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靈瀾俠影-第145章:黑衣袍客私闖梨花苑。推薦

靈瀾俠影
小說推薦靈瀾俠影灵澜侠影
“谁?”
梨花苑大殿,萧红玉刚刚靠近过来,便闻得一声轻响正向大殿屋顶移动。
萧红玉不由斥喝,随即运气而起,立于屋顶站定。
只见一黑衣袍客缓缓移动,似乎要逃离一般。
萧红玉再次发出斥喝:
“站住!”
黑衣袍客见此缓缓转过身来,将萧红玉的一切都看在眼里,过了约莫几分钟,这才缓缓而言:
“像!真像!”
萧红玉见状一头雾水,发声质问:
“你究竟是谁?为何月夜闯我梨花苑?所为何事?”
“想知道我是谁,就请你们阁主出来见我!”
黑衣袍客淡淡而语,却透着一股不可逾越的力量。
他知道他此次前来的目的,但他更知道此行定不会顺畅,这也就是他为何月夜独闯梨花苑的原因之一。
“我就是!你找我何事?”
萧红玉的话语而出,让黑衣袍客先是一愣,而后沉声道:
“你就是萧阁主?”
黑衣袍客那若隐若现的双眸里,装的全是疑惑和不解。
“如假包换!”
萧红玉见眼前之人行踪诡秘,其言掷地有声。
“哦?是吗?我还以为……”
黑衣袍客显然想说什么,却被萧红玉无意间打断了。
“你还以为什么?对了,你就是何人?闯我梨花苑所谓何事?你若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想你今夜恐怕无法离开梨花苑半步。”
言语深深如许,却透着坚毅刚强之力,让萧红玉的面色即刻变得冷峻深沉起来。
“哈哈哈!萧阁主,你未免也太小看老夫了吧!老夫既然敢来,还怕你不成?”
黑衣袍客见此人自称为萧阁主,远不是传说中让人闻之胆战心惊的萧若锦,他悬着的心,算是渐渐放下了。
面对萧红玉之语,黑衣袍客岂会惧怕。
不等萧红玉发话,只见闻声而来的数十名卫士已赶至大殿院落门前,将其围得水泄不通。
萧红玉冷冷而笑,黑衣袍客似乎早有准备,对此根本不屑一顾。
只闻萧红玉冷冷道:
“我不管你是何方神圣,到了我梨花苑,就一定要按照我梨花苑的规矩行事,否则,你今夜休想从梨花苑轻松离去。”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靈瀾俠影 陌涼穎-第145章:黑衣袍客私闖梨花苑。鑒賞
“萧阁主,你未免也太高估你自己的实力了吧!如果萧若锦尚在,我或许还会忌惮一二,不过现在看来,我的担心多余了!”
黑衣袍客之言,让萧红玉一阵诧异。随即问道:
“这么说,尊驾认识我母亲?不知尊驾如何称呼?”
“你是她女儿?不知令堂现在可好?”
黑衣袍客闻言显然吃惊不小,但还是即刻冷静下来,缓缓问道。
“家母于三日前与宫若新大战,因气血攻心,身受重伤,不治身亡了!”
萧红玉闻言一五一十说着。
她不知道的是,此人虽为黑衣蒙面,但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穿过梨花苑外围的重重机关而不被守卫发现,看来此人的武功和轻功不在娘亲之下,他此人究竟有何目的?是敌是友,她还未分清楚。加之骆小蝶等人就在梨花苑外围俯视眈眈,她不得不小心在意。
面对黑衣袍客的出现,她必须尽快做出必要的判断,不是吗?
“你说什么?萧若锦死了?”
黑衣袍客闻言一阵吃惊,连忙问道。
“你究竟是谁?竟敢直呼我娘亲名讳?你与我娘亲究竟是何关系?”
萧红玉闻言,不由温蕴一怒。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靈瀾俠影 陌涼穎-第145章:黑衣袍客私闖梨花苑。熱推
面颊潮红,宛若桃花盛开的娇羞一般。
“哈哈哈……真是苍天有眼,让你自食其果!萧若锦呀萧若锦,你做梦都没想到,我会比你活的长久……”
黑衣袍客先是大笑,而后接着一声声叹息映入耳畔,是那样的无可奈何,又是那般惺惺相惜。
“住口!我娘亲已故,你再侮辱于她,小心尔项上人头!”
萧红玉算是听明白了,此人定是母亲旧时相识。
这一点,她从黑衣袍客的言语和神态中已猜了个七八分。
但她闻其人对娘亲出言不敬,不由发怒了。
“萧阁主,你不知其前因后果,我不会怪罪于你,但我既然知道了她的死讯,我想知道她被埋于何处,不知萧阁主能否给个机会?”
黑衣袍客闻言说着。
作为萧若锦仅有的一两个朋友,她生前虽有很多不是,他既然知道了她的死讯,自然要前去祭拜一番,一来了却这十几年来,他与萧若锦的恩怨纠缠,二来,也算是祭拜这位老朋友,不是吗?
“阁下自始自终都不愿透露身份,你让我如何相信你的诚意?我看你还是乖乖离开梨花苑,再也不踏入我梨花苑半步,我可以考虑不再追究你今夜私自闯我梨花苑之罪,你看如何?”
萧红玉如此决定,自有一番考虑。
如今来人身份不明,且宫若新的人又对梨花苑俯视眈眈,她不能大意。
因此,面对黑衣袍客的乞求,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拒绝。
“萧阁主,我与你母亲相识二十余年,可谓是心知肚明的老朋友了,她如今身死于此,我作为她的老朋友之一,若不能亲自为她焚香烧纸,岂不是有违朋友之义?”
黑衣袍客见萧红玉未曾有一丝松口,他知道此刻要见萧若锦的坟茔,必须尽量流露出自己的真情实感,以期取得萧红玉的信任。
“哼!我不管你是谁,与我娘亲有何关系,今夜,你若不能将你比行的目的合盘托出,休想离开梨花苑半步!记住,我给过你机会的,是你错过了!”
萧红玉一改常态,话语深沉,坚不可摧,让黑衣袍客很是意外。
“萧阁主,是不是我将此行目的合盘托出,你就可以让我见你母亲坟茔一面?”
黑衣袍客见状缓缓而言,将目光投向萧红玉,试图从她的眼神里获得一丝答案。
“那就要看你说的是什么了……!”
萧红玉闻言,第一次做了让步。
“好!萧阁主不愧是一方英豪,行事果决,说话快人快语,老夫今日就将十三年前的事,与你细细道来……”
黑衣袍客闻言,先是顿了顿,而后缓缓而言,像是做了个巨大的决定一般,眼神坚定,不容置疑。
“我洗耳恭听!”
萧红玉闻言亦是吃惊不小。
她不知黑衣袍客究竟会道出怎样的话语?此事是否对娘亲的名誉有影响?他的话语究竟是真是假?他真的在自己的只言片语的斥喝下,就选择乖乖就范?
这一切的一切,终究是未知数!
接下来究竟会发生什么,谁也说不清楚!
这对萧红玉来说,不过是一场势在必行的历练罢了!
且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