目如苍鹰。
“太虚十二道圣,各有各的小心思。本座岂会不知……有些事,本族只不过是装作不知道罢了。”
此言一出。
姜文虚点了下头,说道:“殿主心胸开阔,非常人所能及。”
“圣殿维系天下,不能让其他九殿看了笑话。连你都无法镇压金莲,又何况擅闯天启之人。”虚影继续道。
“我明白了。”
姜文虚郑重地道,“三千银甲卫,势必保天启平安。”
虚影点了点头,如云雾一般,消散于空中。
姜文虚转过身,走到公正天平的方向,发现天平的倾斜方向,正是金莲。
心中疑惑不已。
身后大殿中又传来低沉的声音。
“本座已严惩陈夫。”
“……”
姜文虚心中骇然,迅速离开了圣殿。
没过多久。
三千银甲卫,离开了大殿,通过符文通道,出现在未知之地的墨色迷雾空间里。
三千银甲卫,分十队,每队三百人,朝着十个不同的方位掠去,迅疾如闪电。
……
未知之地,平旦。
经过三个月的赶路。
陆州等人终于赶到了平旦的附近。
这里,四十九剑元狼最有发言权。
“陆阁主,当初晚辈追随秦真人,便是来的平旦。在这里获得不少的玄命草和命格之心。”元狼说道。
陆州点了下头。
元狼继续道:“平旦天启之柱的内部的屏障,无人能靠近。故而大家都是无功而返。”
“没有人获得太虚土壤?”
“没有。”元狼摇头。
这让陆州想起了最早收集的九份蓝水晶,如果必须身怀太虚种子才能进入的话,这显然不成立。蓝羲和等人是怎么获得的?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十大天启,对应十颗种子,也对应十种品质。
那最初是何人进入的屏障拿走的土壤?
上一批的太虚种子拥有者?
想到这个,陆州眼睛微微睁开,得太虚种子者,必成至尊,按照这个理论,不考虑十万年以前的,但这十万年,已经成熟三轮,那就是三十颗太虚种子,蓝羲和正好有一颗……
逻辑捋顺了。
那么还有十九颗未知的种子,意味着太虚可能有十九位至尊?
陆州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这么一算的话,太虚强得不只是一星半点儿。
“师父,已经准备好了。要进天启吗?”于正海骑着狴犴掠来。
陆州没有着急下结论,而是道:“平旦没有神尸守护?”
元狼摇头道:“没有。以前太虚的本意是要十大神尸各守一方,后来就完全乱了套。像隅中,变成了镇南侯和天吴的主场,早就没了神尸。平旦也没有,连兽皇级的凶兽都没有。”
意味着平旦相对安全。
“好。”
陆州起身。
再次率众,朝着鸡鸣天启之柱掠去。
空中的迷雾来回翻涌。
失衡现象导致附近的凶兽数量有些多。
陆吾一声怒吼,将天际飞行的鸟兽吓跑。
皇者之威,令万兽闻风逃亡。
……
正当陆州等人要进入天启内部的时候,一道黑影出现在远处。
“小心提防。”孔文提醒道。
魔天阁众人悬空而立。
那黑影出现之后,大声道:“各位小心,地下有凶兽埋伏!”
魔天阁众人低下头。
果不其然,地面耸动了起来。
轰!
一只巨大无比的蜈蚣,破开了土壤。
那黑影判断极为准确,掠向蜈蚣,施展出漫天黑影,砰砰砰,砰砰……
短刀爆发无尽的金色罡刃,将那蜈蚣砍得七零八落,最终栽倒在地。
魔天阁全程没有出手,而是在空中看着。
那人解决了蜈蚣之后,取出命格之心说道:“原来只是个兽王,高估你了。”
他这一开口。
陆州微微皱眉。
因为这人的口音有些怪,不像是大炎人士,却又施展的是金色罡气。
“你是谁?”于正海提刀问道。
“在下蒋动善。各位如何称呼?”蒋动善面带微笑地道。
他这一抬头,众人看清楚了他的模样。
中年,五官棱角分明,干练,略带呼吸,脖子上系一围巾,可能是常年在未知之地活动,早已站满灰尘。
于正海道:“你走你的阳关道,我们走我们的独木桥,名字就算了……多谢你出手相助,告辞。”
“留步。”蒋动善说道。
PS:求推荐票和月票!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