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Turn260.雙向、穿插與反包圍展示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路过游戏王世界的打牌神
“根据【幻变骚灵·多功能诈骗者】的效果!当场上有陷阱卡发动的场合,这张卡可以特殊召唤,并且从卡组将一只【幻变骚灵】怪兽特殊召唤!”
搭在身上的挂饰成为了裙摆的水滴状AI精灵落到了艾玛的场地上,紧跟着,艾玛的场上再度出现了召唤的光芒。
“我将【幻变骚灵·泛在羽衣精】特殊召唤!”
伴随着命令,第二只身披羽毛的巫祝AI出现在场地上。
两次弹回,加上一次阻止攻击的能力吗?还有一只能将攻击怪兽攻击力变为零的连接栗子球,一眼望去,全是麻烦。
不愧是幻变骚灵。
在有了连接栗子球之后变得更加棘手了。
但情况并没有稻草人想象中那么糟糕,“速攻魔法卡发动!”
一张卡在稻草人的场上打开,“【紧急行车时间表】!对方场上怪兽比自己场上怪兽数量多的时候,根据这张卡的效果,从卡组将一只四星以下和一只五星以上的地属性机械族怪兽特殊召唤!我将卡组中三星的【废铁回收员】与七星的【机甲要塞】守备表示特殊召唤!”
一只背着垃圾桶的小机器人与巨型的战争机器一左一右出现在幻创龙身侧。
“只不过用这个效果特殊召唤的怪兽效果无效化……”稻草人看了一眼废铁回收员,虽然效果被无效化了,但是,它的名字还在。
废铁翼龙……
“不会让你得逞!”艾玛下达了命令,“第一只【幻变骚灵·泛在羽衣精】的效果发动!通过选择对方场上以及自己场上另外一张表侧表示的【幻变骚灵】卡为对象发动,将那两张卡返回手卡!我选择你场上的【废铁回收员】与我场上的【幻变骚灵·多功能诈骗者】!将这两张卡返回手卡!”
场上背着垃圾桶的小机器人顿时回到了稻草人的手卡,而稻草人对于这一幕却无动于衷。
“不发动【幻创龙】的效果吗?”艾玛心中想道。
“那么,我发动手卡中【暗黑战士格雷法】的效果,”稻草人又拿起了另一张手卡,“将一只五星以上的暗属性怪兽从手卡丢弃,这张卡从手卡特殊召唤,我将手卡中的【自奏圣乐·梦幻崩影】送去墓地,出来吧!【暗黑战士格雷法】!”
原本是普普通通人类的战士走向了黑暗的道路,化身为堕落的黑暗,出现在场地上。
艾玛咬了咬牙,不动声色。
果然,这家伙手里还留有其他的后手吗……
“接着打开吧!开辟的回路!”天空中张开了回路的大门,“箭头确认!召唤条件为效果怪兽两只,我将【暗黑战士格雷法】与【机甲要塞】设定连接标记!”
漆黑的战士与战争机器化作两道光芒蹿上了天空,点亮了天空中左下和右下两个连接标记。
“link召唤!出来吧!Link2!”
网络数据堆叠的世界之中,一名电子界的战士手持数据能量的巨炮,一跃跳到了场地上,站在了稻草人的场地上。
“【蛮力攻击实施员】!”
“蛮力攻击实施员的效果发动!”稻草人说道,“一回合一次,通过从手卡将一张卡丢弃,选择对方场上一张表侧表示的卡为对象,那张卡破坏!”
“但是,对方可以从手卡丢弃和选择的卡一模一样的卡让那个发动无效!”
“什么!?”艾玛一愣。
她虽然想到了稻草人绝对有层出不穷的手段将自己的生命值消干净,但是没想到会如此简单……
稻草人拿起了一张手卡,“我将刚刚加入手卡的【废铁回收员】丢弃,选择你后场的【幻变骚灵协议】将其破坏!”
“糟糕!”艾玛呆了一下。
“你的手卡仅剩下两张,我知道哦,一张是【多功能诈骗者】,另一张是【查询昆提兰那克】,两张都是怪兽,想要阻止【蛮力攻击实施员】的效果发动是不可能的对吧。”
虽然【幻变骚灵】这个卡组的羁绊力度很强,而且还有着一卡启动和多功能封锁的能力,但是弱点也很明显。
那就是陷阱卡……
【幻变骚灵协议】的强大之处不仅仅是在于能无效对方的怪兽效果,还在于能无视对方的康进行自己的展开和康。
只要幻变骚灵协议在场上表侧表示存在,自己幻变骚灵卡的效果不能被无效化……
一旦被破坏,那么原本受到威胁的幻创龙就会启动可怕的效果。
现在唯一的破局办法,就是使用泛在羽衣精的效果,但是最后一只泛在羽衣精使用了的话,自己就没有办法影响稻草人的展开。
想到这里,艾玛不再思索了,“泛在羽衣精的效果发动!一回合一次,选择自己场上一张表侧表示的【幻变骚灵】卡与对方场上一张卡为对象,那两张卡返回持有者手卡!”
不愧是稻草人……也不愧是你,仅仅是一个步骤的改变就精准的瞄准了自己场上的死穴。
“我将【幻变骚灵协议】与你场上的【幻创龙奇幻龙人神】各自返回持有者手卡!”
保住幻变骚灵协议是最关键的!
艾玛场上打开的【幻变骚灵协议】化作一道流光回到了她的手中,紧接着,稻草人场上闪烁着氤氲光芒的龙人战士也跟着化作一道流光回到了他的手中。
“真是果断啊,但是这样一来,我前方的障碍就清扫一空了,”稻草人说道,“墓地中的【自奏圣乐·梦幻崩影】效果发动!通过选择场上的一只怪兽卡,将这张卡从墓地中除外,从卡组将一只机械族暗属性怪兽送去墓地,那只怪兽的攻击力上升送去墓地怪兽的等级×100点数值。”
说着,稻草人的卡组中弹出一张卡,“我选择场上的【蛮力攻击实施员】,将墓地中的【自奏圣乐·梦幻崩影】除外,从卡组将【自奏圣乐·嬉游曲恶魔】送去墓地,让【蛮力攻击实施员】的攻击力上升!”
【蛮力攻击实施员atk:1600→2000】
“只是在发动了这个效果之后,这个回合,除了暗属性怪兽不能将其他属性的怪兽特殊召唤。”
“接着墓地中【自奏圣乐·嬉游曲恶魔】的效果发动!一回合一次,通过将墓地中的这张卡除外,从卡组将一只自奏圣乐怪兽特殊召唤!我将卡组中的【宵星之骑士吉尔苏】特殊召唤!”
一手持长枪一手持黄色绸带的机械战士自召唤的光芒中飞出,落在了稻草人面前。
“【宵星之骑士吉尔苏】的效果发动!这张卡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从卡组将一只【自奏圣乐】或是【星遗物】送去墓地,我从卡组将【星遗物-星杖】送去墓地!”
又有一张卡片的虚影出现在墓地中,逐渐沉沦。
“接着发动【星遗物-星杖】的效果!将这张卡从墓地中除外,从除外区将一只【自奏圣乐】怪兽特殊召唤……我将【星遗物-星杖】从墓地中除外,从除外区将【自奏圣乐·梦幻崩影】特殊召唤!”
“出来吧!【自奏圣乐·梦幻崩影】!”
崩坏的人偶,带着扭曲的笑容出现在了宵星之骑士身侧。
“再度打开吧!开辟的回路!”回路的大门再度在天空中张开。
“箭头确认!召唤条件为包括自奏圣乐在内的怪兽两只!我将【自奏圣乐·梦幻崩影】与【宵星之骑士吉尔苏】设定连接标记!”
吉尔苏与崩坏的人偶窜上天空,点亮了召唤大门上右上和左下两个连接标记。
“link召唤!出来吧!Link2!”数据的潮汐在堆叠中不断压缩,然后爆发,如同月光一般带着朦胧白色的人偶自天空中缓缓飘落,落到了蛮力攻击实施员的左下侧连接端。
“【自奏圣乐·伽拉忒亚】!”
看到那只人偶出现的瞬间,艾玛的内心狠狠的揪了起来,她知道,这只怪兽的出现意味着很多事情。
自奏圣乐反击的开始,或者是突破对方封锁的象征,但无论那是什么,对自己来说都不算是好消息……
“【自奏圣乐·伽拉忒亚】的效果发动!一回合一次,从除外区将一只机械族怪兽返回卡组,从卡组选一张【自奏圣乐】魔法卡陷阱卡在自己场上盖放,我选择除外区的【星遗物-星杖】返回卡组,将场地魔法卡【自奏圣乐的通天塔】在场上盖放……”
一张卡片自除外区的波动中现身,落入了稻草人手中,稻草人将其放回了卡组,随后又有一张卡自决斗盘中探出。
稻草人将那张卡盖在了场地上,随后下达了攻击宣言,“战斗!用【蛮力攻击实施员】对你场上的【连接栗子球】攻击!”
蛮力攻击实施员举起了手中的数据炮对准了艾玛场上的【连接栗子球】。
不继续展开了吗?
意料之中的继续展开并没有发生,稻草人下达攻击宣言的那一刻反而让艾玛惊慌了一瞬间,但是很快艾玛就调整好了心神,“场上的【连接栗子球】效果发动!在对方攻击的场合这张卡解放,那只攻击怪兽的攻击力直到回合结束时变为零!”
连接栗子球迅速从场上化作一道光朝着蛮力攻击实施员的方向飞去,眨眼间就化作了锁链挡在了后者面前。
【蛮力攻击实施员atk:2000→0】
在栗子球的强力封锁之下,蛮力攻击实施员的攻击被收了回来。
果不其然被挡住了,其实刚刚那一下攻击打谁都无所谓,都会被栗子球挡下来。
“战斗继续!用【自奏圣乐·伽拉忒亚】对你的第一只【幻变骚灵·泛在羽衣精】攻击!”
月光色的人偶舞动着手中的长柄镰刀,朝着艾玛场上的【泛在羽衣精】扑去。
“这个瞬间!手卡中【幻变骚灵·查询昆提兰那克】效果发动!场上存在【幻变骚灵】卡,对方发动攻击时,这张卡特殊召唤,那次攻击无效!”
一只银白色人马型的骑士AI精灵从天而降,挡住了来自人偶的镰刀攻击。
“【查询昆提兰那克】的效果发动!这张卡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以对方场上一张表侧表示卡为对象!那张卡的效果只要这只怪兽在场,那么就永远无效化!我选择你场上的【自奏圣乐·伽拉忒亚】将其无效化!”
人马AI猛地睁开了她的眼睛,一道数据流笼罩到了人偶的身上,人偶顿时变得全身无力,随后退回了原来的位置,身上的光芒在逐渐消退,如同断电一般坐倒在地上。
全挡下来了。
艾玛松了口气,不过仅仅是合计攻击力3800点的两只怪兽,看起来对方的目的并不是在这个回合之内将我的生命值清空……
“干得不错,”稻草人点了点头,“但是,现在放松是不是还太早了?”
“我将场上的【自奏圣乐·伽拉忒亚】叠放!以一只自奏圣乐怪兽作为超量素材!”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在艾玛反应过来之前,原本已经失去了光泽的人偶再度恢复了身上的光芒,随后化作了一道流光朝着天空中张开的回路大门飞去。
大门之内,超量的漩涡在闪烁着银河般的光芒。
“XYZ召唤!”